九月低谷期中…

【黑呆x黑贞】王女

【阿尔托莉雅·Alter x 贞德·Alter】

初稿混更(这周我也更新了呢(醒醒)。

头一回尝试动笔写百合向。然而并不会写。

-------

(又是一个坑)

(有时间会修改没时间大概就坑了吧……四个小时的产物,根本毫无细节可言。

(等找对感觉了以后写出来的东西大概才能见人了吧。

( 以及这对CP似乎并没有粮。我连tag都不知道怎么打。

(这么有爱的cp为什么没人吃。

-------

前提:黑呆(阿尔托莉雅Alter)→黑贞

 

 ===========

 

「试问,要到何时起,汝才能成为吾的王妃呢?」

 

开什么玩笑! 

这种话题——


1

庸俗死板,冰冷又无情的女人,自称为王还不是作着各种不符合身份的反派行径。说什么自己是邪恶的王,搞什么啊!又是要贯行那种恶的一面,又是要用那种条条框框的身份来约束自己,这不是在自相矛盾吗!

「无聊死了!讨人厌的一本正经的女人,你知道你光是站在我的面前就可以让我今天的晚饭都吃不下去了么?」

她不应该得到这种征询意见般的提问。或者说,她既不想、也不愿意,更是没有理由被对方这样问。虽然那个王已经给过了她足够的时间——但,对于从者来说,时间实际上也是最没有意义的计量单位了。这个问题拖着不管,几十年几百年也不会得到一个解决的回答。

她是为复仇而诞生的龙之魔女,是诞生起就与那个心无杂念的天真本体初心相背离的女人,是因为被一切背离,所以选择背离一切了的贞德·Alter。

为这种原本就毫无意义的问题花费什么心思,那可是再愚蠢不过的事情了。

 

不过王不会给她回避的理由。

王说,某种意义上,你我也是同类。

 

开什么玩笑!她们是同类?别搞笑了。她跟这家伙可是完完全全相反的两类人啊。


2

她在诅咒的深渊挣扎,被绝望与愤恨所包裹。王出现了。

「跟我走,离开这里。」王说,「我将带领你走向正确的邪恶之道。」

贞德哈哈哈哈笑了好一会儿,才有力气再盯回对方的眼睛。那似乎本该是一对碧绿色的眼瞳——才不是!她才没有这种记忆。她才不会关心这个女人的这种无聊细节。

 

「说得出这种蠢话的女人你可是全世界第一个啊。」

邪恶哪里有是非之分。既然是恶那就将恶贯彻到底好了,用愤怒的火焰烧死那些人吧,去咆哮,去杀戮,去播撒混乱与动荡,让滚热的鲜血从法兰西开始流淌,清洗,最后蔓延到全世界——

 

「不对。」王说,「这样不对。」

王抓起她的手腕。

「任性的小屁孩,可不能允许你这样胡闹,虽然我认可你的邪恶,但邪恶也是有相应的施行方式的。毫无秩序地为所欲为的伪恶,同理于披着伪善的羊皮,那是连自己的本心都一并违背掉了——」

她皱了皱眉继续问道,「所以,贞德·达尔克,你有在认真听吗?」

「即便是有在听也完全听不懂吧!」贞德很没形象地喊着,虽然她当时根本不会在意这些。

「没关系,有的时间慢慢教导你。对于不能乖乖听话的问题儿童,我也有的是各种严格的惩罚方式哦。」

谁跟你是同类,谁是问题儿童!不要想当然地随便给人贴标签啊!


3

阿尔托莉雅·Alter,也是阿尔托莉雅黑化的一面。不过其实只要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其与最初一面相比,其本质是没有多大变化的。

大概正是因为意识到了这一点,才会觉得真的是很让人讨厌吧。贞德如是想。

贞德·Alter这次也不知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反正她本来就不像其他的英灵那样有根源可追溯,最初的她也只不过是一个居无定所的可怜的圣杯产物而已。大概是罪恶的巧合才会让到处漂泊的她在这里正好遇到了阿尔托莉雅·Alter了吧。

虽然她非常讨厌这种巧合。

站在邪恶面的王向她提议。「我有办法带你离开这里,不过,要等我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

「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应该相信你啊?」

「凭我知道你是谁,对吧,贞德·达尔克?」

「这才不是我的名字!这种一听上去就淳朴天真到不行的名字,和复仇的龙女一点都不搭配!」


4

阿尔托莉雅·Alter的日常……你问我这个?

我怎么会知道啊!

虽然每天确实是一直跟她在一起……但那个女人真的是无趣到要死!!

是啊!对啊!就是你们说的那样!什么?你说她和垃圾食品的故事?喂!搞什么,那种食物哪里垃圾了啊!说清楚啊!

不能认可那种食物?!你们都是异端吧!是不是想被烧死啊!

什么,整个王宫只有两个人在吃这些东西?

 

……

 

多嘴的厨子,再让我听到你多说一句话,信不信你会被你所嫌弃的垃圾食品塞到一周吃不下饭啊?



5

没有王妃,这太不合适了。

贞德心说这关我屁事。

王取出一把剑,递到她面前。

「干嘛?是要打架么?还是挑衅?」贞德白眼。

「从现在起,希望你能叫我阿尔托莉雅。当然冷血女死板女什么的也无所谓……你开心就好。」

「这是要干嘛……」贞德怔住了。王再次向她递上那柄剑,她不情愿地伸出手。

「誓约胜利之剑。」

「???为什么?你、你白痴吗!你疯了吗?」

这不是亚瑟王的宝具吗,为什么要交给自己?这女人是在玩什么把戏?

王一脸若有所思。

「我不准备使用它。你觉得成为了英灵,再靠自己的宝具去与一般军队作战,然后理所当然地取得胜利——这样有意思吗?」

「没意思——哈,我是说,你整个人都很没意思!」

「??」

「死板,较真,无聊,还有假装正义。怎么会有你这样的Alter化英灵的?」

「只是单纯在这件事上想要较真一回啊,白痴女。总之所以说,这段时间就由你代为收下了可以吗?」

「切。少了你痛哭流涕着跪下来恳求我的表情这种事情还真的是很难答应啊。」

「嘛,令人满意的回复。嘴上这么说着手还是很老实地把我的剑接过去了嘛。」

「闭嘴好不好,不然我现在就把它扔到河里叉鱼啊!」

王居然笑得前仰后合。

「真没形象,没形象!」贞德气急败坏,「平时的严肃装得有够深沉的!」

王意味深长地看着她慌慌张张地将剑用盒子装起来收好。

「贞德——」

「干嘛?突然叫名字真是恶心得让我一哆嗦。」

「做吾的王妃如何?」

 

开什么玩笑!

 

「名义上的。」王的笑容十分的微妙,「到吾摘取到胜利的果实,离开这里以后为止。如何?」

「现在把你杀死,是不是就不用答应了哦?」

「啊,那你大概永远也回不去啦。」

好可恶啊,这种要挟的手法,快点去死啊这个家伙。

「毕竟是为我暂时管理宝具的人。这样重要的人物,不应该安排一个合适的身份么?」


6

她承认,这个王,此时身着深漆色铠甲凯旋的潘德拉贡·阿尔托莉雅,无疑是一位确确实实会为了贯彻所谓的邪恶理想而不惜暴政的王。

 

「我的贞德——」

王向她挥手。 「几日未见,可有对吾的思念?」

「真是说了让人不好过的头疼话呢。」她回应。

 

王的生前故事她也慢慢地了解到了。虽然说那种无聊的故事关她屁事……不过,大概是因为抱有了足够深重的自悔、无奈与不甘,所以即便是原先那样高洁正直的王,也会在诅咒的作用下反转成为这样邪恶的英灵吧。

 

「吾的理想十分简单——单纯地要将不列颠的土地全部统一而已。」王轻描淡写。

「不管以什么方式。」

她补充。

不择手段。



7

对了。各种故事,当然也包括另一面的那个阿尔托莉雅和格尼薇尔的故事。

「真的不是在闹着玩吗?原来……」

「怎么了?有什么疑问吗?」

不不,没什么。贞德摆手。

毕竟那个时候的阿尔托莉雅是以男性的形象示众的,所以这种事也自然是合情合理。

不过说起来,因为早已习惯以男装的面目示人了,如今王会见骑士团成员们的时候也还会身着男装。贞德对这一点感到了莫名的熟悉。

「我知道,过去的你也经常这样吧?」王轻挑眉盯着她,「无论是战斗时,或者是在监狱中……总之也一直都是男装——」

「完!完!全!全!不记得——」贞德别过头,「或者说那只是另一个我而已,跟现在的我可没有半毛钱关系。」

「你说的也是。」王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倘若是别人将我与那个另一面的我作比较的话,我也会很苦恼的。」

「哈,终于开始有点自知之明了吗?死板女。」

「倒也挺不错的。」她突然向贞德凑近过来。

「也正因为是这样的你,才能吸引到吾……如果是那位纯洁到一尘不染的小姑娘的话,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合适。」



8

「啊,哈……满意了吗,蠢女人。」

黎明已经到来,不列颠的旗帜插在了被鲜血浸染的土地上。

「差不多了吧。」

王的语气迟缓。

「这大概就是这样状态下的我,所能做到的极限了吧。」她笑了。「一个不择手段的暴君的极限——像是一场梦一样,很快这一切也将结束了。」

「什么嘛,这么无怨无悔的,剧情还真是无聊。」

「你不是已经习惯了吗?」王回望着她。「角色扮演什么的,也该结束了。贞德·Alter,还是十分感谢你陪我做了这一场荒诞的梦。」

贞德不解。

「这个时空只是虚拟出来的,并不是真切存在的。」

虚拟?究竟有怎样的能耐才能虚拟出来,难不成是……

 

「对,没错,就是你想象的那样。」

圣杯!?

「你还真是什么事都敢做呢,真该说这才是你不择手段的风格吗死板女……」

「嘛,难道不该夸奖一下这身为王的勇气嘛?」

「我夸,夸夸夸!可以了吗!所以说你到底是有多深的执念才会动用一个圣杯去还原生前那个时代……你知道我的意思不是夸奖你的,而是说你的愿望啊,简直太夸张啊!哈哈哈哈哈!!……」

她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等等,圣杯……?」

也就是说,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原因大概也突然明晰了吧……

 

「是的。你……也是我的愿望的一部分。」

王郑重其事地凝视着她。

「虽然很冒犯,不过我可是个为了满足自己理想不择手段的邪恶的阿尔托莉雅·Alter哦。好在愿望已达成,这一切也马上要结束了。

所以说,答应带你离开这里的,你还记得的吧。」

 

她这才注意到,周边的一切,正开始碎裂消散。

自己的身体,为什么,居然也开始变轻了。

「混蛋啊,让我以这种方式离开,你也好意思承诺啊!白痴女!」

因为不是正统的英灵,而是纯粹的圣杯产物,所以至少目前对于阿尔托莉雅来说,只有通过圣杯这一方式,才能将对方召唤现世。

「好吧,给我狠狠的记住啊!

——我也想要成为真正的英灵啊,有血有肉的、即便是死掉也有家可归的那种!」

贞德竭力地大喊着,声音却因为身体的消散而越发微弱。

 

「我知道。」

王向她伸出手,接过她渐渐模糊的双手。

「再等我一个圣杯战争的时间。」

评论(20)
热度(115)

© 一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