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低谷期中…

(依然是一个坑)

今天是士郎小朋友(误)的生日,那当然也必须是红茶和黑茶的生日了。先要祝贺他们生日快乐啦。然后就……又想开坑了。但是因为在赶毕设死线(醒醒,你今天浪费了一天),所以大概真的没有时间写。

我已经可以预料到过了这两天鸡血满满的周末之后又会变成一个字都写不出来的废人了。在犹豫要不要直接把脑洞全部写出来扔在子博……(反正写出来的也是渣渣……


但是不想弃坑……总之先贴点内容假装我有在努力写文(。


【设定是胡乱设定的,士郎召唤出了Lancer。==》别管那么多细节了,纯当看个乐子好了。


多说几句……我个人觉得,士枪和弓枪差的不多,就像黑茶x黑狗和影弓xC汪这几对一样。原因就是认同卫宫其人本身而已。

当然这是我个人的想法,就算不能被认同也再正常不过了。

把不同时空不同状态下的他割裂开来看待,还是当作一个整体看待……是观众的自由。



===========


1

“哟,Servant·Lancer,应召唤而来。”

到底是命运的眷顾,还是不幸的捉弄呢,卫宫士郎这孩子,居然被卷入了圣杯战争之中——而且还藉由这圣杯的召唤机制召唤出了一个身着蓝色紧身衣的高大男人来……怎么回事?没关系,圣杯战争我们都很习惯了。但是这次,为何冥冥之中总感觉好像哪里不对,潜意识里他觉得那应该是个蓝色的女孩子才对……

“Lancer?”他愣愣地在对方自报名号之后再度重复了一遍这个词。职阶,枪兵,其实对方就算不说,也很容易猜到,因为他手中的那根漆红色纹络分明的长枪已经是无声的答案了。

“你真的是我的Servant吗?”他依然是将信将疑。果然是有哪里不对劲。

“真不愧是Master,某些方面的直觉还真是敏锐呢。还是说,因为和那骑士王小姑娘呆久了,所以直感能力也跟着提升了?”

“骑士王小姑娘?”

“嘛,不要在意这些无聊的细节了。Master,下点指示好了,现在该做些什么?你应该很清楚的吧,从把我召唤出来的这一刻起,你的战争可就真正开始了。这算是背上了不小的担子了呢。”

士郎大概能听懂他话里的意思——倒不如说,自己就隐隐约约就那么些印象,这样的战争,似乎在曾经某个早已记不清的时间里也有过一次。但是那份记忆却不清晰,好似一场将醒未醒时回忆起来的梦。

“圣杯战争……”

“对,就是这样的。既然你小子还记得,那事情就好办了。”Lancer将手掌伸摊至他的面前,“也算是我的Master了啊,这回。”

士郎将自己的手放在Lancer的手掌中。他的手掌宽厚而有力,手心里的温热正是血管中流动着的象征生命力量的血液。

 



2

“圣杯战争的话……那么Lancer,其他的Servant们都现身了吗?”

看到外出巡逻大半天才回来的Lancer一声不吭地把门关好,魔术的长枪跟着一齐遁形,士郎忍不住发问。

“没有。那些家伙啊……都很安分。”

他正将烧好的饭菜一一摆上桌。但Lancer的心情好像并不是很好。面对桌上的色味俱全的饭菜也不为所动,耷拉着脑袋像无精打采昏昏欲睡的猫。

“外出遇到了些什么情况?”

“啊……没什么。你先吃饭。”Lancer整个人瘫在椅子背上,因为仰着头面朝着吊顶的灯光于是干脆把手臂遮在脸上一言不发,好一会儿才像是想起什么来了一样,盯着士郎。

“我说Master——”

士郎还保持着捧碗筷的动作,咀嚼却随着对方的话音停顿了下来。

“你小子,好像魔术的能力并不是很高的样子?”

少年的表情里显现出了几分窘迫。魔术的水平几斤几两,他自己是再清楚不过的了。不过居然就被Lancer这么直接地指了出来,还真是挺尴尬的。

Lancer意味深长地盯着士郎许久,接着也发现了自己面前的饭碗中已不知何时经添夹上了满满的饭菜。

“不快些吃的话……”士郎含糊不清地提醒着,紧张的表情让Lancer不禁笑了起来。

“哈哈哈,好啦,那这样的话也要快些吃掉才对,不然可真是太辜负你小子的手艺了。”Lancer的脸色也恢复了几分活力,“看上去真的是很好吃的样子呢……唔!吃上去也很不错啊?”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过去,他的笑都是那么的爽朗,咧开的嘴角下藏着的尖利小犬牙,伴随着眯上的双眼和微微后仰的头部动作,是那种能让人感觉到是发自真心的那种开心的感觉。士郎也相信,Lancer刚刚的那些不愉快的情绪也一定在这笑意中一扫而空。

他不是那种会一直沉浸在情绪里的人,该怒时怒,该乐时乐。士郎觉得跟这样性格的人相处起来应该是相当轻松的。

 “啊,真满足!”

Lancer的碗很快就见了底。

“还要来一碗吗?”士郎提议。“锅里还有一些饭。”

Lancer摸摸肚子,笑容中带着几分狡黠,“当然。”



==========


下星期一定填坑……

评论
热度(6)

© 一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