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低谷期中…

Desperate Games 10 [宗夜]

===========


如前所述。这是一篇出于满足自己私心目的的脑洞产物。

预警:虐向;石板黑化注意;人物ooc、世界观崩坏注意。

部分脑洞源自《魔法少女小圆》的设定(最爱的剧情作品之一),不过很明显我写不出那么深刻的内容……

总而言之,本文已经略脱离原K背景,人设和剧情也有各种改动,目测各种真·ooc横飞的节奏。请谨慎阅读。

设定什么的说到底还是为了我礼司与狗朗这对cp服务嘛(泥垢)。

请确保做好了接受【除了这对核心cp之外其他角色都有可能会被作者ooc】的准备以后再继续阅读。


===========


渺小无知的人类,对于力量,自然应当满怀敬畏。

站在不同的角度,似乎也就有了全新的观感——对于石板“最初获得的意识”、第一意识来说,不同于当初它存在于人脑内时的状态,现在的它,正作为这巨大力量之源的一部分,是人类意识与石板这一无机智能装置的完美融合体,也因此自然而然地充满了优越与使命感。

为了获得更多可利用的人类意识,让石板内部机能趋于稳定,第一意识便以它所制定的这种游戏形式来进行所谓的“筛选”。事实上,这种游戏制定之初,就完全没有让参与游戏的另一人获胜的打算。

所选中的目标人物,都或多或少地与石板的力量有所牵涉。那些没有得到过石板力量眷顾的一般人,第一意识是不屑一顾的。毕竟,如果要给点诱人的游戏条件、也就是营造出“时光倒流”假象的话,势必要用石板中的力量资源来扭曲时空——投入这么大的开销,如果没能钓上一条优质的大鱼,那可就太浪费了。

也正因如此,对于宗像礼司变着法子威胁它放弃夜刀神狗朗这条送到嘴边的大鱼这种事情,第一意识气得有些牙痒。石板的桎梏使得它无法随意动用力量。但是……

“好了,如上所述,你的要求已经达到了。”第一意识的语气中带着显而易见的不悦。精心策划好的与夜刀神狗朗的游戏,就这么灰头土脸地划上了句号。

宗像礼司左右环顾,继而推了推眼镜:“夜刀神狗朗他人身在何处?”

“打什么算盘?接下来不会让你得逞,那个人在哪里和现在这场游戏可没有什么关联了。”

弥漫而起的暗色不详气息蒙蔽住了宗像的视线。失算了……他还没有确认夜刀神有没有安全地离开石板内部,这样一来——

如同漩涡一般的力量向他涌来。这并不仅直接对人体外部进行力量的打击,更有力量的灌输。

 

以及令人眩目的强光,刺得他几乎睁不开眼。强烈的、浑浊的、震耳的,千奇百怪的知觉,五感几近失灵,身体也几乎麻痹。宗像觉得自己似乎失去了控制一切的能力。须臾之间他产生了难得的恐惧感。

这场赌注,接下来就要迎来结局了!和这片发散着狂怒气息的石板正面对峙,到底能持续多久呢?

 

好在双脚忽然间踏上了实地,宗像一个趔趄俯下身,天狼星刺穿在地上,才让他找回平衡。

发现自己已经被刚刚那股力量送出了石板之外,他深知这意味着什么——也就是失去了与石板同归于尽的筹码。他继而惊觉双手已经开始无力,头顶的剑噼里啪啦地轰闪着青色的能量。

 

果然,刚刚那股力量向他身体内部的灌输,是打算让他“因为无法控制这突如其来的强大力量而暴走失控”,真是简单粗暴的做法呢。感觉撑不了多久了,宗像眼前一阵迷蒙的恍惚,这才注意到自己的眼镜片也碎光了。

 

那个人,他打算怎么办?

 

宗像所在意的那个人,以某种角度来说其实应该就是他自己吧。他无法做到完全理解那个人,却又能强烈地感受到对方所思所想与自己内心深处产生的奇妙共鸣——如果说,石板与人所建立的连接是与大脑共通,产生思维与记忆的交汇的话,那么这个人、也就是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男人,当面对他时,则是有一种和自己在对话的既视感,所能感受到的悉数是内心深处的情感和欲望一类感性层面的东西。

对于习以为常地“崇尚理性,压抑感性”的他来说,这样的人居然也是「宗像礼司」、或者说可以算是「宗像礼司的隐藏面」么?这种局势他一开始是抗拒的。

 

“过分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只会对周围的现实越发迟钝啊。”

那个自称“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男人——姑且称他为宗像•エイリアン好了,自出现起就伴随着令人不快的说教,但实际上却又句句在点子上。他好像明白一切,却又无能为力。宗像能察觉到,他是来向自己寻求帮助的。

“果然和自己交谈起来意外地合心意呢。”宗像•エイリアン露出了谜之微笑。“我现在,算是站在一个意外的视角。”他推了推眼镜,“简而言之,就像是,你们是玩家,我是看客。”

猜想得到了证实。“那么原因呢?接下来你想要做的又是什么。”

 

エイリアン笑了笑,宗像突然在其中读到了苍凉之意。他向宗像探过手来。

 

穿透了。

 

他是虚无的吧。

 

“我已经死了。”他说。“实际上现在只有同样作为宗像礼司的你才能看得到我吧。”

看着对方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宗像第一次对自己这种毫无情绪却还能一如既往地保持微笑的习惯感到头疼。

 

“不过很庆幸的是,我并不是因为自己的剑而死,也不是因为有弑王能力的人杀了我,更不是自然寿尽。换言之——我是因为原本不可能产生的死因而死的。”

宗像觉得脊背有点发凉。成为了王,事实上就早已规避了一切非正常死亡的可能性,只有力量才能夺取他们的性命而已了吧。

“所以说,是石板的问题吧。”宗像猜到了几分。

“你也应该察觉到了,很好。”エイリアン转过身踱了几步,“石板的力量暴走撕碎了空间,虽然不幸被碎裂的空间吞噬,不过拜其所赐我也有了这样一个契机来到这里……现在我有两件想要做的事。一是希望能毁掉石板,二是……取回夜刀神狗朗。”

所以说原来这就是所谓的游戏的bug么。不会死于意外的王死于了石板制造的意外——去到了其他的时空。虽然这个过程很可怕……所谓的时空穿越可不是简简单单的说穿就穿,在毫无任何力量保护的情况下,肉身就是这么被时空撕裂粉碎了吧。

不过宗像想象不到的是,同样是自己,对方究竟是经历了什么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正是基于对自己的了解,他才敢肯定エイリアン和夜刀神狗朗之间渊源不浅。

“那么,无论什么时候都行——总之,我想听一听解释。”

 

之后他们制定了一个计划,大致内容也就是和刚刚的过程一样。宗像其实很清楚这种带着赌注意味的作战计划稍有失误就是剑坠人亡,但他其实早就有心理准备了。

“到那个时候,请你及时挽救局面。”他以腰际的天狼星示意エイリアン。

对方点了点头。

谁也不知道谁心里更有底一些。在知悉石板的内幕以后宗像算是铁了心决定毁了它了,完全是因为エイリアン制止他说石板将夜刀神狗朗吞噬掉了,一旦强行毁掉石板夜刀神大概也会死在里面。

“你现在,居然比起在意石板对社会的影响要更在意夜刀神狗朗君吗。”宗像调侃着。这简直就是自嘲。

エイリアン并未多做解释,宗像也不知道他跟夜刀神两人之间、在所谓的“之前的那些时空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总之据エイリアン所述,通过贯穿时空后来到这里的他,现在就像是整场游戏的旁观者,游戏自开始起,到此时此刻,所有发生的一切他都能知悉了。

也就是因为终于知悉了全部,这个自己,才会为那个少年的事情这么义无反顾吧。看到エイリアン脸上所显露的连自己都少见的表情,宗像不禁笑了。

那还真是奇妙的感觉啊。

 

那么现在,大概就要在这里死去了吧?

剑开始坠落,宗像却无法将身体挪动分毫。快结束这一切,否则……

 

石板却开始轰隆作响。有各色的光在泛起,显得很是诡异。


——————


夜刀神相当意外,他原本以为自己就要死了。

“你,可以离开了。”中枢区域的石板意识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让他忽然从麻痹的幻觉中惊脱出来。

“为什么?”但他紧接着也发现自己的身体开始恢复活动的能力了。

“是因为‘我’和你之间的协定,解除了吧。”声音悠悠荡荡,“尽快离开吧,这里,已经无法再继续维持多久了。”

眼前周遭除了一处余有亮光以外,其余的区域尽是昏暗无光,如同三更中沉睡的城市。夜刀神提起刀,向着那处亮光吃力地奔跑。跑出了一段距离后他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停下了脚步,向身后的黑暗开口。

“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嗯。”






===========



第10节结束。

因为踌躇很久都没有定论,所以最后还是决定把我想过的两种结局写出来,下节应该就是真•结局了(相信我)……一个HE一个BE吧(?)……所以情节进行到这个位置算是一个小小的分水岭(诶?)


我的千年巨坑哈哈哈……这篇无论设定还是走向我自己还是挺喜欢的,希望能把它写完;其实写虐心情节的时候我真是太爽了(你

其他的坑大概会看心情(?)……不过第一篇(原来准备写成长篇)的我应该要弃了…看着很不喜欢(就是时隔数月回看一遍觉得“这什么玩意”然后想砍死自己的感觉),想大修,但懒得弄,还是算了吧(喂

短篇写得压力小一点而且大家都爱看(滑稽.jpg


最后,感谢阅读!不知道还会继续写礼狗多久,但我还是觉得很开心的哈哈哈

评论(4)
热度(12)

© 一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