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低谷期中…

【弓枪】关于厨房的脑洞半成品!

在太太们的投喂下脑洞茁壮成长(?)回馈社会(什么鬼)


【预警】辣鸡文笔,有不可避免的OOC出没!请谅解!!

 

斗胆根据 eilinna @eilinna 太太的图(厨房play)进行了yy……

(擅自艾特,希望不会造成困扰!!)(趁机表白x

 

 

 加上了许多私设……大概挺智障的;

背景胡乱设定的无需在意,有点hollow ataraxia的感觉?,总之是日常生活向。

 

 ===========

 

“我说,你差不多该学一学自己动手做饭了。”

晚上将近八点了,刚从加班阵营中得以解放的艾米亚,打开家门一脸震惊地看到前来蹭饭而不遇的蓝发男人,正瘫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一边抽烟、一边盯着电视里的无聊画面发着呆……

艾米亚突然觉得整个人都很心累。

“啊?”对于艾米亚的这番话,库丘林以挑眉回应。“太麻烦了——而且,没有那个时间。”

“有时间跑到我家来蹭饭,没时间自己学么。”艾米亚把手里的公文包往沙发上一甩,摘下上班面对电脑时才会戴着(也就是说忙到忘了摘)的黑框眼镜,居高临下地瞪着他:“听着,我这里可不欢迎游手好闲的家伙——”他指了指茶几上零散丢弃着的烟头,“再让我看到这些乱七八糟东西,我家门的锁会立刻换掉。”

被嫌弃了的库丘林几乎是从地上弹了起来。“嘛、嘛,下不为例!但是换门锁这种事情——”蓝发的家伙眨巴着赤色的眼瞳,挠着前额的短发,“还不如杀了我吧,与其让我在那个地方,与那种油辣辣的东西作伴……”

艾米亚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眼神中居然添了一丝怜悯。

呵,那位神父对麻婆豆腐的执着程度,还真是超越了他想象的程度。

“啊,果然——我啊,还真的是非你做的饭不吃呢。”

库丘林凑近上前,揽上白发煮夫的肩膀,企图发动温情、不,友♂情攻势。

“哼,如果你能掌握料理这种技能,恐怕也不会用这种话来讨好我给你做晚饭吧。”艾米亚扭头向一侧,一只眼瞥着他。“一周时间,库丘林,选择老老实实学料理,或者是在麻婆豆腐中毁灭——随便你。我可是很忙的,没有多余的时间了。”

“哈?!”库丘林撇嘴。“真是的,无情又死板的家伙,完全没法沟通啊!”

 

 

迫于对麻婆豆腐的抵触,最终库丘林还是老老实实地答应了艾米亚的要求,也就是跟着对方学做饭,以后不许随便以蹭饭的名堂跑来烦他。毕竟作为苦逼的上班族,艾米亚显然没有多少精力来在下班之余来操心给这个库•丘林•麻烦制造机准备晚饭的事情。那个家伙天天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工作,每天都一副很悠闲的样子,时不时来他家蹭晚饭不说,还来蹭床睡,那结果当然是两个人都睡不好觉,折腾到天亮(咳咳)。艾米亚顶着黑眼圈做完早饭去上班,而那个家伙则呼呼大睡,睡到不知何时、大概是自然醒之后吧,就自行离开。天黑了以后偶尔又跑来蹭晚饭!

至于库丘林为什么不喜欢在自己的住所睡,艾米亚也没多问。大概神父那边也挺忙的吧?

  

 

“看好了,这个时候把蔬菜倒进去,然后这样,翻炒……喂!”

艾米亚狠狠地白了他一眼。自己正辛辛苦苦地一边演示着炒菜一边费尽口舌地讲解,而库丘林却完全没在认真听啊!他打着一个大得不得了得哈欠,咋一看居然有种眼泪汪汪的感觉。呸,一定是错觉。

“啊,真无聊。我说,厨师大人……”库丘林凑到艾米亚耳旁,嗅嗅饭菜的气息,然后很慵懒地把下巴搁在他的肩上,“这种事好像不太适合我啊,我想我大概会饿死吧。要是学不会,能不能一直住在你这里啊。”

一定是炉灶火焰温度的缘故,艾米亚才会感觉自己整张脸都开始升温了。他恶狠狠地回瞪了一眼面前想要申请白吃白住的家伙,“不可能。学会了这种饿不死你的技能之后就赶紧给我离开,我可不想每天一回家都看到你这张白吃(痴)的脸。”

库丘林怔了一下,眼里写满了奇怪的情绪。几秒之后又反而咧嘴笑了起来,“哦,你以为这种小事能难得倒老子吗?嘛,那不如就让你见识见识猛犬的本领好了。”

也就是第二天,当艾米亚拖着七十多公斤的疲劳身躯回到家中时,从厨房门口探出头的库丘林朝他神秘地一笑。艾米亚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时候慢了一拍的嗅觉才告诉他空气中漂浮着奇怪的气味。

 

“你在煮屎吗?”

“啊?”

库丘林转过身。艾米亚气得额头青筋暴起,一毁日常里斯文上班族的形象。这家伙衣衫上油迹斑斑,居然还毫不知觉。

锅里翻腾着奇怪的深色食材,有酸味和酱味混合的气息。

“我说你!”艾米亚气都不打一处来。他摘下挂在厨房门挂钩上的围裙,“我有说过在做饭的时候要穿上这个的吧!”

“啊,是,是。”库丘林打着哈哈,“忘记了,忘记了。”

艾米亚操起围裙逼近蓝毛的罪魁祸首。

“你走开,老子不穿!”库丘林扬起锅铲反抗,“让老子像娘们一样穿着这种东西,别做梦了!”

锅铲上的谜之汤汁随着他的甩动向艾米亚飞溅,艾米亚不得不后退几步,只得丢下围裙妥协着:“好好,谁管你,随你吧!”

库丘林得意而放心地笑了两声。

“那么,让我来看看你他妈的做了些什么鬼东西。”艾米亚摊摊手,无奈地、缓缓地、小心翼翼地——靠近了过去。

“切,虽然说看起来是有点丑吧,但我感觉味道应该还不至于太失败……这个可是很有创意的做法——喂!干嘛?!你个混蛋!”

库丘林只想说艾米亚此人真是个阴险的家伙……居然趁他不注意,把围裙捡了起来往他身上套!

“放手啊你!卧槽!”

库丘林激烈地挣扎着。这人力气也太大了,艾米亚觉得自己简直难以制服这个家伙,烹饪时穿上围裙这种保持干净卫生的常识这货为什么就是搞不懂。

“你在抗拒些什么……”

艾米亚只能将他侧压向灶台旁的案台。一旁的两只碗被撞得晃晃荡荡掉在了地上——还好是塑料制品;接着使出吃奶的劲把围裙的挂脖套上库丘林的头——

库丘林被反手扣在身后,只能用腿蹬身后的人。“老子不穿!”

“哼……”艾米亚只能压在他身上,用膝盖抵住暴动的家伙,“我绝不会给你洗衣服!既然要学做菜,难道这种基础的事前准备工作也不懂么?”

库丘林瞪着赤红的双瞳,咬着牙一副要吃人的气势。

“好了,冷静点,一条围裙而已。”艾米亚将套上他脖子的围裙自上而下拉好,“乖乖穿上,又不会死。”

“很羞耻啊!”库丘林挣扎着,在案台上胡乱扭动,蹭得艾米亚很不爽。

“我保证,这事不会说出去,好吧?”说着这句话,艾米亚不自觉地把双手举了起来做了一个投降状。

库丘林趁机向后撞击,绝不放过这个难得翻身做主(x)的机会。艾米亚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幸好还扣着他的手腕,这才重新把他压回案台。

“啊…我真是愚蠢,还以为你能听得懂人话。”艾米亚在他耳旁咬牙切齿,“你是不是欠管教?”

说着就拿围裙带子直接给他反手捆上了。

“混蛋啊,真无耻,难道你是想要在这里来一发吗?”库丘林咒骂着,“老子才不陪你玩什么情趣play!”

艾米亚哭笑不得,他刚刚可还没有这个意思。再说了,好像每次厚着脸皮来他家蹭床睡、胡闹着要“先来一发再睡”的明明是这个家伙吧!

“还真是多谢提醒了啊。”艾米亚倾身压下,“如果要想让你老实点,我可也是会不择手段的。”

库丘林嘁了一声,居然没出声。

难道是默许了么。艾米亚探手向他的胸口摸索过去,库丘林咬牙骂了一句:“草泥马糊了!”

“??”

“糊了!老子的菜糊了!!”

 

 

 

唉,总算是冷静下来了。艾米亚悻悻地拿冷毛巾擦着脸。刚刚那么一闹,那锅谜之黑暗料理也彻底毁了——不过还真是幸事一桩啊(不用吃这种东西真是太好了)!拳打脚踢着把库丘林赶进浴室让他去洗澡了,厨房也一片狼藉。艾米亚瘫倒在沙发上,真他妈累,倒了什么霉摊上这个家伙……

连自己都差点神志不清了……胡乱思索着刚刚的闹剧,艾米亚合上眼,陷入一片烦躁。

……

啪。一个什么东西丢在脸上,凉凉的。艾米亚忽地睁开眼,发现脸上是一块湿毛巾,紧接着看到库丘林正在一旁悻悻地笑着。

“给你敷敷,哈哈。你脸怎么那么红,发烧了?”

艾米亚怔了一下,“呵,说什么鬼话。这只能说是被你气的吧。”

他这才注意到库丘林现在是披散着头发的,平时还真是完全没见过、也完全没想象过这家伙的这种样子,就算是那种时刻……也没有特意把他的头发散下来观察过。果然有种稍微不一样的感觉了啊……变得……

更丑了,嗯。

艾米亚欲言又止。“你……”

“??”

“你他妈是傻逼吗,为什么不把头发吹干?”

 

 

居然蠢到了“不会用电吹风”的级别,艾米亚气得狠狠地给了他一脚。

老老实实地坐在沙发上,库丘林背对着艾米亚,任由热风呼呼地吹在头发上。

啊,好无聊,无聊死了。

好暖和啊。

 

艾米亚正顺着毛,不……正顺着他的头发,没想到这家伙闷着声就慢慢往自己怀里靠了。

!!!这次又是什么攻势?!

卧槽,睡着了?!

艾米亚气得狠狠地给了他两脚。

 

 

 

好饿,饿到爆炸。几近深夜居然还有两个没吃晚饭的人在街上晃荡,这毫无疑问就是他们俩。厨房已经爆炸了(不),艾米亚实在没有心情收拾。以前他自认为这种小事对于居家之人来说习以为常得到了小菜一碟的程度,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起,自己这种优秀的生活习惯被打破了,生活品质爆跌了数十个百分点。

洗碗什么的,明天再说吧。

所以他们决定去外面吃。曾经还为“从来不需要在外面解决伙食问题”引以为豪过的某人,现在居然……

这个店还在营业的餐铺已经不多了。两个人暗搓搓地进了一家(快要打烊的)面馆。

“不喜欢吃面。”库丘林咂了咂嘴。

“咳咳,有的吃就不错了。这家的这个乌冬面口味应该还可以,下次,做给…呃,下次那个什么要是觉得好吃的话到时候再说吧。”

库丘林一脸莫名其妙:“哦。”

 

 

“好吃。”对面的蠢货狼吞虎咽,差点没把碗筷连着一起吃下去。

艾米亚的额上增加了几道黑线。“那以后有机会……”

没说下去。他在想些什么呢。

库丘林很没形象地打了两个饱嗝,以葛优瘫的姿势往饭桌靠墙的一侧歪了歪。

“你是?”

艾米亚不认识这个人。这谁啊。

 

 

“那个啥,archer。”

库丘林叫着他。

呵,Archer。真是久违的称呼啊。距离圣杯战争多久了,久到他快要忘记自己是个英灵了。

“说。”

“嘛,就是……今天给你添麻烦了。”桌对面的库丘林半闭着眼,挂着一副像是不好意思的笑容。

“愚蠢,现在才意识得到这种事吗。”

“嘛,明天看我表现好啦。”库丘林扬着手在空中随意比划着。“做饭这种,小事一桩……”

这人不能信。艾米亚白眼。

 

 

 

第三天,下班。到家,开门。

 

??

库丘林今天很乖地穿上了围裙。

 

库丘林居然穿了围裙。

 

库丘林居然只穿了围裙!!

 

艾米亚捂着脸把公文包往地上一摔,“你他妈衣服呢!”

库丘林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艾米亚的表演,“没穿,怎么了?

“什么表情,难道你这是第一次看老子不穿衣服。

“啊,不是你说了我会弄脏衣服吗?

“难道这种做法不够机智吗?”

库丘林皱着眉头,喋喋不休。

 

“只需要套上围裙就够了吧,你是故意的吗?”艾米亚向厨房逼近。

变干净了。这是他走进厨房的第一反应——当然,收拾得还不算特别到位,但也还不错就是了。

他还以为这家伙昨天在开玩笑。不过锅里煮着的依然是深色的谜之料理。

好在还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不过看起来依旧很恶心。

 

“你是故意的吧。”艾米亚讽刺着。不——他没想要讽刺,他其实想要……咳,想表扬一下这个家伙。“那给你个及格分吧今天。”

“哈!才及格?尝尝我的独门料理之后尽情地后悔吧。”库丘林挑眉回击,转过身在锅里胡乱搅动着。

哼,突然间就那么想要学会做菜了吗,真是让人不快的积极。艾米亚皱了皱眉头。

 

从食材的糜烂形状来看,应该是有土豆的成分……其余成分简直无法目测。一想到今晚竟然要吃这种东西,艾米亚不可避免地产生了心口绞痛感。他盯着库丘林良久,开口:

“你居然没穿底裤。”

 

“故意的吧……”

艾米亚将对方又一次压倒在案台上。他打心眼里感到烦躁——

“真无聊,Archer,睡不着。”

“关我什么事,自己解决。”

“来一发啊。”无耻的家伙厚着脸皮往他怀里钻。

这种乱七八糟的情境不知道上演了多少次。

他把自己当作什么角色,自己又把他当作什么角色呢?

无解。

 

 

 

 

===========

 

卧槽神tm卡肉了哈哈哈哈哈……

我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鬼东西()实在抱歉!

有空了继续填……(?

评论(10)
热度(52)

© 一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