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低谷期中…

俗套故事(3) 【宗夜】

嗨,大家!(。・∀・)ノ゙我更文(chi dao)了!!

论隔三差五的掉粉是一种什么体验?答案就是,没有体验φ(゜▽゜*)♪(此人已经没救了)。

最近真的没有时间写文啊(ノ-_-)ノ~┻━┻要有人想取关的话随意╰( ̄▽ ̄)╭(没救+被打)。

我的众多坑一定会完成的!立flag(握拳)。但是在近期没什么时间更文的情况下,会优先写大家喜欢看的文~(*^-^*)


===========


“咳咳、真、真是吓死我了!”

伊佐那社——这个白发少年的名字。他气喘吁吁地坐在了活动教室里的一张方凳上,顺手把随身带着的那把红纸伞立在墙边。

教室里,他的伙伴——夜刀神狗朗,正在忙碌着些什么,大概是正在为近期的班级活动做准备吧。

“呐呐,你知道吗,小黑……我刚刚遭遇了不得了的事情呢。”

好不容易平顺下了自己的呼吸节奏,少年开口诉说道。

小黑这个名字是社对狗朗的昵称。

“不得了……?”

他这才注意到,对面的狗朗原来正神情严肃地对着墙壁一侧的落地镜往脸上涂抹着妆粉。听到了社这句话,狗朗便下意识将脸转向了他的方向。

“噗——哈哈哈……”看到伙伴的模样,社忍不住咧嘴捧腹。成片成片不均匀的粉底,由于涂抹得过于厚重,把两颊扑得太过于苍白,和周围正常的肤色一对比,便显得十分滑稽,活像一个颜艺小丑。

“混蛋…不许笑!这个妆面仅仅是非正式的未成品而已!”

“哈哈哈…”社感觉自己的眼泪都要笑出来了。

“如果不是因为这间教室里的器材都是要为学园祭做准备的话,你恐怕5秒之内就要被我揍飞了。”

收获了对方一个狠狠的白眼,社忍不住挠了挠头:“好啦,我保证不笑了。说起来,小黑为了这次我们班级的舞台剧节目,还真的是豁出去了呢……我猜,其他班级绝对猜不到我们班节目里的「女主角」会是你男扮女装的呢……”

闻言的狗朗在社的脑袋上劈了个重重的手刀:“都说了不要再提这种事情了!而且话说回来,当时选角色的时候你和猫一定作弊了吧!!”

猫是他们小伙伴三人组之中的女生。之所以被叫做猫,是因为她的脾气简直就像一只爱撒娇、又调皮不爱听话的猫儿一样。

“完全没有!这可都是运气哦,运气!”社一脸无辜地嘿嘿笑着。

“切。”他才不相信社这种鬼话。转过身重新面向镜子,盯着镜子中的自己,自言自语了一句:“若不是一言先生的劝勉,我宁死也无法接受我自己现在这幅模样。→_→”

一言先生是他们的班主任,是狗朗最为敬爱的师长,没有之一。

在班级节目选角时,狗朗“因为不知道倒了哪门子霉”竟然抽到了「扮演女主角」这种签。在他一番当场抓狂与激烈的抗议之后,是一言先生微笑着走过来摸了摸他的头:
“我想,如果是狗朗同学的话,即便是这样看似难以完成的任务,也是一定可以做到的吧。”

“一、一言先生……”

“并没有什么值得羞赧的地方,狗朗。角色无尊卑,每个角色都是有它值得展现的灵魂的。”

一言先生……一言先生说得对!!狗朗攥紧了拳头。自己遇到这件事时,第一反应竟然不是好好思考应当如何演绎好这个角色,反而是下意识地回避和抱怨,果然……还是境界不够的缘故吗!要更加努力地向一言先生学习才是!要成为向一言先生那样有深度有哲理的人。

也正因如此,这段时间狗朗开始反复琢磨起了“如何演好一个女性角色”这个问题。既然接受了演女主角这件事,他就一定要将这个角色努力演出最高水平,只有这样,才无愧于一言先生的教导。

社原以为狗朗不会接受“演女性角色”的这个任务的。没想到他在听了一言先生的一番话之后,不但老老实实地答应了,还真的一本正经地研究起了各种“演技”,甚至连前些天他和猫开玩笑说「不如去试试女装看看」,狗朗居然也真的一口答应并且付诸行动了……这个家伙还真是认真得可怕啊!果然师控的力量是无穷的吗……

社不禁觉得有些心虚,又有点庆幸。庆幸的是幸亏这个角色任务交给了他,如果是放在自己或者猫身上的话,肯定搞不定;心虚的是如果狗朗发现事实的确是「他和猫作弊把狗朗抽的签给换了」的话,估计一定会被狗朗拎着40米长刀追上十条街的吧……

没办法啊……演女生这种事,自己真的做不来嘛,嘿嘿。

“对了,你刚才说遇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狗朗提醒般地问起了社。

“啊咧?啊,就是我刚刚在学校外面的便利店准备买零食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奇怪的大叔……抓着我说想要认识我……”

“w(゚Д゚)w什么?!还会有这种事?”

“是啊,吓得我一路狂奔逃走了!小黑,你说这会不会是拐卖未成年人的那种人啊……”

“这、这个,我也不知道。”

“呐,又或者,会不会是那种用各种方式套近乎然后趁别人不注意拿走钱包之类的人?”

“不知道。你的钱包还在吗?”

“当然活得好好的喽,毕竟我有好好保护它啊。啊,小黑,你说,那个人看来会不会是那种「喜欢男性」的变态大叔啊……”

“……”狗朗顿时一愣,“喜欢男性?怎么可能,男人怎么会喜欢男人,荒唐。”

“这个嘛,我也不是很懂。”

狗朗义正言辞地站起身,双手叉起了腰:“那么,社,你和猫出行时,务必要多加注意安全!”

“啊哈哈,那是肯定的。”社依旧是笑嘻嘻地模样。


——————



没错,宗像礼司还有一个初恋对象呢。

在接到哥哥打来的“礼司,我懂你,你的事情哥哥一定会尽力帮助你的!所以快点回家吃饭吧!”这种莫名其妙不知所云的电话之后,宗像礼司一头雾水地挂断了电话,他现在正徘徊在便利店附近的一所学校门口,忙着寻找白发少年的踪迹呢。

这种时候请不要用莫名其妙的事情来干扰我,哥哥。

但不知道为什么,有点莫名地心慌,总觉得好像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天色越发暗沉了。冬意越深,夜幕降临得就越早。宗像礼司踌躇了一下,不知道是应该放弃寻找直接回家、还是应该再坚持等一会儿。最后他决定绕一个远路,从可以经过学校后门的一条路绕回家。

“呐,要不,这件事下次请学长来帮忙吧。”
“我拒绝!我觉得我自己还是有能力独立完成的……”
“小黑,果然你还是不想让大家知道你要演……”
“给我闭嘴啊!”

这个声音有点熟悉……宗像走了一段路,听到远处模模糊糊的这番对话,不禁加快了脚步追上前。在拐过巷口的那一刻,看到前方两个人的背影,他觉得自己激动得心脏都快要跳出胸腔了——他遇到的不仅仅是那个“起着线索作用”的白发少年,还有那个自己思念已久的少女啊!

三步并作两步地小跑上前,宗像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听到脚步声而回头的两人发现了自己的存在。

“出现了!快、快跑!是那个人!!”

白发少年好像很惧怕他一样,拉起身旁的姑娘就开始跑。

没错,拉着姑娘——宗像忍不住皱了皱眉,这位小哥,难道说你是这位姑娘的男朋友吗?怎么可以轻易做出这么亲密的举动呢?他正胡乱思考着什么,前方的姑娘突然站住了脚步,转向身后——


那一刻,宗像礼司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



我一定是认错人了。他想着。他心中的那位姑娘不可能长着这副惨白、滑稽而惊悚的脸的。宗像停下脚步原地愣住,紧接着一块板砖就嗖地一声飞向了他的脑袋。

看着身后的跟踪狂闷声倒地,社忍不住为狗朗鼓起了掌:“小黑的身手太帅了!没想到这么快就把坏人制服了!(๑•̀ㅂ•́)و✧”

“那是自然。出行在外,总要掌握些防身的技巧。”狗朗将双臂抱在胸前,一副对自己“独门防身术”很满意的样子。

“啊喏……不过看起来,这个技巧发挥得有点过头了呢,小黑……”
上前几步察看了对方情况的社,挠了挠头如是说道。

什么?!

狗朗这才想起来刚刚丢板砖过头的时候力度有些没轻没重了,他赶紧探身上前——


那位眼镜大叔已经昏迷不醒,鲜血从额头汩汩而出……

评论(6)
热度(9)

© 一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