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低谷期中…

俗套故事(2) 【宗夜】

好久不见,小伙伴们_(:з)∠)_。

啊啊其实这个就是先前写「礼司与女装狗朗相遇」故事的第二节。(时间不太够,先写这么多,下一节再让狗朗出场吧嘤嘤😂)

普通人身份的宗像礼司与夜刀神狗朗,剧情俗套,各种ooc出没(大概)预警。(总之不管怎么样先预警一下吧以免有人不慎踩雷……)
标题已然说明了一切……这是我能想到的、最俗套的爱情故事(什么鬼啊你这)……

嘿嘿,总之,感谢阅读。

===========

啊,你还没有死心吗……宗像礼司?

自言自语地合上书页,宗像忍不住用书脊敲了几下自己的脑门,想要用这样的方式令自己清醒一些。

尽管距那一晚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但惦念的思绪却仍然萦绕在他的脑海中,时不时地带着那位姑娘的身影搔挠他一下,让他坐立难安。

取出抽屉中的画纸,将其夹上画板,宗像忍不住用铅笔回现起姑娘姣好的面容来。其实他可以算是兴趣爱好相当广泛的人,写写画画这些事情对他来说仅仅是尽兴发挥也能颇现神韵,但宗像却并没有想要把哪种爱好钻研到极致的那种劲头。对于他来说,爱好就是用来消遣的。

也许,做一个普通人的话,这样的慵懒精神必不可少吧。

铅笔随着手腕的动作在画纸上刮擦出沙沙的声音。印象里的她,神色已经开始模糊,但那份给他带来的感觉……心脏在胸腔中加速跳动的搏击声却依然清晰无比。

宗像礼司拒绝承认自己是那种会轻易一见钟情的人,但这次,却是再次对这样一位仅有一面之缘的姑娘思念不已——这分明是对他“自我评价”活生生的否定,简直都要让他开始怀疑自己是否一直都在自欺欺人了。

烦躁不安。

说不清道不明的烦躁。看着自己的未完成品,宗像只觉得线条凌乱,手法真的是生疏不已,根本描摹不出他脑海中的那个理想模样。他取下画纸,皱着眉头盯住许久,而后揉成一团,向墙角的垃圾桶掷去。

纸团也并未按照他理想的路径去往极乐的垃圾桶归宿之中,而是落在了垃圾桶边缘,紧接着又被无情地弹开,在地板上滚动了几下。对此宗像也无心理会,很无奈地起了身,走出了房间外,将门带上锁好。他现在需要好好地透一透气,闷着不动只会让他心浮气躁。

远离封闭的空间——从前每当工作压力大到压得他疲惫不堪、甚至喘不过气的时候,他都会独自去外面走很久,吹一吹风以排遣心情。

对这种可遇不可求的动心感,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感受到过了。虽然以自己的身份,接触、认识各类优质的女性们并不算难事,但他总是感觉那些女性身上,似乎欠缺了些吸引他的成分。

自己到底在渴求些什么呢?

审视自己的内心吧,宗像礼司……

他并不急于这么快就把自己的人生伴侣确定下来,在他看来,要成为一名成功的男性,再专心奋斗几年,到三十岁再找结婚对象也为时不晚。但是,内心深处——他是不甘寂寞的。

承认这一点似乎有些困难,但这的的确确是事实。尤其是像他这种事实上还蛮擅长“与人交际”的性格,不与人对话交流的话,似乎会感到十分不自在。更何况,一个到了适婚年龄的男青年,对理想的女性有憧憬之心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吧。

啊,那是……便利店。

宗像暂停了脑中的思考,伸手探了探衣袋——没有烟盒。他驻足在便利店前方的不远处,思忖着是否要进去买一盒香烟。尽管被家人朋友告诫过了无数遍不要吸烟,而且他自己也一直有努力为了戒烟而克制,但是这几天的烦乱情绪让他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是的,现在只想要让自己放松一下。

走进便利店,宗像又犹豫着围着货架打了几圈转。对于吸烟一事,他又心生起了踌躇。也许是因为想起了一些以前事情的缘故,心情也跟着不太好受起来。

并不想重蹈覆辙。

「我讨厌你的啰嗦和犹豫。
你能为我做什么事?证明给我看看。」

宗像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他收回脚步准备离开便利店。但是就在走过收银柜台的一瞬间,他忽然发觉自己好像遇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人。

“啊喏,那个——这些一共是多少钱?”

是、是那个男的!

一头银发的少年!

他记得,就是这个少年,他就是那位姑娘的同伴之一。

神经突然兴奋起来。

少年正一面将红色的纸伞夹在肘弯里,一面从钱袋里取出零钱准备付账,完全没注意到向他靠近的宗像礼司。

等到他反应过来时,宗像已经擒住了的他的胳臂。

“十分抱歉。但我非常希望能够认识你,少年,愿意赏个脸吗?”

“啊咧?……”少年愣愣地望着他,啊哈哈地讪笑了两声,下一秒,便闪电般地挣开了宗像,连柜台上的东西都顾不上拿,就慌慌张张地夺门而出,留下宗像一个人原地懵逼。

宗像连忙追出店外,四下张望却已不见了那个少年的踪影,只得一面懊恼着,一面推了推眼镜掩饰尴尬——

刚刚的开场白……难道很拙劣么?

——————

对于自家弟弟的心思,作为哥哥,宗像大司其实是有些琢磨不透的。

礼司似乎总是对寻找恋爱对象这件事毫不上心……反倒是自家老妈对这件事惦记不已。像其他寻常家庭的父母一样,老妈也总是忍不住隔三差五地唠叨弟弟几句,催促他对自己的事情认真点。“你看看你哥哥,两个孩子都满地跑了,你也赶紧……”

“哈哈,老妈,别操心……礼司他自己一定有数的。”

每当这个时候,大司都只得干笑着出来打圆场。他一面推着老妈进厨房,一面回头望几眼自己弟弟的反应——礼司那个表情,虽说是挂着微笑,实际上却并未传达出任何愉悦之色……

他很想问问礼司,对这件事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然而事实上除了难得的假期以外,他们兄弟俩都甚少相聚,并没有机会聚下来好好畅谈一番。礼司的工作繁忙,加班加点无规律,而大司自己则从事着一份园艺设计工作,最多偶尔跑东跑西。两个人的空闲期经常有时差,最多全家人一起坐下来吃顿饭——然而这种全家人齐聚的环境下,谈论“为什么不找对象”这种事情肯定是不合适的。

因为工作的事情,老妈也常常唠叨。她并不满意礼司无规律、强度不定的这份工作,催着礼司快快找一个结婚对象——毕竟她认为,“只有成了家生活,才会稳定许多”。大司也确实不是很懂她的这个逻辑。

“要像哥哥一样”——这是老妈时不时拿出来念叨礼司的口头禅。对此大司倍感头疼,他并不希望老妈总是用自己的生活来给礼司做标杆。虽然他相信礼司并不会介怀这种事,却也不想看到因为老妈的反复唠叨而让他与礼司兄弟俩的感情产生些许隔膜这种可能性的发生。

说到底,对自己弟弟的事情,尽管嘴上总是说要对他放心,但确实还是怎么也放心不下呢。


这天下午当大司回到家,看到正打扫卫生的老妈一脸惊异地将一坨褶皱的纸团递给自己时——

“你弟弟怎么回事,上午就出门了,到现在都没回家……还这么随随便便把东西扔地上……大司,你快来看看,他这个画的到底是谁?”

是弟弟的画吗?老妈,你的关注点原来不是礼司到现在还没回家啊!

看着老妈满脸急不可耐的八卦神情,又加上自己也十分好奇,大司便忍不住伸手接了过来。将画纸摊平,展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副未完成的人物素描,一个模样清秀的小姑娘……

“哎呀呀,你看这姑娘你认识么?”

大司挠了挠头。

这画像之中眉眼熟悉的感觉令他忍不住咋舌。他不禁猜想起自己弟弟坚持单身至今的缘由来……噢,天啊,礼司这小子,不会到现在,还在对他的初恋小情人恋恋不忘吧?!

评论(18)
热度(11)

© 一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