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低谷期中…

暂无标题「1」 [宗夜/礼狗]

一篇普通人设定的宗像礼司的小短篇,为即將迎來生日的宗像礼司所写。

ooc一如既往地出沒不要在意。

cp为礼狗。

剧情俗套预警x

标题真的还没想好(我真的是起名废)😂等想好了再改。


===========

宗像礼司觉得,最适合他的人生伴侣,果然并不属于女强人那种类型的性格。

诚然,工作占据了他目前大半部分日常时光,不过他还是相当懂得平衡工作与个人生活两者的权重的。既不属于宅居一族,也不算元气满满的好动青年,他更自得其乐于悠然清闲的生活方式,会披着朝阳或是晚霞,伴著微风在植林中漫步,亦或是微倚在沙发上,花一整个下午静静地细读一本书。即使是工作日里,他也总能从忙碌且繁重的事务中抽离出身,煮一壶稍沸即止的汤水,轻冲、细点,品一碗带著微泡的清苦抹茶,让自己好好放松。茶道是他的执念,对于插花、和食、园艺乃至于书画云云,他也分外钟情。他是那种能够包含各式各样的人与事物、但骨子里仍更欣赏日本传统文化的人。

本就为数不多的亲近之人,对他的评价也多是「工作上雷厉风行,生活里却传统而自娱自乐」。也有不熟的下级开玩笑称「宗像室长年纪轻轻,倒是有着不少老年人的爱好」,虽然听上去有些嘲弄,但毕竟也算不失偏颇。

因此,当被家里人问起「已经二十六七的人了到底什麽时候才准备谈恋爱结婚」这个问题之后,宗像礼司郑重而认真地考虑了许久。他认为,对于选择上的问题,在自己内心深处,实际更倾向于选择那种温柔贤淑且持家的传统日本女性作为自己的伴侣。

平日里除了工作,宗像礼司几乎没有太多的社交活动;而工作场合中也甚少与女性相接触,更何况对于他的职业环境——法务局第四分室来说,这里本就为数不多的女性,也基本上属于淡岛世理一类的「女强人」类型——即使他也见过私下里淡岛优雅端庄的一面,但还是忍不住想要给予她这样的评价。这评价完全任何没有恶意,绝对是宗像礼司真心实意的夸奖。他很欣赏淡岛的工作风格和态度——不过倘若真要提及同这类女性进一步的交往之类的话,他觉得似乎还应当再仔细考虑一番,再作定论。

本身在生活中就是个慢性子的人,所以这种个人感情问题也就这麽一拖再拖下去,一直到了现在。如果不是刚刚自己的父母问下这个问题,他差点都要忘记,自己已经是再过一天就要迎来二十七岁生日的人了。

其实也并没有什麽好著急的吧。他想着。该来的总会适时而来的。

九月末天气已经转凉,傍晚已有些许寒意。这种气温下,在外便应当着长袖长裤老老实实地把四肢遮在衣管里,以免受寒着凉。他以一贯不紧不慢的步速在街边散步,走了一段听到前方开始有人声喧闹,原来是某家店正举办着一场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活动。这是一家和服老店,经营了数十余年依然活力不减,常常弄些出乎意料的小活动来吸引顾客。今天据说是自家做了十来件新风格的和服,邀请顾客来体验试穿,而且还有机会送出几套。年轻爱美的小姑娘们对于这种新花样的活动大多没有什麽抵抗力,很快跃跃欲试了起来,店里店外因此热闹了起来。

宗像礼司思索了几秒钟。对于和服本身说起来他也蛮有兴趣,不过看上去似乎基本都是女装,身为男性便不可能参与这类活动了。他也没有围观的想法,因为他还想要在预想之内的时间点回到住所休憩读书。虽然休息的时光闲适而愉悦,但他还是很乐于将闲暇时间严谨地安排并妥帖实践的。

于是他并未驻足而是继续向前走。意外地是没出几步就有拥挤的人流向他涌来——不,准确地说,应该是一个姑娘被人群挤倒了,撞到了他。

“对、对不起!”在宗像礼司伸手去扶起她的时候,对方慌乱地道起了歉。

宗像礼司却是顿时一愣。虽然周围仍处于嘈杂的热闹状态中,但他的注意力却完完全全集中在了面前的人身上。在定睛看向面前这个姑娘的模样之后,他竟有种瞬间被吸引到的感觉。无论是那对水灵灵的墨兰色瞳子,乌黑柔软的长发,还是她那一身尽显端庄贤淑气质的和服,都无一不符合「宗像礼司的理想婚恋对象」的标准啊!

“没关系……”他刚刚开了口,面前的姑娘便一刻不愿多留地慌忙要逃走。他看着她转身,感觉一瞬间被勾住的心也要随着她的脚步从自己身体里脱离开去了。

这是一种让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情绪啊。

还未来得及做些什麽,思绪便为一阵呼声所打断。循音望去,是不远处有两个人在呼唤那个姑娘。一个是白发的少年,一个则是相当健气的、也穿着店中和服的萌系少女,看样子三人是结伴而行的。白发的少年口中呼喊着的貌似是姑娘的昵称,一面夸着她「真是意想不到的好看」一面上前挽起了姑娘的胳臂。姑娘虽然似乎显得有些抗拒,但很快又与他们一同没入了人群之中,想必是重归与友人同行的愉悦之中了吧。

宗像礼司一时间有些懵。他推了推眼镜,想让自己情绪恢复平静,以继续自己悠然自在的散步。但心弦早在刚刚被那位姑娘拨弄起了动心的音节,一遍遍回响着干扰他的思绪。

啊……这种事情,怎麽真的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大概也就是对陌生女子第一面的好感而已,怎麽会是真正的动心?再者,一不知姓名,二不知住址,对于一个一无所知的姑娘,即便真的算是喜欢,也根本不可能有相识和联络的机会,哪里还有奢望的理由?他这样想着,反反复复地安慰着自己。但是心绪反而乱了起来。

有太多太多口口声声说着「暂时还不需要恋爱与感情」的人,在听到恋爱来敲门时,反而比谁都要更紧张、期待与不安。宗像礼司没想到自己也是这类人中的一员。姑娘的清秀面容在他脑海中反复浮现。那慌乱如受惊的小鹿一样的表情,也让他感到既心动不已,又产生了有几分愉悦。那种柔软娇美的气质让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会被对方所感染。连姑娘在他臂膀上所触及的位置,都感觉分外柔软甜蜜了起来……

天知道他有多想再与这位姑娘见一次面!当宗像礼司终于反应过来「想要再见她一面」的这个想法之后,再度寻觅回那家店,却再也没见到那位姑娘的踪影了。

感到如此的失落,这竟然还是头一遭,难道自己真的是……



tbc.

评论(10)
热度(16)

© 一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