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低谷期中…

夏末日常二三事「3」 [宗夜]

「1」在这里:「1」

「2」在这里:「2」

说是日常,其实哪里有日常的影子……x


预警:【恋爱的酸甜味】(什么鬼)

这篇继上篇的写法,用了夜刀神狗朗的第一人称视角。

【首次尝试第一人称视角(因为感觉相当带感的样子x)……

其实感觉更容易ooc……我尽量写出我所理解的样子吧】






===========


「3」


不知为何,遇到礼司刚刚这种生气般的模样,我居然下意识觉得紧张。对于这位「青之王」,潜意识中还是存在着某种抗拒和畏惧。但是,现在他可不仅是作为青之王的身份而存在的,另一个身份还是我的恋人。

对于恋人,总有些会忍不住想要发脾气的小情绪吧。难道说是因为我刚刚提及了一言大人给他造成了不快?我这样想着,不知道猜测正确与否,于是便问他:“你这个不坦诚的男人,不会是在……吃醋吧?”

他怔了一下。就是这一怔的反应,让我确认我应该是说中了。但是他还是不肯承认,推了一下眼镜,慢着,这个动作也是这个男人掩饰自己表情的习惯性动作……“为什么会这么觉得?我很想知道狗朗君的理由呢。”

“理由……”

为什么吗……我可以说是观察你的反应便得出了这种结论了么?算了,实际上我也是个人猜测而已……“我可以说我是猜的么?”

一言大人说过,观察生活很重要。先前我仅仅是将一言大人的这番话谨记在心,却不曾好好咀嚼其内在的意义。真正意识到时,是在遇到这个男人之后……嗯,没错,他是个观察力相当敏锐的男人。我先前以为「王」都是某些方面的属性高于常人的特殊物种,也曾以为「青之王」之所以能对一切事物都有了如指掌般的熟悉都是因为他是「青之王」。但当我在真正接触了这个男人之后,才意识到这些统统是来源于他自身对于外界的观察而已。

“如果不是这样,我也想不到还能有什么别的理由了。”看他若有所思的样子,我担心他误会什么,连忙又补充了一句。

不知怎么感觉手心已经开始出汗。但是他还是很安定地将我的手握住。作为恋人给予对方安全感这点,他做得无可挑剔。

虽然有些紧张,但我还是想把话说开。在这种时候他意外地沉默,这不利于我们俩的有效交流。一言大人说过,「向世界敞开心灵之窗,才能看清世界真实的模样」,我觉得也可以将「世界」擅自改换为「宗像礼司」其人吧。我决定一试。

“宗像礼司——”

我转头郑重其事地喊着他的名字,“无论是出于何种理由,不管你是在吃醋,还是单纯的心情不佳,我都想将我的想法向你表达清楚。”

“但说无妨,狗朗君。”让语调保持云淡风轻的平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那么,你听好了……我对你的情感,和对一言大人的情感,是完全不一样的。”

“说的也是,因为狗朗君还要对我履行恋人以及夫夫的承诺呢。”

切……这个男人在这种时候总会开这种一点不好笑的玩笑!我只能正色好好批评他。

“你不也是!这并不是我要表达的关键。既然你已经知道我对你是恋人的情感,就尽管放心是了,为什么要胡思乱想?对于一言大人,我只有尊敬和爱戴。”

居然有些着急了,语速也不自觉有些急促。他看着我,却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好像很有趣一样,简直让我怀疑我到底有没有把意思表达清楚?

“你知道的,一言大人对我的恩情……不仅是养育,还有教导。我想要将他视作自己的父亲一般看待。也许总将他念叨在嘴边十分幼稚可笑,我也只是习惯了而已。因为从前和你提及一言大人时,你从未像别人那样有过不耐烦……”

因为我以为他能理解我对一言大人的感情,所以才自顾自地开始将一言大人的事情反复提及……现在我知道,也许是我没能好好考虑他的感受。“所以,抱歉,是因为我……”

“不,你不需要道歉。狗朗君,你嗓子有点哑了,我们找一间茶水店取点热水喝吧。”他起身提议着,或许是想要在这关键时刻做逃兵?

我刚想要喊住他,却发现嗓音确确实实地沙哑了起来。一阵尴尬包围了我。但是这种时刻应当是优先将这件事解决才对。

我便不理会他的提议,而是把他重新拉回长凳。在他尚未作出反应的时候,将脸凑近过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他嘴唇上啄了一下。

这让他瞬间一怔。难道是我吓到他了?毕竟很少做这么主动的事情……更何况早上起床还挣扎着不想让他靠近——因为不能把感冒传染给他。

“这样的事,我只有对你才会做出来……虽然早就不是第一次了。我们在一起既然这么久了,有什么想法就应当好好的说出来,这可是经营感情的关键。”

我艰难地开口道。声音有些滑稽地沙哑。他轻松地笑了一下,伸手抚了一下我的头顶说:“我知道,所以,狗朗君所担心的那些内容,完全不存在。”

「完全」不存在吗?这确实是一句相当虚伪的结束语。我也不知道他的脑洞已经飞到哪里去了。出于对他的了解,我觉得他是那种遇到问题更愿意自己一个人担着自行隐忍的性格。早就说过这男人好多遍了,还是那么的固执。

我只得在他头上给了一记指叩。他吃痛了一下,这下总算是能好好听我说话了吧。

不知何时起我居然也被这个男人的恶趣味给感染了,看到他这副表情我竟也觉得意外的新鲜。“你这家伙给我好好回答!这种推搪的回应我才不想听。”

“原来如此,狗朗君想要更直接的回答么。那么我想对你说的是……”

他凑近了过来。他的「真实想法」究竟是怎样的呢?

他伸手把我揽进他的怀里,低声在我耳边说:“我喜欢你,狗朗君,你知道吗。喜欢到我连自己都快要无法认清。如果你知道我本来不擅长这些事情……”

“我当然知道,我也是……”

我怎么会不知道,我也和你有着同样的感觉啊。

恋爱这种事情,我也是首次遭遇。早就预想到会有棘手之处,毕竟连睿智如斯的一言大人,对这种事情也都十分困惑啊!

“我有信心把一切可用的事物都掌握在手中,唯独掌握不了对你的感情,这种不可控力让我怀疑自己是否有能力保护好这段感情不变质。如果对你的感情会变得像地摊文学一样卑微拙劣,我……”

“说什么蠢话,你这笨蛋宗像!”

我急忙反驳着阻止他的胡思乱想,将他的脸端正地捧好,努力在脑中搜罗着词语来表达我的想法。

“你大可以放轻松些。不要每时每刻都像「青王」那样紧绷着神经。我不过也只是个平凡人而已,你为何总想要在我面前维持那么完美的模样?我知道你不是无懈可击,所以我想要成为你柔软之处的铠甲。”

他的瞳孔中竟然开始泛起晶莹,不过很快又被眼镜的反光所遮蔽。“这种话三轮一言没有教过你吧……”他像是试探性地在问我一样。

“这个,是我自己的想法。一言大人也不是能无所不及的人物。”

他顿了顿,抓着我衣袖的力气紧了紧。“狗朗君难道不会有所迷茫吗……”

“大概有。可是我们既然已经在一起了,又有什么值得担心的。有什么想不通的地方,我们互相倾诉便是了。”我只想打断他的胡思乱想,握起拳头在他背后不轻不重地捶了几下。“你不是说要安心地陪着我度过人生后半段吗?”

他又怔住了,是否是因为已经忘记了?在提出交往后不久的某一天,他曾漫不经心地对我说过这句话。当时我只能逃也般地回应他一句“现在就说这些真是太草率了”。

实际上我是当真了。虽然「要过一辈子」这种话现在听起来很浮夸,不过我认为好好规划,总归是能落到实处的。不过要结婚什么的话,现在还有些早,我觉得我还没有将操持家事的技能修炼完善,也还没有存下足够的积蓄!毕竟同样身为男人也应当承担好相应的责任,绝不能让这个家伙把压力一个人担着!而且他现在工作也是相当繁忙的。

“我说过,我也是认真要将这句话执行下去的,狗朗君。”原来他还记得!这家伙。

“要你这青王能坦诚点说话还真是不容易……我还以为你那是在开玩笑。”我白了他一眼。”平时开起玩笑反倒是什么都敢说。“

“哪里有开玩笑,和你说话我一直都有很认真的。”他连忙纠正着。“你的反应让我以为你不会当真。”

看上去他情绪总算是有所缓解,我释然起来,告诉他说:“你说的话我可都是有好好记得的,反倒是你,如果说完了自己反而忘掉的话,我就用「理」割了你的舌头给你长长记性……”

那是不可能的!这种暴力的事情我实际是下不了手的。如果说他反而喜欢故作轻松地说些他的实际打算的话,我只需要牢牢地记住就好了。还想告诉他,说什么「共同过完人生后半段」可还远远不够,必须还得是轻松愉快的、保持劳逸结合饮食健康和合理作息、并且不可过于消极放纵地度过……

但是这家伙已经不再给我说话的机会了。

 

用吻堵住别人的嘴,这种事情怎么能在别人感冒的时候做!

蠢货。





===========


哈哈哈终于写完了(大雾)。感谢各位小伙伴的阅读!如果有尝到甜味那是再好不过!

//原本准备昨晚一口气写完的。我发现每次我说“xxxx时候一定会填坑/更文/写完”,就会冒出各种事来阻碍我的进程。下次再也不乱立flag了(掀桌)。


我个人的理解是狗朗的性格更直率一点,也更认真郑重(一本正经地给人吃定心丸嘿嘿),毕竟狗朗本身也是一个相当义气果敢的人物啊www!礼司反而会偏向不容易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性格上反而会更圆润(?)些……(所以“漫不经心地说着要过一辈子的话”之类的事情也像是他的风格哈哈哈)。

狗朗确实有受一言言传身教很大影响,但我尽量想要写出“他已经能够做到不拘泥于一言的影响自己决定自己的想法”这个点(?),【一言肯定没有教他谈恋爱!!】哈哈哈。另外,礼司一直看上去对任何事情都游刃有余的样子,实际上意外地不会和人好好相处啊。所以决定让他在本文中作为「困惑着吃醋」的一方,哈哈哈哈。(笑屁啊你)


感谢阅读!wwww

评论(15)
热度(16)

© 一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