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低谷期中…

Desperate Games 08 [宗夜]

===========

如前所述。这是一篇同样是出于满足自己私心目的的脑洞产物。

预警:虐向;石板黑化注意;人物ooc、世界观崩坏注意。

部分脑洞源自《魔法少女小圆》的设定(最爱的剧情作品之一),不过很明显我写不出那么深刻的内容……

总而言之,本文已经略脱离原K背景,人设和剧情也有各种改动,目测各种真·ooc横飞的节奏。请谨慎阅读。

设定什么的说到底还是为了我礼司与狗朗这对cp服务嘛(泥垢)。

请确保做好了接受【除了这对核心cp之外其他角色都有可能会被作者ooc】的准备以后再继续阅读。














 

===========





湛蓝的天……确确实实是那种他常常浮现于脑海中的青色。

稀薄的云丝寥寥地浮动着。街道、建筑、植株,移步换景;车马、旅者、归人,各行其途。放大在面前的是如鱼眼镜头一般的视角。

长长的联络桥,能听到海风在耳边掀动的声音。这些熟悉的风景……这个世界还是一如既往地平静美好……

“这个天气,还真是不错啊。”

这番话令夜刀神惊醒过来。刚刚身体猛地一颤后带来的心悸感尚未消散。刚刚自己,是昏睡过去了?可那些所见之景,就如同身临其境一般真实而难忘……

不,不,现在他确实躺在相似的风景之下啊。仿佛躺在柔软的沙地上一般,他看到面前只有渺远的天空。

“是谁在说话?”他努力挣扎着想要起身,可身体却绵软无力。

“欢迎,夜刀神狗朗——第八位来到‘石板中枢区域’的人类。”

眼前只有青空。乍看之下浩瀚而渺远,令人旷然,但一旦细细思索便不自觉地心生畏惧。纵使极目远望也触不及边际。四下僻静,天地荒寂,只身置于此处,让人顿生一阵与生命的脱节的苍凉感。

夜刀神警惕起来,想要去探自己的刀。

“你在说什么?你是谁?”

“我是这块石板的意识啊。就像你看到的那样,石板就是‘我’——之前显现出过的所有意识,都是‘我’的一部分。”

“石板……为什么,你在说什么?另外我这是在哪里!你这个家伙给我解释清楚。”

“你现在所看到的内容,源于‘我’的视角。原来‘我’还并没有向你说明过吗?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把你给丢进来了?算了,反正善后工作都是我的。”

这个语气听起来倒是意外地柔和,让夜刀神稍稍松了口气。

“我是负责在这片区域回收被吞噬者能量的意识之一……你能听得懂就听,听不懂也无所谓。以往来到这个地方的人类,都是意识丧失殆尽的状态,不过你现在居然还有意识,难道是因为你与‘我’的游戏还没有结束的原因吗?”

“你这个家伙……你说的‘游戏’究竟是什么,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

“就是字面意思而已。要赢得游戏,赢了,获取到的就是能量,为‘我’所用,创造更大的价值。”

依然是只闻其声,不见其影。夜刀神尝试着起身,却挪不动身体分毫。

“我只知道你只是一直在利用这种阴险的游戏欺骗别人参与你的游戏,然后用尽各种手段毁掉他们。”

“超出我负责区域以外的内容,我并不是很清楚。”

“你这家伙……我还是头一回听到这种说辞,现在是准备开始推卸责任了吗?我问你,宗像礼司现在在哪里?你把那个男人怎么样了……到底要怎样才肯善罢甘休?”

“情绪很激动啊,夜刀神狗朗。虽然我不清楚你在说什么。‘我’——也就是石板的意志,拥有多重意识,虽然统一归为‘我’,但‘我’与‘我’相互之间又各有不同的分工,行使的职责也各不相同,相互之间的数据也不完全共享,只进行必要信息的传输……”

夜刀神听得诧异又不解。“你的意思是除了你之外还有其他的意识?但这又是为什么……”

“不,所有的意识都是‘我’……没有‘你’与‘我’的细分……虽然是类似独立的意识,但不允许彻底独立,因为‘我’终究还是属于石板的一部分。”

“我不能理解的是,石板为什么会有意识……还有你所说的话太过于蹊跷了,我并不相信。”

“石板最初是没有意识的。”

“……”

“就像绿植有光合与呼吸作用一样,石板最初也只是负责能量的转换、力量资源的产销而已,维持着的是一种重要的平衡——只有通过正负能量之间的相互转换,石板的机能才得以运转,才会产出以及回收同等比例的力量。
能行使这样重要的职责,也是因为石板本身就蕴藏着相当大的力量,说是一口力量的源泉也不为过。
根据‘我’的记忆存档,我读取到的是,曾有少部分人类集结在一起想尽办法想要开发石板蕴藏的巨大力量——在那之后,能量与力量的平衡被破坏,失控的力量四处蔓延,几乎要到了将毁坏整个世界的地步。最后石板的保护程序意外地启动了,将那位始作俑者吞噬掉了,因此回收掉了大部分力量,挽救了险些崩坏的世界。

不过也正因如此,石板也拥有了那个被吞噬掉的人类的意识。

有了意识的石板,也就产生了‘我’的概念。但‘机’与‘人’之间的思维方式完全不同——原先的石板是按部就班地通过高级机器语言的指示以机器思维在运作,拥有了‘人’的意识之后,因为不能兼容彼此的冲突,只能通过吞噬更多的‘人’的意识来中和,这是一种另类但有效的平衡法——如同一滴墨染浊了一缸清水,最完美的解决方法就是将其配成一缸墨水。”

夜刀神愣住了片刻。“你的态度和先前石板的态度确实不一样。可信度的确是提升几分了。可是吞噬人的意识这种做法本身就极其荒谬!”

“问题摆在面前,‘我’只能从为数不多的已知解决方案中选取最优解。吞噬人的意识这种事情,在人类自身看来是也许难以接受的,但‘我’终究是以机器思维为核心的石板,顾忌人类的情感对‘我’来说没有丝毫益处。

而且事实上,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获取到有价值的意识。

之前已经说了,回收力量这一机能的运作,依靠的是正负能量的相互转换。正与负的能量在意识上的体现便分别对应了正面的「快乐」、「幸福」、「希望」的情感以及负面的「悲伤」、「痛苦」乃至于「绝望」等等的情感。
产出力量时,需要消耗正面能量;反之回收力量则消耗负面能量。在‘我’吞噬意识的同时,有着与之并行的‘回收力量’的操作,这便是‘我’在吞噬意识时,高度渴求负面能量、渴求‘绝望’等情感的原因。

普普通通的人类,根本不具备被负面能量包围的条件,因此最初的‘我’便制定出了一套交易形式的游戏。当‘我’作为赢家,将被绝望包围的失败者吞噬之后,便由此得到了‘我’的新意识。

游戏的发起,就是基于对‘人’的意识的渴求。

游戏的目的,归根结底就是二个字——筛选。”

“呵……如此说来,你已经用这种招数吞噬过了无数人的生命了吧。”

夜刀神无法接受石板的逻辑。这毕竟是他身为“人”的立场——

“并非如此。

第一,事实上游戏的成本相当高昂。条件——‘时间溯回’,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将时间倒退。

‘我’无法以力量做到倒退时间,只能将不同平行线上的时空扭曲,让游戏参与者进入其中而已。对于不同平行线上的时空,‘我’只能截取到时间点晚于这里的时空并加以操作——通俗地说,就像是‘我’只能拉着在‘我’后面的人到我身边,而不能干涉走在‘我’前面的人。

对于时间,「无法令它停止甚至倒退,只能试图改变它前进的方向」,这是石板难以逾越的法则。因此只有与空间结合在一起通过力量加以扭曲改变,才能达到看似‘时间倒退’了的效果。

想要扭曲空间,消耗的力量之大可想而知。所以时间回溯每一轮的时间都比先前一轮更短——因为资源开销过大。但在这样巨大的资源开销之下,也并不是每个参与者都能坚持到游戏结束,多数不是半途而废,就是各种原因的死亡。

第二,是‘我’的第一意识、也就是第一个被石板吞噬的意识所导致的筛选结果。为了规避大多数人直接从石板获取力量,‘我’还创立了王权者制度,只有被‘我’的意识选中的人类——也就是王权者,才享有直接从石板获取力量的资格。‘我’每个意识都「能、并且只能」选择出一位王权者。当时因为只有第一意识的存在,所以创立制度之初,只有一位王权者。”

“你、你的意思是说……现在的七位……”

“聪明,现在已经有七个‘我’的意识存在了。因为吞噬掉不同的人,每个人意识——用确切的词来形容的话,是性格、观点、主张的各不相同,所选择出的王权者的属性也各不相同,所以迄今为止‘我’所选择出的七位王权者,实际上反倒是七种不同的立场呢。”

“你……”

“也就是说需要吞噬掉其意识的这个人,他的意识与‘我’融为一体后,反而将直接负责选出未来新增顺位的王权者。”

“容我拒绝。我拒绝参与你们的这些行径。”

石板并没有回应他,而且打算继续说下去——

“啊,说到王权者了,还有未能成为王权者的权外者——这是‘我’随机选出并分配的,一定程度上是为了避免力量的集权。

另外……刚刚说到吞噬意识的时候需要回收力量,就是在告诉你只有本身就拥有值得被回收的力量的人才有资格参与游戏,不是王权者,就是王权者的氏族,亦或是那些权外者……

所以,夜刀神狗朗,你都走到这一步了,经历过重重筛选,到了眼下就差时间回溯的第四轮、就是那仅剩最后一天的第四轮就要结束了的时候了,你现在说你拒绝、你不参与了——

你觉得,这、可、能、吗?”


——————


在他暗暗做下最后决定之后,一切便已再无回头之路。

哪怕是头顶的剑已经破碎到摇摇欲坠。

宗像礼司站在办公室的窗前,一如既往地沉思远眺。但当他意识到身后有人出现了之后,身后的人已经靠近到处在了近在咫尺、一个随意而轻松的动作就能攻击到他的范围之内——

“过分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只会对周围的现实越发迟钝——”

对方哼笑了一声,如是提醒他。

“阁下……”

宗像礼司转过身盯住了身后的人许久。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身材、以及即使蒙住了面却依然熟悉的眉眼——

以及那副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眼镜!

这个人,不就是他自己吗?



===========


结尾补充:

这一节是最难更的一节,我的脑洞已经干涸了……(躺尸)

拖太久的原因之一是因为中秋写乱七八糟的杂文写多了+星期六晚上光顾着看番……原因之二是之前写的这一节表达方式太戾气,反复修改都看不下去,最后又被我弃了x

我自己都感觉看不下去,因为字数太多……害怕看文的小伙伴们也觉得字多无聊看不下去……事实上这一节就是为了说清楚石板的问题……一个编织很久的脑洞……

感觉会让人看不懂(因为写着写着连专业术语都冒出来了我也是醉x……),看不懂的小伙伴请不要大意地随便问我……

石板毕竟不是人。我想要写出那种“明明没有人的意识非要把人的「自我认知」能力代入到自己身上”的那种滑稽感。其实凡是带‘’的「我」,实际上都应该是「我们」、「他」、「他们」一类的词。这相当于一个私设的笑点(你妹,一点都不好笑x)。

评论(4)
热度(10)

© 一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