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低谷期中…

宗像礼司兴趣研究系列【2】 [宗夜]

脑洞来源:官方drama

drama地址: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012145/

(被玩坏的礼司和眼镜x)

(强行圆了回来x)

===========

 

“意识催眠吗?”宗像翻阅着面前的报告。那是关于前些天在一个异能者那里缴获的一副眼镜的研究报告。

当时,那位异能者一面死命挣扎着,一面像保护宝贝一样保护着那副眼镜,这让宗像捕捉到了些许端倪。于是他上前以王的力量轻松地从那人手中取下了那副眼镜。

嗯,还是一副细框的眼镜,和自己脸上的这架倒是有几分相似,不过,度数大概是不合的吧?眼镜上还标注了“配给物”,看起来像是分配发放的物品,难道是量产?

于是他转身将眼镜交给一旁“兔子”,请对方送入非时院下属的研究院进行研究。

这不,几天过去了,研究报告也送了回来。上面说,这是一个经普通眼镜改造的、具有催眠意识作用的道具,戴上了之后会被催眠、作出难以预料的举动——目前的研究结果显示,有几率能让人作出与自身言行相反的举动。报告结尾特意写道,因为催眠的效果还未完全研究透彻,因此暂时还保管在了研究所,未来将会进一步研究,对于尚未归还一事予以歉意。

“哦呀,看上去倒是很有趣的样子,忍不住想要尝试一下了呢……”

宗像托了托腮,略加沉思了片刻,拿起了桌上的电话。

“喂,七斧户技术研究所吗?对,我是Scepter4的宗像礼司。失礼了,那副前几天的送到贵所的眼镜我仍然十分感兴趣,因此可以先派人送来吗?”

“喔?相关人员临时有事,已经提前下班了?”宗像抬头看了看钟,也才两三点左右。真是不愉快呢。

“那么,我亲自去贵所取可以吗?”

“好的。”

“哼——”放下电话的宗像自信地一笑。对即将到手的眼镜,他有着十足的兴趣与期待呢。

 

——————

 

乘坐Scepter4的专车前往研究所,一拿到手宗像就忍不住细细端详起这副眼镜来。因为看上去十分普通,几乎要与寻常的眼镜混淆在一起了,细心的研究所人员还特意在眼镜架上标注上了“Scepter 4”的字样。

“室长,请上车。”负责驾驶的秋山看着宗像对着眼镜谜之专注的表情,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好的。”宗像说着。于是他将手中的眼镜放进了制服的胸袋里。

一路车程实在无聊,宗像忍不住再次将眼镜取了出来。

“秋山君,你认为,‘王’的言行应当是怎样的?”

“啊?”正在驾驶的秋山听到了宗像冷不丁的一问,明显愣了一下。“这个,‘王’的话……是严肃而有魄力的那种吧……说起来,如果是室长您的话,还是挺难以琢磨的。”

“哼哼~”宗像忍不住咧嘴一笑,“也就是说,即使是秋山君,实际上也并不清楚真正的‘王’的言行标准应该是如何的,对吗?”

“啊,啊……这个,不是的——”秋山连忙想要解释几句,但无奈又不得不要专注于驾驶,仔细观察路面,于是只能支支吾吾着转动着大脑,想着该如何形容清楚。

“确实是一个有趣的问题呢,连我也忍不住想要去探究一下了——”宗像自言自语了一句。

“啊……哈?”

身后的那位青王已然摘下了自己的眼镜,将那看似就是一副“普通的眼镜”的道具戴上了自己的鼻梁——然而秋山并没有察觉到这一异端。

“喔~~~~~~~~~”

秋山觉得身后兀地冒了一阵冷汗。那声愉悦的“喔”是怎么一回事?!

“啊……真是相当愉快啊,秋山君……我想我还从来没体验过这种感觉……哈哈哈哈哈。快点停车,停车!”

吓得秋山踩了一脚急刹车,急停在路边。

“室长!您是怎么了?”

“谢谢啦!我想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车里实在是太闷了。”

WTF!!!秋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他愣是看着宗像活蹦乱跳的跑下车,越跑越远直到消失在人海……才颤抖着想起掏出口袋里的终端,打电话通知淡岛世理。

“副,副长……出事了!室长出事了!”

“什么!”

 

——————

 

“啊,什么嘛!这个人,怎么会穿一身这么难看的制服啊——简直像禁欲多年的老男人一样,噫。”

此时这个男人——宗像礼司,正在街上漫不经心地游逛着,看到橱窗里自己的倒影,忍不住吓得一后退,指着玻璃对面的自己开始吐槽起来。

“那么看来,是时候对你进行改造了唷,老男人~”对着橱窗里的自己大眼瞪小眼的宗像,自言自语了起来。“喔哈哈哈,那边的夹克真是不错,感觉很符合我的时尚口味啊。”

他愉快地小跑过去。

“哎呀,非常不错啊,这件我买啦。”

店员一脸愕然地看着这位青色制服的男人嘿嘿地憨笑的模样,慌慌张张地起身去打包新衣服。

“啊啊,不用打包了,我现在就想直接穿。帮我把这件老男人外套装起来好啦~~~嗯,谢谢啦!”

店员一脸懵逼。

宗像拎着衣服轻松欢快地出了店门。又在隔壁的点心店买了一盒和果子,毫无形象地在街上边走边吃起来。

哇哈哈,感觉自己现在真是帅帅哒。

唔……感觉这么帅帅哒的自己,少了点什么啊!

对啊,少了美女啊……

现在简直就有一种想要约会的冲动有没有!

啊呜啊呜……宗像一边咀嚼着和果子一边往通向学园岛的路走去。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很想去找自己想见的人。

在哪里呢……

喔,学园岛就是在那里嘛,也不难找嘛,毕竟我这么机智。

宗像一路相当愉悦地自言自语着,直到身上的终端响起打断了他的脚步。

“喂喂?哦,世理小姐啊,怎么了嘛?”

“室、室长!!”淡岛听到宗像接了电话的开场白,忍不住虎躯一震,“您现在是在哪里啊!我们都急死了!”

“啊?怎么了?我现在很好啊,至于在哪里……我现在,在马路上啊。”

淡岛感觉自己都要宽面条泪了。电话很快被抢走。“啧,室长!您能说清楚您现在到底是在哪个具体的街道吗!”

“这个啊,我也不知道啊~~~”

“这欢脱的语气是怎么一回事啊!”伏见要摔电话了。

“好吧好吧,让我找一找路标嘛——哎哟我去——”

嘟嘟嘟……通话断了。

淡岛跟伏见一脸懵逼,旁边的特务队小组成员们面面相觑。

“室长他!”

再次拨过去,已经拨不通了。

 

——————

 

宗像在边打电话边找路标的时候在路边踩空了,栽了一跤,这就很尴尬了。

当然那副眼镜也摔掉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视野里一片模糊。吃痛的宗像艰难地坐起身,在他看来,走路摔跤这种事简直不可思议。只能闻到隐隐约约的甜味,是谁在这附近吃了点心吗?

等等,刚刚自己明明还在回屯所的车上,现在竟然坐在马路边……看这周围,似乎像是靠近学园岛一带的样子。与自己原本的路线大相径庭呢。

这副眼镜果然是相当危险的物品呢,哼哼。有趣。宗像满意地一笑。还真是让人好不省心的一副眼镜呢,得快点找到它好好收监,不,好好收藏才是。

喔呀,自己原本的眼镜也不知道去哪里了,真是的。看来需要联系一下淡岛君他们了。

唔,终端竟然摔坏了。看来刚刚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故呢。真是让人觉得……趣味盎然啊……

忍不住更好奇了。

于是宗像跌跌撞撞地往原路走回去。

 

——————

 

好巧不巧的是,十几分钟后,道具眼镜被路过的伊佐那社捡到了。

“咦,眼镜?”

他仔细端详着这副普通的细框眼镜。

“还是Scepter 4的眼镜?看来需要联系一下青之氏族的人了呢。可是自己又没有终端,怎么办?还是先回宿舍,问问小黑和neko他们俩看看吧。”

真不巧,小黑他们也不在宿舍,看样子应该是出门买东西了。还是找一找有没有十元硬币,找一座公用电话打过去问一下吧——社翻箱倒柜了起来。啊咧?宿舍里竟然没有硬币,这就棘手了。怎么办,该向谁寻求帮助呢?

社坐在窗边发愁,正巧看到雪染菊理从宿舍楼下走过。太好了!他连忙站了起来,趴在窗户边向雪染挥起了手臂。

“诶,菊理!”

 

——————

 

“伏西米,快点对同室长刚刚的通话进行位置探知!”

“啧,我知道了啊,现在就查。”

“室长他,他怎么会……”淡岛无力地倚在椅背上,感觉自己的头都有点懵。

这个时候大厅里的电话忽然间响起,淡岛一个条件反射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一定是室长!知道联系不上这里了所以——”日高大声地说着。

淡岛径直冲上去接听了电话,“喂?”

“嘿嘿……是Scepter 4吗?”

“是的,你是?”

“我是伊佐那社。现在捡到了一副眼镜,看上去应该是你们青之氏族的遗失物——”

“不是室长!日高你瞎说什么!”“啊,那室长到哪里去了!”“眼镜!难不成是室长的眼镜?”“弁财你为什么会觉得是室长的?”“因为榎本和伏见先生的眼镜都有好好地戴在脸上啊笨蛋道明寺!”“这不一定啊也许室长也好好地戴着他的眼镜!”“五岛,你为什么会觉得室长就一定有好好地戴着眼镜呢!”“秋山你到底看没看清楚啊?室长当时戴没戴眼镜啊!”“我要疯了我不知道!”

“啧,吵死了!你们给我安分一点啊!”

淡岛简直要欲哭无泪了。“我们立刻赶到!”她焦急而大声地回复着。

啊……看来青之氏族那边似乎相当混乱呢……社忍不住挠了挠头,挂掉了电话。

“谢谢啦,多亏了你的硬币,菊理!现在只需要回宿舍耐心等待青之氏族的人来取回眼镜就好啦。”

“没关系,小事一桩啦。”菊理回应了一个调皮的笑容。

 

——————

 

“刚刚定位显示的就是这附近了,加茂,你注意观察一下路边有没有室长。”

“一路上都没看到人影啊。”

“喂喂,等等!刚刚那个是谁?”

“怎么了布施?”

“你们看,那是——”

顺着布施的指向,加茂和弁财的嘴张成了“口”字形。

那个猛一看认不出来、仔细一看又很熟悉的人,不正是室长——他们的王吗!

“室长!!您这是,怎么一回事啊!”三人几乎是惊得连滚带爬地下了车。

“哦呀,弁财君,加茂君以及布施君,下午好。”

这亲切的问候是怎么一回事啊!

“您是刚刚遭遇了劫匪么……”布施已经猜不到有别的可能性存在了。

不,这不忍直视的夹克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宗像像是才反应过来一样,想了一想,笑着回应他们:“如果不是我买来的话……那么也许是我变身成了劫匪,从普通市民那里抢来的也说不定——”

这好像又是什么更加不得了的事情啊喂!

“总而言之……”弁财觉得自己的声音都有些发抖,“您快些和我们回去吧。”

“弁财,淡岛副长不是还说了让我们去取眼镜的吗?”加茂提醒道。

“喔呀,眼镜?什么眼镜?”宗像立马饶有兴趣地发了问,两眼亮闪闪地望着他们。

“这个这个……是学园岛那里,伊佐那社打电话来说捡到了我们Scepter 4遗失的眼镜……”

“嗯,原来如此。那么我们快些去将眼镜取回来吧。”宗像习惯性地做了一个推眼镜的动作,紧接着迅速意识到脸上已经并没有眼镜了。

真是有趣……竟然会在他们那里……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忍不住愉悦起来。

 

——————

 

当Scepter4的车停在苇中学园门口后。

“眼镜是我弄丢的,所以由我亲自去取回吧,诸位请在这里稍等片刻。”宗像说着便下了车。

在前往那栋宿舍楼的路上,宗像忍不住点起了一根烟。现在自己的样子实在是有些失态,虽然说是出于研究这副眼镜的目的,自己是可以原谅自己的。不过给他人造成困扰的话,那还真是相当抱歉呢。

唔,想到马上有可能会面对那个人……喔呀,真的不知道自己会被他当成什么样的人呢。

不如再做个有趣的结尾好了。

宗像抬头眨巴了两下眼睛,再次确定自己没有走错宿舍房间号。

深吸一口气——

咚咚咚。

“有人吗?我是Scepter 4的人。”

“来了来了——”

门开了,开门的是伊佐那社。虽然视野里朦朦胧胧,但宗像还是很迅速地捕捉到了屋内那个黑衣男人的身影。

竟然有点尴尬……他下意识地移开了眼神,对着一旁的狸猫塑像笑了笑。

“啊,谢了,眼镜弄丢了真是不好意思啊……你捡到了吗?谢了谢了……呀,虽然矮了点人还不错嘛,长大了加入我们青组如何?”

看到宗像礼司的模样,屋内三人一脸懵逼。“那……是狸猫塑像,我在这边。”社尴尬地笑了笑。

“诶,是吗?呀,哈哈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没了眼镜我几乎什么都看不着。来这里的途中撞了十一回电线杆了,哈哈哈……”

这个穿着夹克,衣着邋遢,蓬头散发,叼着烟嬉皮笑脸的人是……谁?社回头望了望狗朗和neko。狗朗也是惊呆了,脱口而出:“青之王,宗像礼司,怎么会是这么邋遢的模样……”

Neko大声地叫了起来:“3!是3,小黑小黑,他的眼睛呈‘3‘状,吾辈还是第一次看见!”

“闭嘴!那种事不用说出来也行……”

“果然你喜欢拉面吧!”neko继续很激动地问着。

“喜欢啊!”

狗朗忍不住了冲宗像回了一句:“没让你一一回答啊!”

社连忙递上眼镜:“那个……是这副眼镜吧?”

“啊,是是,我拿回去了啊!”

“嗯…请……”

“Thank you,让我看看……”

王的直觉是,这一次,这个眼镜绝不会再次令他……

唔——屋内三人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齐刷刷地盯着宗像。

对于宗像接下来的反应,紧张,好奇,以及期待——

“哦呀……你们是?”

“恢、恢复正常了?!”社差点结巴了起来,表示相当的惊讶。

宗像推了推眼镜,完美地掩饰了自己嘴角的笑容。“是这样吗?原来如此,看来是你们把眼镜送还给我了呢。”

“与其说是送还,是你自己来取的吧……”neko弱弱地吐槽了一句。

“看来得好好感谢你们呢。本来抓捕像你这样的权外者是我们的使命,今天就算了……”

这个眼镜的度数,果然很不合啊。宗像觉得自己的面前依然恍恍惚惚。“那么,我先失礼了。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觉得淡岛君看到我的样子都要宽面条泪了。不管怎么样,作为上司,让部下操无谓的心是不对的,告辞。”

合上门,宗像摘下了眼镜。

总而言之,虽然挺波折,但感觉还是不赖的一次体验——

 

——————

 

“所以,宗像礼司——”围着围裙、手持着锅铲的狗朗,黑着脸站在宗像的面前,“之前原来一直是在骗我吗你这个家伙!”

刚刚他看到宗像放在桌上的眼镜,忍不住鬼使神差地拿起来戴上之后——发现并没有什么变化。这让他万万不能接受!一直以来对青之氏族、尤其是面前这个青之王的那副眼镜的敬畏、执念和好奇,一瞬间都……

都化为乌有啊!

百般追问之下,那个家伙才带着一脸坏意的笑容,将实情对他一一道来。

“喔呀,那件事……挺有趣的不是吗?连我自己都差点习惯了那副形象呢。一旦接受了那个设定感觉还是挺带感的呢。”

“闭嘴啊,你这个混蛋,你知不知道那副眼镜让我信以为真到现在,一直在怨念啊!宗!像!礼!司!!你这个家伙,今天晚上没有你的饭菜了!”

看着狗朗气呼呼地转身要走,宗像连忙将他拉回抱紧,“好了狗朗君,抱歉……不过说起来,你说的,戴上那副道具眼镜之后,变成了我的模样,是真的么?”

“谁、谁知道……”狗朗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无意间说了什么不得了的内容,不由得脸颊一热。

“狗朗君……我真的,非常中意你呢。”宗像认真地盯着他的眼睛。

“少来这一套!”

“不相信么?唔,总而言之,接下来的几十年,你都可以用尽办法好好验证我对你的这份中意喔。”

 

 

——End.

 

===========

 

 

今天妹子们的评论让我忍不住脑洞了一发——(所以你到底什么时候正经地更文啊喂!)还是源于一篇被官方玩坏的drama!我尽量以我个人的脑洞把礼司【不戴眼镜变银桑】的玩坏梗给圆回来了,果然还是看不下去礼司的崩坏啊哈哈哈哈!(顺便还是推我礼狗这对cp!)

 

可能有个别细节没有圆回来,如果有发现的小伙伴请不要大意地告诉我……(趴)

评论(3)
热度(19)

© 一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