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低谷期中…

夏末日常二三事「1」[宗夜]

「1」感冒

眼皮好重,咽喉也很痛——吞咽口水的时候好像有一把刀划过一样……

狗朗挣扎着睁开眼。侧过头,看到一旁的宗像正睡得安然,微乱的刘海搭在额头上。

盯着对方睡颜的狗朗下意识地呆住了一会。等等,几点了?该叫他起床了,不能再睡了。

想到今天是工作日,狗朗连忙半撑起身,伸手去摇动宗像。张了张嘴想说话,干涩的喉咙却牵扯得生疼,一时间的不适感令他不禁掩住嘴咳咳地清起了嗓子。

一番动静让睡梦中的宗像略有察觉。他微微眯了眯眼,确定狗朗还在自己身边之后便抬起了手臂,将狗朗拽躺后重新揽进自己怀里。

“再睡一会……”宗像显然还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

“咳咳……你……”

头也有点疼。看来自己是感冒了……

狗朗被宗像揽在怀里,头脑昏沉,却忽然意识到既然是感冒了便不可以和对方距离这么近,以免传染,便连忙推了推他。

“喂……宗像礼司,醒醒——快起来。”

宗像总算是被怀里的人推弄得了起了身,但大脑显然还在当机状态。他伸手向床头柜上摸索了过去,结果只听得“啪嗒”一声,传来眼镜被他碰掉到地上的声音。

“哦呀……”

宗像用力睁了睁眼,茫然地扫了一眼床下,又转头望向一旁正裹在毯子里的狗朗。

“看不清吗?那我来帮你找——”狗朗连忙掀开毯子,准备下床去捡眼镜。

“不,不着急。”然而在这个当口,即使没有眼镜也依然能凭着模模糊糊的视野作出判断的宗像,在狗朗刚要起身之时便趁机伸手把狗朗拦腰抱住带入怀里,另一只手则顺势捧起他的脸,脸上荡漾起满足的微笑,准备例行(单方面)约定好的每日早安吻。

“喂喂,你这家伙!”狗朗缩起脖子,忍着喉咙的疼痛,躲避着宗像的偷袭。现在整个人坐在宗像怀里,这个距离简直过分地近,而且还要接吻的话,明显会传染的!

“现在不可以!你……”

“狗朗君还是一如既往的害羞——”宗像打断了狗朗的争辩,伸手托住他的后脑制住了他往后躲的趋势,不顾对方在自己胸前的推搡,闭上眼微偏了头便把吻送了过来。正头昏脑胀着的狗朗立马感觉到了唇瓣被抹上了一丝凉意,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

“听人说话啊,你这个家伙!”看着被猛然推开后表情茫然的宗像,狗朗慌乱地捂住嘴,直到确定宗像不会再次凑近之后,才把手缓缓挪开。“我感冒了……现在不可以随便做那种事,会传染的。”

宗像愣了愣,一脸惊讶:“怎么会感冒的?”

啊,为什么会感冒……说起来,昨天傍晚他在院子里不小心睡着了,冷醒过来之后才进了里屋的。而宗像之所以不知道,是因为那个时候他还在Scepter 4忙着处理一场突发的异能事件,直到深夜十点多才回到家。

“大概是不慎着凉了而已……不必过于担忧。”狗朗连忙解释着,想要打消宗像不必要的顾虑。

宗像却反而再度凑近了过来,仔细地探了探狗朗的额头,“发烧?还是哪里不舒服?狗朗君竟然会感冒,真是让人担心。”

看着那对贴近的紫眸里映出自己的影子,感受到这份关切的狗朗,竟反而慌乱了起来。“小感冒而已,别担心……只是我觉得应当格外地注意,不能传染给你,毕竟……”

“毕竟什么?”

“毕竟你……身为青之王,还有很多重要的工作要处理,自然不可以被感冒这种麻烦的事情困扰……”本来想着的是关心的话语,结果脱口而出后反倒有些表述跑偏,狗朗只得懊恼着把眼神移向一旁。

“喔呀,是这样么?”宗像歪了歪头,点了点下巴作出思考的动作。

“话虽如此,不过狗朗君完全不需要有这种顾虑呢。”

“这是为何?”

“王,是不会感冒的哦——”

“你还真是只有说这种话的时候才会以王自居。”

“那么狗朗君承认自己是王妃了么?”宗像探手抚住他后脑的长发理了理,那抹独属于宗像的、带着狡黠与自信的笑容再一次将他的嘴角勾起。“总而言之请狗朗君务必好好休息,我认为我今天有责任在这里好好照顾你。稍后就由我来做早饭。”

“不要胡闹,明明该去工作的——”狗朗正准备制止他这种擅作主张的决定,却意外迎上了宗像的眼神——没有了镜片的阻隔,在那片绛紫色的海洋里所有不加掩饰的情感都澎湃欲出,既有饱满的爱意,也有隐隐的歉疚。

“这段时间一直忙于应对各种突发的事件,都没能好好花时间陪在狗朗君身边——”慢慢俯身上前将狗朗好好地搂住,带着磁性的低沉声音一丝丝钻进狗朗的耳朵,又游进了心坎。“虽说因为突发情况而不得已加班,但作为狗朗君的另一半,足够的陪伴与照顾也是我责任范围内不可缺少的一项。况且狗朗君已经不小心让自己感冒了,这种时候我怎么能把狗朗君一个人丢在家里呢?”

这段如一记定心丸般的温柔,宗像已屡试不爽——毕竟狗朗对于这样的攻势意外地没有抵抗力呢。

两个人在一起的最初,宗像还处在热衷于时不时地欺负对方的状态。每当想要撩拨一下狗朗、看他反抗时倔强地绷起来的小脸,宗像就会用一些略强硬的方式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但随着相处的积累,宗像发觉自己的心也在无形之中被这个男人填得满满的。那份对自己与日俱增的信任与依赖、事无巨细的关切照顾,和偶尔流露出的笨拙撒娇,等等等等,让宗像更加喜欢他,心疼他,想要欺负他的坏念头也在不知不觉中消减——(倒不如说,由行动转换成了口头上的调戏)

狗朗垂下略沉重的眼帘,无奈地叹了口气:“但是作为青之王,你也太容易自我松懈了。既然最近一直忙,不去工作真的不要紧吗?”

“昨天的突发情况已经解决。万一出现必要我出面的情况,我会前去尽快处理的;不过一般的工作任务,我也觉得有必要适当给部下们独立完成的机会呢。”

“既然如此,那好吧……”狗朗软了软身体,任自己陷进宗像的怀里,抬起双臂环住他的脖子,低声嗫嚅着:“喉咙疼,头也疼……”

“安心,现在你该躺下好好睡一觉。”宗像想要把狗朗从怀里拉扯出来放平在床上,却感受到狗朗在怀里不安分地蠕动。

“先别走……礼司……”

“唔,好吧——”宗像只得伸出手在他的后背安抚,慢慢倾下身体重新躺下来。

“那么一起再睡会儿吧。”宗像再次宣布提议。不过狗朗倒并未给予回应,眉头微微地皱起一点,想必是不太舒服的样子。宗像忍不住伸手用手指将他的眉头展平,而后又轻抚起白净柔嫩的两颊。

狗朗的表情逐渐安然,胸腔随着平稳的呼吸缓缓起伏着,似乎很快便回归了梦乡。

好吧,这样似乎也不赖。宗像放轻动作摸出枕头下的终端,看时间也才七点多,感觉自己也可以再接着睡一会儿。

不过也不能睡得太久——毕竟不能饿到怀里的小病人╰( ̄ω ̄o) 。

喔,至于掉在地上的眼镜……就先暂且随它去吧。


===========


如题,这是一则平淡温馨的日常向。关于狗朗“一不小心感冒了”之后的一个早晨(的片段x)。ooc大概一如既往出没(?)……

对于礼司和狗朗,我不知道各位如果喜欢这对cp的话,具体的萌点是哪里(不会是……圈圈叉叉的马赛克内容吧?x)?

好像但凡提到这对cp就有人会觉得离不开“强迫”、“欺凌”、“霸道”、“因恨生爱”之类的描述。但从我的个人观点出发,其实并不想写那样的内容,反倒更想写像寻常恋人之间的情感。毕竟我的萌点并不是礼司在那个雨夜打了狗朗(泥垢)——【→等有时间了会仔细写写】

【礼司哪里有那么黑化,狗朗又哪里有那么抗拒!(等等你说啥x)】

我觉得这种日常向就是老夫老妻(x)之间的平淡生活嘛(泥垢)——


最后,感谢阅读,祝大家「中秋节快乐」!(人´∀`)♡

评论(37)
热度(19)

© 一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