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低谷期中…

Desperate Games 07 [宗夜]

===========

如前所述。这是一篇同样是出于满足自己私心目的的脑洞产物。

预警:虐向;石板黑化注意;人物ooc、世界观崩坏注意。

部分脑洞源自《魔法少女小圆》的设定(最爱的剧情作品之一),不过很明显我写不出那么深刻的内容……

总而言之,本文已经略脱离原K背景,人设和剧情也有各种改动,目测各种真·ooc横飞的节奏。请谨慎阅读。

设定什么的说到底还是为了我礼司与狗朗这对cp服务嘛(泥垢)。

请确保做好了接受【除了这对核心cp之外其他角色都有可能会被作者ooc】的准备以后再继续阅读。














 
另:差不多快完结了。写的不是很好,总之尽力了,感谢大家阅读。

(快来和我一起吃这对冷cp吧)(←泥垢)
 

===========



是啊,为什么把这一切不告诉他呢。如果告诉他的话——


又能有什么用?

告诉宗像自己是为了救他,所以跳进石板设好的圈套,结果不但不能挽回他未来达摩克利斯之剑坠落的局面,反而还把自己做赌注交给石板了吗?

宗像能相信吗?他会怎么看待这样的自己,又能改变什么?

看着夜刀神缄口不言,宗像皱了皱眉。

“请回答我。”他弯下腰凑近夜刀神的脸,令对方不得不直视着自己的眼睛,“究竟是什么,让你如此顾虑?”

“不……并没有。你为何非要对这种毫无意义的事这么执着?”

“毫无意义吗?”

这种回答只能让他的质询越发坚持。为什么夜刀神要如此抗拒?他在脑中搜索着一切可能与之相关的原因。

“我只是想知道,你现在是不是和我遇到过的状况一样——”

“什么?”

“被什么人要求参与什么奇怪的游戏,类似签订契约一样的状况?”

“不!不……怎么可能——”墨蓝色的瞳孔因为震惊而急剧收缩,夜刀神整个身体都无法自控地颤抖起来。为什么会被宗像说中,这个男人是怎么知道的,还有他说他遇到过是什么意思?

他拼命躲闪着宗像的目光。那双似乎能将他看穿一般的眼神让他畏惧。

尽管夜刀神拼命否认,宗像却依然将这个少年的一切反应尽收眼底。他放轻力度按住夜刀神的肩膀,想要尽力令对方稍稍平静一些。

“所以说……果真如此吗?”宗像温柔地问道。

与这个人的距离,好久没有这么近了……太近了,近到让他不习惯,想到躲避,却无处可逃。这种终于被宗像看穿了一切的感觉,令他抗拒但竟又下意识地接受。对方温柔而低沉的声音就在自己的耳畔低语,像一阵时隔数载的暖意,把他封冻得快要死去的心融化开来了。

在内心深处,他是多么想让宗像懂得自己的委屈啊……但是他又不允许自己把自己的这些委屈说出口。凭什么,凭什么要让别人为你的行为买单?委屈是你自己做出选择的结果啊,夜刀神狗朗。

本来已经不抱希望了……可是,宗像礼司,他竟然懂了、他竟然懂了……

面对对方温柔的问话,夜刀神只能痛苦地点头,用这个动作道尽心里所有的委屈。

如果眼泪还在的话,他觉得自己现在一定会泪流满面。


——————


从周防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坠落的那天晚上开始,雪一直再没停过,连着下了三天。

宗像独自站在天台上。呼吸中生出的雾气在寒风中被撕碎。

尽管雪依然在飘落,却在降至距离他若干公分的地方改变了自由落体的路线缓缓滑向了别处。这位拥有青色力量的王权者,此时整个人如同被一个半圆形的薄薄屏障保护起来了一样。

保护……「王」,一直受力量庇护?不,同普通人一样,王最终也会有死去的那一天,且多半是因自己的力量而死。这种对于常人来说属于非正常死亡的情况有什么方法能阻止呢,医疗、科技、或者其他?似乎无论采取什么手段都难以改变那一天降临的事实。

早在周防尊坠剑之前,宗像就早已清楚地做好觉悟了。只是——

“哎呀呀,痛失挚友,真是令人遗憾呢。”

不知道是什么人躲在看不见的角落在对他说话。他无法搜寻到对方的踪影。

“谁?”

“我是来帮助你的。我拥有能够帮助你回到过去「重新来过」的能力。”

“喔,有趣。但关我什么事?”

“哎呀哎呀,你不希望改变周防尊的死吗?我们做个小交易,我可以将你送回到周防尊死之前的任意一个时间点,你可以尽你所能来改变过去的一切,阻止他坠剑。怎么样?”

“姑且不论你所说的是真是假,你这样做又是出于什么动机?”

对于这个不见其形、只闻其声的人所说的内容,一向戒备心甚重的宗像实在难以相信。

但他不得不承认,听到“阻止周防尊坠剑”这句话的那一刻,他的心颤动了一下。

“我们自然是各取所需。如果你将坠剑的事态阻止成功,那岂不是皆大欢喜?”

“照你这么说,如果再度失败,那依然是徒劳一场而已吧。”

“那是自然,”对方自顾自发出的笑声令人听起来十分不快,“不过,你还多尝试几遍的有机会啊。”

“呵……我可没有那个时间,”宗像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指甲嵌进了手心,传来轻微的痛感,“也没有这个兴趣。”

“哦,就这样直截了当的拒绝了,一点犹豫都没有?是该称赞你真不愧为青之王呢,还是说周防尊对你的吸引力还不够大?”

“这些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说过了,来参与我的游戏,对你我都是有好处的。你就一点不心动吗?人与人的差别还真是大。有的人可是一听到我的能力立马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了呢。”

这番对话真是令人不悦。宗像顿觉心底升起一股愠意。

“同样是利用这种条件吗?真是乘人之危的做法。我不认为我会与你这种人有什么交集。已经没必要再同你继续对话了。”

“这么决绝啊?嚯,真是值得称赞的品性。不过需要说明的是,这可并不是乘人之危,而是建立在双方都同意的基础上——说到底,这仅仅是一场轻松愉快的游戏而已。如果你想通了,可以随时来这个地方找我,哈哈。”

——不可能。

宗像没有再予以回应。

他确实不会做出那种选择。即使对亲手杀死周防尊这件事万分无奈与不舍,但也绝对没有后悔。即使时间倒流回过去,他也还是注定会再次亲手结束周防的生命。

贯彻大义,这是他义不容辞的使命。

但说到底,其实是因为他深知的不仅是周防的脾性,更重要的还包括那个无法改变的事实——不论如何想尽办法去阻止,那个男人头顶的那柄剑的坠落,永远都只是时间的问题。

也就是说,参与那个人的“游戏”,其结果是必输无疑。


——————


“对不起,我早该想到的。一直有种我们像是早就认识过的感觉,可完全想不起来……”

宗像感觉到眼前蒙上了一层薄雾,不知道那是眼睛里还是镜片上的水汽。

他轻理着夜刀神两鬓由于刚刚情绪过激而略显凌乱的长发,用手指摩挲起了两侧泛红的脸颊。

“夜刀神君真傻……是有多傻才会为了我去做这种事情的?”

夜刀神只觉得有种想要嚎啕大哭的冲动,可是却流不出一滴眼泪,只能拼命把脸绷着——

他觉得现在这个表情一定丑极了。但最终还是再也忍不住情绪的崩溃,只能无助地扑进宗像的怀里,竭力地抱着对方。

小脑袋在宗像胸口不停地蹭着,那种压抑已久的痛苦感终于一点点地释放了出来。

悲伤的呻吟断断续续地发出,单薄的肩膀却不住地耸动着。

宗像看在眼里,心也跟着生生地揪痛起来。

他只能把夜刀神好好地揽住,像安抚孩子一样轻抚这个少年的后背,想要让对方安心。可是,他自己的心却开始更加地乱了。

 


还未等到情绪平复下来,两个人便不约而同地察觉到空气中出现了暗涌的异样,既像是凝固了起来,又像是某种能量在大幅度波动。

“这是?”宗像顿生意外。

感到深深的不安,夜刀神慌忙松开刚刚抱住宗像的臂膀,一步上前站在宗像前侧。

这是石板要与人对话的前兆。

但是这一次,这种前兆的显现要比以往石板同他对话的时候要剧烈而明显的多。紧接着几秒钟后,一团银灰色的气体从激荡着的空气中分离而出,翻滚着凝华成形,在距他们不远的地方缓缓聚集了起来。

夜刀神还从未见过石板在这种情况下显现成形的样子——以往都是「只闻其声、不见其形」的。他双手紧握着拔出的理刀,作出了一副誓要与对方拼命的样子。

“意外,太意外了。你们好啊,不遵守游戏规则的玩家们。”

宗像一个伸手把夜刀神揽到身后,脸上满是怒意。

“我不得不警告你,不管你对夜刀神君做了什么,请你马上中止你的行为,把你设计出的卑鄙行径——那些迫使他参与这场事件的所有经历全部收回,不要再纠缠他!”

“按照游戏的设定,夜刀神狗朗是不可能会和你说这些的。这种超越设定的可能性真是太令我惊讶了,难道游戏出现了bug?”

“呵,你是想说原本所有人的行为与意志都应该在你的意料与掌控之中?”

“那是当然。但即便是视角广阔如我,也必须承认这次你真是聪明过头,竟然用我想不到的方式干扰了设定,哈……不过,这可并不会影响最终的结果!”

这团浮动着的块状物体愉悦地发散着自己厚重的阴影,浮夸得过分的笑声充斥在空气中,让宗像感到隐隐的头疼开始发作。

“最终的结果,恐怕不止指你「成为游戏的赢家」这一简单的层面吧?”宗像质问道。

“没有不带目的开场的游戏,宗像礼司。不仅是你,还有你旁边的这个单纯得过分的夜刀神狗朗——不止你们,「拥有着石板的力量」的所有人,都或多或少地参与着我的游戏,永无止境地轮回。只要这个世界还在发展运转,人世间的希望与绝望便会以各种形式永不停息地转换。那么,作为这份能量与力量管理者的我,只要能将经于我手的能量适当转换,为我所用,那么我便是这场游戏永远的赢家!”

宗像有些愣住,但他仍然不动声色地努力保持着冷静,并伸手将身后夜刀神的手紧握在自己手心。

“别怕。”

“对了,你肯定还不知道吧,宗像礼司?如果你现在才知道一直以来你都是凭借着从我这里获取力量而赖以生存,在这个世界以「自认为能呼风唤雨改造世界」的模样活着的话、

当你现在才知道,一直以来你冒着这柄达摩克利斯之剑坠落的风险所保护着的,是我这「以石板的形式存在的力量的源泉」的话、

以及,你现在所面对的‘即使已经知道了一切,也依然无法逃脱’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坠落」的宿命,和你身后的这个可爱的小狗朗最终「因为你的死去而输在我的游戏上,成为我的一部分」的命运——

那么,你绝望吗?”

蔓延着的阴影更加肆意地扩散了开来,仿佛幻化出了如人一般的臂膀,猛地窜上前揪扯住宗像的衣领,带着回音的得意语调向他不断挑衅着——

“愤怒啊,绝望啊——脆弱的人类,快挣扎啊,让我感受你的能量啊!”


评论(13)
热度(12)

© 一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