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低谷期中…

Desperate Games 06 [宗夜]

===========

如前所述。这是一篇同样是出于满足自己私心目的的脑洞产物。

预警:虐向;石板黑化注意(好吧原来石板是活的?);人物ooc、世界观崩坏注意。

部分脑洞源自《魔法少女小圆》的设定(最爱的剧情作品之一),不过很明显我写不出那么深刻的内容……

总而言之,本文已经略脱离原K背景,人设和剧情也有各种改动,目测各种真·ooc横飞的节奏。请谨慎阅读。

设定什么的说到底还是为了我礼司与狗朗这对cp服务嘛(泥垢)。

请确保做好了接受【除了这对核心cp之外其他角色都有可能会被作者ooc】的准备以后再继续阅读。













 


 

===========



11月末,这种时节已是萧瑟的深秋,冬意在早晚时分侵袭得更加浓重。一场雨给本就灰暗的早晨更增添了几分寒意。夜刀神蜷在被子里翻来覆去,窸窸簌簌的雨声穿过未关严的窗隙钻进他的耳朵。

他伸手探向床边的终端,查看着时间,刚刚5点。

将触到手指的终端挂件,不舍地握在了手心中——

一言大人。如果您在另一方对这个世界尚有知晓,那么对于我选择这条路时的轻率和任性,您是否会感到失望呢?

 

由于先前长期的负荷,如今宗像的身体已开始出现异常,这些细节自然逃不过夜刀神的眼睛。不过宗像并不愿予以承认。

也是。这个男人一直是这个脾气。

由于被石板抽取掉了记忆,现在,在那个男人看来,自己只是作为一个与其仅有短短十余天的相识时间的人。且不说他已不记得最初因与自己大打出手而结缘的那个雨夜了——关于自己的一切、自己在他以往的人生中存在过的所有痕迹,他都已经毫无知觉。他们之间的信任基础可以说是从零重新开始。

因此,不想把自己状态不佳的讯息透露给任何人的那个男人,不会向自己承认,也是正常的事情。

那么……就这样吧,其实已经相当值得庆幸了不是吗。一向防备心甚高的宗像礼司,居然会不经深思熟虑就同意一个陌生人与自己同住,帮助打理生活与工作,这已经是相当大胆的信任了。

可是,自己还能做些什么吗……还可以怎样做呢……总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没用,什么都做不好……

夜刀神翻了个身,朝向雪白的墙壁,头脑也跟着空白了起来。


上午十时许。宗像办公室的敲门声响起。

“请进。”

推开门进来的是伏见猿比古。“室长,你上周要我查的那个……”他像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样,转头环顾了一下办公室,这才注意到了正盘腿坐在茶室榻榻米上、闭着目的夜刀神。“啧——”

“喔呀,这样么。“虽然伏见并未说明具体是什么内容,宗像却依然会意般地点了点头。“那么,有整理出报告来么?”

“还没有。我觉得比较紧急,先向您说明一下比较好。”

宗像点点头:“原来如此。应该还少了点什么东西……”他像想起了什么事一样,转头向夜刀神的方向,“夜刀神君,早晨有一个资料袋似乎忘在了车上,能请你去帮忙找一下吗?”

“好的。”夜刀神顺从地起身,向宗像略一欠身后便出了门。刚下了一半的楼梯,忽然意识到不对劲——似乎记得有看到早晨有人从宗像手里接过资料袋拿走了。虽然不记得是谁拿走的,但可以肯定的是,肯定不在车里。

那么,还是返回去问一下宗像吧。

当上了楼的夜刀神重新站在办公室门口时,才意识到现在办公室内的两个人大概正在单独谈论些什么事情。那么,现在方便进去吗?

他犹豫了一下,却恍然间听到了“三轮一言”的名字,这让他一下子愣住了,要推开门的手悬停在了空中。

“消息可靠吗?”

“基本无误。”

“原来三轮一言还有自己的氏族成员,真是令人惊讶呢。”

“如果他单单只有这一种身份的话,还不算危险,”伏见猿比古略显不耐烦的声音中夹杂着担忧的语调,“据调查,这位已故的三轮一言还有另外一个氏族成员叫做御芍神紫,也是师从于其门下的弟子,与夜刀神狗朗属于师兄弟的关系。重点在于,这个御芍神紫的名字,我在jungle的网站系统中也见到了,目前他正是JUNGLE的J级成员——少数可以与绿之王直接对话的高级干部。”

“原来如此。因此怀疑他有可能与绿族保持着联系、以别有用心的目的来到这里,你想说的是这个吗?”

“既然您已经能明白了,那总该快点采取行动吧,难道坐等着绿之氏族率先行动吗?您也应该知道他们的网路遍布各地。”

“伏见君对于预防工作的处理开始积极起来了呢。”

“这是出于对安全的考虑,室长。不然您要让这个每天带着能弑王的刀的男人在您身边待上多久?”

对方只是哼哼地笑了一声。

夜刀神并不知道宗像到底是以什么样的表情结束那场对话的。他只知道自己现在头脑一片空白。只是一个愣神的功夫,他面前的门已经被打开了。

“啧。”响起的是伏见习惯性的撇嘴声。之后对方便不再作什么额外的招呼,直接绕过他走出了办公室。

这个事实,他无法接受。原来宗像礼司早就在防备自己了?

“……”

看到夜刀神迎着前脚刚走的伏见径直走了进来,却像个没事的人一样,一言不发地将办公室门关好,正托着下巴发呆的宗像眼里明显地闪过一丝惊愕。

夜刀神觉得自己的喉咙像是被堵住了一样,梗塞得难受。他明明很想开口说些什么,可这个时候他能说什么呢?

对方不信任他,委托给了部下暗中调查他的工作。

啊哈,这也很正常——谁也不会这么容易就相信像他这种才一见面就提出跟随并侍奉别人的要求的人吧。对,这情有可原。

可为什么会感到如此难过呢。

症结还是出在自己自视甚高的问题上。自以为别人会无条件信任自己,这种想法过于天真了吧。

“那个……”最终夜刀神艰难地开了口。他无法做到与宗像对视,干脆将头微微侧向一旁,闭上眼。

“那个资料袋,大概不在车上。“他深呼吸着努力让自己镇静。

不想提及他们刚刚的对话。自己以为自己能怎样?能挽救些什么?为了找回这些在这个男人眼里少得可怜的温情与信任吗?

“抱歉……不过我相信你。”宗像只是微微勾着嘴角。

这个人的眼神中没有慌乱和疑虑,平和、镇定、仿如一片沉静的紫色深潭。

“是吗……”夜刀神自嘲地笑了笑。

夜刀神觉得自己不是很明白宗像这种话的意思。难道这是想告诉自己他刚刚和伏见的对话都是闹着玩的,或者说是自己的幻觉吗?

“是的,确实如此。”宗像肯定着。

“虽然失礼,但抱歉的是……”夜刀神近乎嗫嚅。“我刚刚,可是全部听见了。”

“你所听到的内容,也确实是我安排给伏见君的调查任务的结果。”

“那么,该处理的事就立即处理,别再犹豫了——你也不想每天如此提心吊胆地面对一个安置在身边的不定时炸弹吧。”

夜刀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是出于怄气,还是自暴自弃?

平心而论,他现在早已不抱什么希望。一遍遍的面对失去与死亡——这种事无论换做多么积极阳光的人,也都难以逃脱被那灰暗的绝望一点点地侵蚀掉的境况吧。

他原以为这个世界很容易改变,现在他才发现,作为一个渺小的个体,自己是如此地无力、无力到想要挽回的自己所爱的人的生命,都如此艰难。

不。这种情感,还配被称得上是爱吗?自己的心,早已在这三番五次的轮回中几经摧残和扭曲。就算最初是以对那个人的爱为出发点,以自愿的态度开始……他也早已无法保证,现在的自己依然如初。

出于爱而「想要挽救宗像礼司,和他在一起」,变成了「想要挽救宗像礼司,即使不能和他在一起」,最后又变成了「为了努力挽救宗像礼司而竭尽全力、把留住他的性命变成自己生命仅存时光的意义一般看待」,他感到疲惫,痛苦,他不得不承认,他的内心已经开始动摇,想要放弃,但又不能原谅自己「就这么放弃了」的这种行为。

实际上,他早就在麻木中妥协,从主动变为被动、从自愿变为被迫。

但是,他真的还是很爱这个男人啊……为什么、明明自己是想要为他做一切的,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是自己变心了吗……


好在这个游戏终有尽头——

正如他开始萌动的那个想法一样——如果同自己所爱的人一同死去的话,也算是个可以交待的结局了吧。

这个想法,他也确实在宗像面前说出来过,而且就在昨天。

——「有的时候我在想,不如就用这把刀,贯穿我们的心脏怎么样……那样算不算是这一次最好的结局呢?」

看到宗像沉默了没有回应,夜刀神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他绷了绷快要僵直的身体,像是提醒一般地开口告诉对方:“你似乎不记得我昨天早上说过的话了吧。我可是确确实实有着想要杀了你的想法。”

“尽管这看上去很像一个事实,但是我还是会忍不住选择相信夜刀神君呢。”宗像的语气倒不像是在开玩笑。

“我不记得你这么容易相信别人……你这只是出于王的身份的过度自信吧。”

夜刀神觉得自己陷入了明明想要为自己解释却莫名地自暴自弃般给自己抹黑的怪圈。

“唔,王的身份吗?那么没错,这确实是作为「王」的直觉。”

宗像从办公椅上起了身,一步步走向夜刀神。

“如果说绿之王会在指派人手潜伏在这里的同时,还要让他以一个追随者般的身份侍奉在我的身边,这种方法也太容易被识破了。且不论这种做法的可行性到底有多高——真想要杀死我的话,早就该下手了。”

他伸手去触摸夜刀神的头顶,对方受惊地向后挪了一步。

“害怕吗?难道你觉得我会立刻将你处置掉吗?

我倒是完全没觉得夜刀神君真的会杀了我。这十多天以来夜刀神君的行为如此令我满意,完全没有什么不得当的做法。

如果你告诉我,要杀我的人会每天为我做饭吃、提醒我到点休息、半夜进我房间帮我拉好被子、听到我有动静立马起床带着毯子过来看、在我自己没有说过的情况下竟然也知道我有「如果头一天睡不好第二天早晨会想泡热水放松」这种习惯的话……喔呀,那我倒是希望能来杀我的人多多益善呢。哈哈哈哈。”

夜刀神怔得连连后退,而宗像则缓缓逼至他的面前,直到将他抵在靠门的墙壁上,把他涨得绯红的脸色看得一清二楚。

“倒不如说,听了伏见君的报告,我开始更加好奇——原来我们两个人的过往居然真的完全没有交集。所以现在……夜刀神君是何以认识我的,对我们俩之间这份莫名的熟悉感又是来自哪里?我想听一听夜刀神君对于这些问题的解释——”

评论(8)
热度(14)

© 一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