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低谷期中…

Desperate Games 04 [宗夜]

===========

如前所述。这是一篇同样是出于满足自己私心目的的脑洞产物。

预警:虐向;石板黑化注意(好吧原来石板是活的?);人物ooc、世界观崩坏注意。

部分脑洞源自《魔法少女小圆》的设定(最爱的剧情作品之一),不过很明显我写不出那么深刻的内容……

总而言之,本文已经略脱离原K背景,人设和剧情也有各种改动,目测各种真·ooc横飞的节奏。请谨慎阅读。

设定什么的说到底还是为了我礼司与狗朗这对cp服务嘛(泥垢)。

请确保做好了接受【除了这对核心cp之外其他角色都有可能会被作者ooc】的准备以后再继续阅读。










 

 

新增的废话:

情节写得比较虐,在这里对看文不适的小伙伴说声抱歉 + 虎摸 + 熊抱【其实我自己写得也很难受ヽ(*。>Д<)o゜】;

情节的填充本来是出于各种私心的——文中包含了各种乱七八糟的元素,等我把这文写完了再一一说明。

不过这绝对是我有史以来写的最虐的文了(我的洪荒之力都快用尽了x);

完全没有为了虐谁而刻意去写虐的意思。但是悲剧的情节最终还是难以避免。上面也有说到,写这篇文的脑洞来源于动画《魔法少女小圆》,一部我很喜欢的作品(没看过的小伙伴可以一看),其内容本身就比较虐心和致郁。狗朗的形象参照了晓美焰。

我对悲剧也是一向接受不能,总是久久不能释怀。但无论是生活还是文学作品,悲剧都是一个不可避免的成分。

 

我只会写虐心的情节,绝不会以此结局的。因此结局不会BE的!诸位安心。

 

===========

 


自那以后夜刀神的眼泪果真消失了,再也流淌不出一滴泪水,表达情绪也相当困难。每当感到痛苦的时候,这个稚嫩的少年就只能将自己蜷缩成一团,像脱离了水的鱼一样干涸地挣扎着。

这样只能给自己徒增麻木感。

在新一轮「时间回溯」后,夜刀神的第一反应是去学园岛寻找无色之王。但很快他便意识到了问题——自己似乎跑错了时间点?

早已不是那个纷飞雪季了。

春天的气息正在萌动,洋溢在空气的每个角落中。夜刀神在街头迷茫地拖行着步子,四下核对着日期,才发现此时距学园岛一战已经结束了将近三个月了。

也就是说,上一次自己所到的时间点是斩杀无色的那天;而这一次则比上一次要晚了好久,晚到宗像已经开始承担起了御柱塔的各项工作,进入了如日中天的掌权状态。

这真是让人无法接受。夜刀神不知道应该把这个问题归咎于谁。也许说到底还是因为自己没有与石板说清楚时间,才致使了这等不可饶恕的错误。由于腿伤的关系,他不得不开始独自休养起了一段时间。

他决定痊愈之后去找宗像,但这期间,又发生了更大的问题。

在这次时间的轮回中,夜刀神狗朗,被石板选中,成为了新一代的无色之王。

听起来真是太荒唐了,但那就是事实。夜刀神在毫无防备地时候遭遇了来自石板的记忆连通,挣扎反抗却完全徒劳,只有窒息般的痛苦感将他整个身体钳扼住令他不能动弹分毫。

选谁成为王权者,差不多是完全看石板的心情。过问被选中者的意愿这种事,如果存在的话,也许也根本不会有「王」这种人物现世了吧。

新王的出现让宗像颇为重视,为此他向那位年轻的王传达了见面的邀请。然而当他看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位无色之王,原来竟然是自己几个月前雨夜里交手过的夜刀神狗朗之后,嘴角隐约抽动了一下,随后勾起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

“真是令人意外呢。新一代的无色之王——夜刀神狗朗君。”宗像用他习惯的那种凑近到别人面前的说话方式,向被自己压在墙壁上的夜刀神打起了招呼,微笑中带着些令人下意识抗拒的冷意,“你开始危险起来了,真是不得不令我再度提防起来。”

闻言的夜刀神顿觉天地失色。他意识到,自己已经不能再作为一个追随者跟从这个男人了。现在,他们之间的交集大概只剩下由于王与王之间立场的对立而可能产生的碰撞与摩擦。

“那么……如果我说的话你能好好入脑的话,无所谓你怎么提防。”夜刀神一个用力把面前的宗像推开。面前的宗像气场过于强大,压得他喘不过气,令他下意识有些畏惧。但,他怕什么呢,他现在也是一位王,他也可以抗争——所以连拔剑相向也应该是情有可原的吧。

但他也痛恨自己现在这个未经同意就被擅自强加上的身份。先前,当自己作为被宗像信赖的人留在其身边时,这个男人的态度是一贯的温和有礼;而现在,当自己站在有可能与其争锋相对的立场上出现时,便立刻感受到了对方言语浓浓的冷讽和疏离感。

哈,醒醒,这个男人原本不就有着毒舌冷漠的一面吗?

“那么,如果你有说服我的本事,我将洗耳恭听。”宗像转身坐回办公桌前,侧身翘起腿,眼神与姿态里的高傲展露无遗。“本身实力并不算强大的第七王权者——无色之王,依然有着在其余诸王之间左右势力平衡、协调与调度的不可忽视的作用……”他将双手托在下巴上,带着笑意盯着夜刀神,“夜刀神狗朗君,我希望你能摆正自己的立场,谨言慎行,不要轻易做出扰乱秩序、给我等Scepter 4徒添麻烦的事情。”

夜刀神打了个寒噤。目视着宗像端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他攥紧了拳头。

“当然,你也可以学着你的亡主,三轮一言,去深山老林过一过隐居的生活,像他那——”

宗像的话还没说完,无色的圣地便唰地一下在室内展开。他手中的茶杯毫无防备地被打落在地,在地毯上留下一片深色的水迹。

“你这家伙,如果还要继续出言不逊,说这种自以为是的话,我现在就斩了你——”几乎是一瞬间移至宗像面前的夜刀神,咬牙切齿地拽着宗像的领口,一字一句地警告着。

面对眼前愠怒的夜刀神,宗像不以为意地嗤笑了一声。

他完全不会惧怕这种威胁——准确的说,只要是来自夜刀神其人的威胁,他都不会产生丝毫的惧色。这种自信的来源,大概是那份对这个少年知根知底般的洞悉。面前那张倔强的小脸呈现着的因为愤怒而扭曲的精彩表情,反倒令他觉得十分有趣。他只是起身一个摆手,外加轻松的反推,就将对方挣脱开来并咚在了桌上。

“一言不合就召唤达摩克利斯之剑的行为真是莽撞。

“不过不得不说,你这被稍加激怒就喜欢对别人刀剑相向的脾气还真是挺有意思的……”对方捏住夜刀神的下巴,用力道令他与其直视,低声地说着。刚刚还是冰冷的语调,现在却忽然转为戏谑般的口吻,让他分不清那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瞬间他几乎忘了挣扎。

敲门声蓦然响起。“室长,我是淡岛。”

“喔呀。如果我有足够的时间,也许还会陪你玩些相爱相杀的余兴游戏——不过抱歉,现在我要处理其他的工作了,你也可以离开了。我就不送客了。”

夜刀神意识到自己的心跳可耻地加速了。难不成是因为那句「相爱相杀」?

他推开宗像,忿忿而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那间办公室,离开了Scepter 4。


 ——————


胡闹,胡闹!

这一回的遭遇可谓是相当胡闹。

夜刀神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差点没有栖身之所的他,终于找到了一间出租屋。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后,他蜷起腿把脸埋在臂弯里,陷入了更无尽的糟心中。

以前不是住在那个男人家里,就是住在那个Scepter 4的宿舍里……但现在连生活的经济来源都是个问题,他该怎么办?他并不是丧失了自食其力的能力,而是本就已经足够心力交瘁的情况下,现在还要考虑生计的问题,这真是让他更加烦恼。

可恶……

“怎么样,还需要继续游戏吗?”

是德累斯顿石板……怎么在这里还能听到它的声音?夜刀神惊慌地抬起来,扬起一旁的刀,怒斥着让对方滚出来。

“我这次来与你对话,是想来告诉你些好消息的。”石板的笑声中带着瘆人的怪异感,“想给你点惊喜,毕竟是游戏的第二场了。你现在拥有了可以随时暂停或者中止游戏的资格了哦——只要你暂停了就可以与我对话,中止了这场游戏就是我赢了。觉得足够绝望了的话,这里可是随时欢迎你的哟。”

这种邀请的语气听上去令人作呕。夜刀神紧握着刀柄,整个人分不清是因为愤怒还是恐惧在颤抖,却说不出一句话来。他觉得自己完完全全地中了石板的圈套。这块用心险恶的石板,想尽办法折磨着参与它游戏的人,直到对方足够绝望——一旦被这种绝望占据全身,也就会被石板吞噬掉吧。成为它的一部分?

「认输,投身于我,成为我的一部分——」

你休想!

“真是天真的人,已经身为我所选中的王了,还是没有足够的觉悟?牺牲少数群体的利益,换取多数群体的利益,在这个世间本就是一个理所当然的法则。”

以“永生不息的力量来源”自诩的石板,打着所谓的“用力量改变世界”的旗号的所作所为,看似是把力量交予自己选出的王权者,一副正大光明、无私造福世界的既视感,实际上却在所有人看不见的角落,进行着它自己的循环生态系统——用绝望的力量诞生希望,再收集希望破灭后暴增的绝望。这种模式,对于人类来说,到底是受益还是受害?

“给予你们可以改变这个世界强大的力量,本当是你们莫大的荣幸。我不明白你们还有什么不满足,只是为了满足个体卑微的情感?那种东西到底有什么用?哦,可怜的小狗朗,你不能看看你自己,现在的模样有多么卑微吗?”

这块石板依然是毫无情感色彩的语气,冰冷得一如「石板」实物表面。自以为很了解情感这种人类之间存在的关系纽带,实际上它什么也不懂吧?

但是夜刀神自己又懂得多少?「情感」这种东西。

他现在还剩下多少?内心是否还保留着那份坚守?

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双眼干涸到快要流血。

卑微……的确,早在做出这种选择的那一刻,一切早已被他抛掷在脑后了。他知道自己很卑微……也许早在喜欢上宗像礼司的那一刻,自己就开始卑微起来了吧……

想要挽回那个叫做宗像礼司的男人的生命而已,仅此而已……这是自己认定的事情,怎么可以放弃……

我,绝对不能就这么绝望——


评论
热度(14)

© 一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