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低谷期中…

Desperate Games 02 [宗夜]

===========

如前所述。这是一篇同样是出于满足自己私心目的的脑洞产物。

预警:轻度虐(?);石板黑化注意(原来石板是活的?);人物ooc、世界观崩坏注意。

部分脑洞源自《魔法少女小圆》的设定(最爱的剧情作品之一),不过很明显我写不出那么深刻的内容……

总而言之,本文已经略脱离原K背景,人设和剧情也有各种改动,目测各种真·ooc横飞的节奏。请谨慎阅读。

设定什么的说到底还是为了我礼司与狗朗这对cp服务嘛(泥垢)。

请确保可以接受【除了这对核心cp之外其他角色都有可能会被作者ooc】的结果以后再继续阅读。









continue - - 

===========



再次见到那个人时,夜刀神感觉到如同涌出眼泪一般的酸涩感遍布了自己的全身。

但是所有的情绪,早就干涸得所剩无几了。

“宗像礼司……”

那个欢欣时,感动时,震惊时,痛苦时,无数遍徘徊在脑海里的名字,又一次不由自主地从唇齿间吐露出声。那个已经在自己面前死去过三回的人,如今又一次活生生地立在了自己面前。这一次,说什么也要守护到底,哪怕是赌上自己的性命……

“我与阁下……认识吗?”

“你在说什么……”


这个男人竟然会不认识自己?他不相信。意识到情况不对后,夜刀神选择了暂停。

“混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石板,说出来的话到底有几句真几句假?一遍又一遍给自己的、用各种条件作代价所得到的时间倒流的机会,反倒是一遍比一遍时间更短,甚至连他们的记忆也越来越模糊?

在他的逼问下,那块石板却只是不以为意地一笑。

“如果给了玩家无限的次数用来反复尝试通关,那么游戏便毫无趣味性可言——就算我不说,你也应该有这种意识才对。给予你‘重新来过’的机会自然是有限的。次数越多,这场游戏的开销也就越大,所能改变的时间范围当然也就越小。”

“这些事情你之前可没有说过!”

“如果事先告诉你,你便会放弃吗?那真是太可惜了。不过,是你答应参与我的游戏在先,你觉得现在有收回的余地?如果你现在愿意认输的话,这场游戏自然可以直接结束——倒是能帮你省点徒劳的功夫。”

夜刀神感觉到自己握着「理」的手在颤抖。一阵令人噤声的笑意在周身回荡,刺激着他的耳膜与心脏。

“你休想!”

不,才不是它说的那样。他,根本就没有想过放弃!

明明每一次,都抱着想要挽救的决心……

“你给我说清楚了,你到底还制定了什么我不知道的条条款款!还有,有限的机会到底指的是什么?!”

“条款本身就存在,但你没有问我,就自顾自地立马答应参与这场游戏了,我想也没有必要特别说明了吧。”

“混蛋!”夜刀神咬牙切齿。

“给予你‘重新来过’的机会一共只有四次。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每一次你重新倒退时间回到过去,游戏所能作用的时间范围也会随之减小;到了最后一次,你只能改变起点前一天发生的事情。至于参与游戏的玩家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如你所见,这一次,我取走的是那个宗像礼司关于你的所有记忆。这看上去真是令人棘手呢,是吧,小狗朗?”

双腿已经不能支撑住自己了——夜刀神无助地跪倒在地上。想要流泪,却只有如同打开了干涸的水龙头一般的喘息声发出来。

这回已经是他第三次和这块石板提出要求再次倒退时间了。所以说,即使算上这一次,也仅剩两次机会了吗?

不,那所谓的最后一次机会算什么?只回到前一天?那和不回有什么区别?很明显什么都不能改变……

仿佛看穿了他的心声一般,石板给出了自认为满意的解答:”没错,最后一次时间的重置,可是一场精神极限的狂欢呢。设置的目的就是让玩家在这最后一天,尽情地享受被绝望压迫与征服的感觉……你知道那种感觉吗,如同崩溃一般的快感……”

“休想……你太卑劣了,你无耻!”

他发觉自己已经浑身无力。在这块石板之中,但凡产生了这种名为绝望的东西,就有了一种整个人都要被剥碎吞噬掉的感觉。

不,他不能被吞噬,他必须要反抗。他尽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怎么办,怎么办……

没时间用来在这里多待了。他想着。

下一秒,那张令他心心念念的脸庞再度出现在面前。

说什么,也不能离开,不能放弃……

那么……“可以允许我先进入室内吗?”他朝对方深深鞠了一躬,请求道。


——————


产生创造美好的希望给予他人,又将被绝望笼罩的人吞噬;将强大到能改变世界的力量交与人,又用这番力量将人毁灭。这难道就是这块德累斯顿石板存在的意义?

最为可怕的是,被这块石板选中成为王这件事,根本就不是建立在「经过当事人的同意」的基础上的。

简而言之就是「我是石板,我想选择你,你是成为王权者的合适人选,与我建立连接吧」,然后,不由分说地给你力量,让你承担这力量所将会给你带来的一切誉与毁。

被选中的人与石板建立了某种连接,获得石板的力量,也就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王权者。在成为王,掌握力量的同时,他们也必须接受的条件是,以生命为代价,使自身为力量所限制。一旦滥用力量,使得威兹曼偏差值达到极限值,那么,悬挂在王权者头顶上的、象征着力量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便将陨落,夺取王权者的性命。

为什么、为什么宗像礼司那个男人会被那种家伙选中去作「王」呢……夜刀神咬着牙。

如果王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陨落,绝不是仅仅夺取王权者一个人的性命那么简单。一旦剑陨落至地面,便会在以落地点为中心、半径数十公里的圆形范围内,将地面击沉入海。这种撞击地面所造成的冲击,连核弹也无法匹及,所造成的生命财产的破坏是巨大难以估量的。十余年前曾经发生的「迦具都事件」便是活生生的例子。

为了阻止类似事件重蹈覆辙,王与王之间相互弑杀——王可以弑王,但也必须承担弑王的负荷,那是造成达摩克利斯之剑损毁的成因之一。眼下的宗像,明显已经弑杀过王了,他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上也已出现了些许裂痕。夜刀神知道,因为这一次,自己的出现比上一次更晚一步。

如果当时不由宗像来弑王的话,其实也还有其他的选择。比如由王的氏族成员来弑王,或者是由他——被石板选中的鬼牌,作为除了王的氏族成员以外唯一的拥有弑王能力的人存在的夜刀神狗朗,来终结达摩克利斯之剑坠落的结局。

不过在最初,他根本还没有这个意识——那时候他正单纯温顺听从着指挥,负责起将学园岛的学生们带出联络桥之外的工作,根本没意识到接下来将要发生的内容。

他没想到,「弑王」的结果真的到来了,宗像真的将那把剑刺入了赤之王的心脏。

在那之后不久,夜刀神应了宗像的邀请留在了Scepter 4驻地。当他开始后悔学园岛一战时自己为什么不坚守原地、斩杀掉无色之后,宗像的异样也开始逐渐显露,开始时常出现无法很好地控制力量的情况。而当自己追问起原因时,对方的回答是,也许是最近休息得不够好。

“那么请你安心工作,好好休息……除此以外的其他事情,请都交给我。”那时的夜刀神信誓旦旦地在内心做下决定,不会让宗像礼司再有多余的操劳。

情愫的种子不知何时埋下,也在两人朝夕相处中逐渐生根发芽。圣诞前夜的前夜,夜刀神最终没有抵抗得住单膝跪地的宗像给予他的承诺。那双闪动着温柔紫罗兰色泽的眼睛凝视着他,对他说着「等到战斗完毕,一切安定下来之后,请允许我成为你的合法成婚对象」。

一生那么短,夜刀神狗朗却在自己十九岁这年收到了自己喜欢的人给予的承诺。他不知所措地点了点头,脸上像发烧一样滚烫。那天,两个人共同度过了一个愉悦而温存的夜晚。

正是因为对未来有了美好的希望,因而当希望破灭的那一刻,产生的绝望才足以令人窒息。所有人都没能想得到,第二天的战斗中原来竟不止绿之王一方,还有隐藏在局后的灰之王。双方开展了一场围绕石板的争夺战,但结局显而易见,宗像礼司输得一败涂地。这是夜刀神不愿意看到的结局。

在那之后宗像也陷入了深深的挫败。他对事态的把控向来准确,但那场失败如一记当头棒喝,将他击得连连后退。夜刀神陷入了深深的不安,因为宗像的状态已经开始濒危,这个时候他本不应该随便动用力量,却最终还要决定夺回那块石板。

如果当时知道那块石板不是什么善类的话,夜刀神说什么也不会同意宗像这么做的——但当时他不知道。

在宗像看来,石板是需要管理和妥善使用的。这太符合他青色的秩序之王的身份了。只不过,如果石板的立场本身就不是出自于善意的话,那么这种管理和保护还是否有必要呢?

所有的王,都被石板局限了起来,为其所欺骗。不,应该是,所有人——所有人都被骗了。

最终他亲眼看着青色氏族挥着长柄的剑贯穿了宗像的胸膛,头顶崩碎的青色巨剑顷刻间化为乌有。那刻他失了重心跪倒在地,眼泪大颗大颗地滚落在地面,绝望的情绪仿佛笼罩了整个世界,心脏有种几乎要被抽离掉的感觉。

宗像礼司……

不……


——————


“你的反应真是令我相当满意。”有声音这么对他说道。

那是那天晚上,将那块从绿族那里夺回的石板运送回御柱塔之后,他伫立在石板之间,回想着过去沉默无言之时,石板对他开口说出的话。

“你是谁!”夜刀神下意识将手探向了自己的理刀。

“哈哈,别紧张。让我们来进行一场有趣的游戏吧——现在有一个机会摆在你的面前:给你一个时间倒退的机会让你「重新来过」,将过去改变成你想要的样子。你愿不愿意参与?”


评论
热度(14)

© 一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