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低谷期中…

盛夏日常二三事 [宗夜]

===========

我终于来码字了……(最近谜之辞穷)

几个短小的梗。脑洞产物。有私设。高浓度ooc出没。

风格一如既往地平淡如水。

===========

1.停电与降温体质

夏季的傍晚,即便已是日落西山,依旧很热。从浴室洗完澡出来的宗像,随意地擦了擦头发上的水珠,把浴衣的领口敞开了些,坐在庭院里吹风。

“还没来电……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狗朗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这个时候本来应该开着空调舒舒服服地待在屋里的。但是吃晚饭的时候忽然就停电了,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恢复。狗朗手里摇着一把竹扇子,从闷热的里屋走了出来,坐在宗像身旁。

“没关系,我觉得不是很热。狗朗君呢?”宗像问道。

“其实也不算热得很过分……有你在这里就觉得还好。”狗朗解释着。确实,在这里一起吹风纳凉,是他所珍惜的、难得的两人独处的周末时光。

“果真如此吗?”望着坐在自己身旁擦拭着额头上汗珠的狗朗,宗像发觉自己倒是没有什么过分的热感。喔,估计是青色力量的原因?宗像摩挲着下巴作出思考。

“青之王的体质与一般人应该不同吧。”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狗朗的回答竟莫名地契合了他的思路,这不由得令他十分满意。

“就算是这样吧。那么,狗朗君要不要尝试一下天然的降温机?”宗像伸出胳膊揽住了狗朗。

果然不愧是青之王,有着自带着降温效果般的体质。肌肤相触这一刻,彼此都感受到了对方不一样的体温。随着宗像的动作,狗朗感觉到自己慢慢歪入了恋人的怀里,于是就乖乖地伏躺了上去。

触到了狗朗温热的皮肤,心里涌进一股痒痒的暖意。拂面而过的晚风并不凉爽,掺杂着白天的余灼。凝视着怀里人的宗像抬起手,为他细细抹去额头上沁出的丝丝汗珠。

怀抱也是如此的清爽不腻。狗朗温顺地在怀抱里蹭了蹭,很放松地闭上了眼。

柔软的发丝拂弄着脖颈,微热的气息呼在胸膛上,痒痒的。低下头所看到的怀里狗朗的可爱表情让某个家伙萌生了一种意外想法——

有的时候,果然也想体验一下不一样的感觉呢。

于是捧起怀里的睡颜轻啄了一口。

“?!!刚刚是?”恍惚中惊醒的狗朗睁开眼,满脸通红。

“哦呀,没什么……”宗像一脸坏意地打起了哈哈。

不过,好像真的开始有些热起来了呢。

2.围裙与兜裆布

回到家,迎接自己的,依然是厨房里熟悉的锅铲声和饭菜的香味。不过今天,走进厨房的那一刻,宗像礼司少有地被自家贤夫的造型惊住了——

面前的夜刀神狗朗,正光溜着大半个身子,身上只围着一条围裙。白皙薄嫩的肌肉线条在他面前展露无遗。

“欢迎回来,”狗朗转过身,“饭菜就快好了,坐下来准备吃吧。”

“好的。不过这是……?”宗像推了推眼镜,完美地掩饰住了刚刚看呆了差点挪不开的眼神。

“怎么了?唔,你指的是,这个兜裆布吗?”狗朗一本正经地撩起围裙,露出只束有一条兜裆布遮住了关键部位的腰,一脸淡定地看着宗像,好像不觉得有哪里奇怪。

“咳咳。还真是有些意外呢。说起来狗朗君是不是忘记了前几天买的新衣服了?”虽然说天气确实挺热,不过这副装束似乎有些清凉得过头了,在宗像眼里,显得过于诱人了,反而只能让他更上火吧。

宗像尝试着提醒他想起自己买给他的那件浴衣——印有雅致的藏青色暗纹,宗像觉得狗朗穿上应该会很好看。

“并没有忘记……但是,天气这么热,不是应该穿兜裆布更加方便清爽吗?”

喔呀,听上去竟然颇有道理的样子。

“很多年前和一言大人隐居深山的时候,我经常穿着兜裆布在山里跑来跑去……再说男人穿着兜裆布不是挺正常的吗?”

“原来如此,我了解了。”宗像笑着回应。“不过,事实上,如果出于我个人私心的话,我还是不太希望这样的狗郎君被别人看到呢。”

狗朗的脸上飞上了两团绯红。“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这就去换。”

宗像泛上一脸宠溺的笑,圈住腰将狗朗环在臂弯里,“不用,既然是在家里就不用在意那么多了。”

“也是,只有你能看到那就不要紧了。”

“所以,接下来该吃什么呢?”

“不是说了吗,晚饭就快好了。”

“不,显而易见的是,现在面前就有一份比晚饭更秀色可餐的美食——”

“宗像礼司!你——”(被压倒)

3.长发与撒娇

对于自家贤妻,不,贤夫的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宗像总是百玩不厌。

睡觉前喜欢揉两下,早上醒过来也要抚弄两下,总是一脸兴致勃勃地主动要求亲自给自己扎辫子,这算是青之王宗像礼司的恶趣味之一吗?

一开始狗朗以为他只是一时兴起,就由着他来了。没想到都过去这么久了他还是一点都没有腻味的样子,而自己竟然也可耻地习惯了把一头长发交给这个家伙摆弄,于是最终也就由着他去了。

但是这个夏天,真的很热啊。热到让人简直想裸奔了,更别说想要把头发剃光之类的冲动了。

但当狗朗提出想要剪掉长发换成清爽的短发的时候,宗像竟然像个小孩子一样闷闷不乐起来了。这让他哭笑不得。

“那么宗像礼司,难道我剪掉头发了就不是我了吗?”

“但是长发也是狗朗君的一部分呢。”

“没有这一部分我也依旧完整。”

“并不是那样,”宗像双手撑着下巴,一副哀怨的思索模样。“有了长发才有许多乐趣。我还是相当喜欢狗朗君的长发的。”

“乐趣指的是你的恶趣味吧……不过如果我真的想要剪掉的话,你能接受得了么?”

“我会非常伤心地接受短发的狗朗君的,然后等待着它再度长长的那一天。总而言之,请狗朗君务必不要剪掉。”

“这样啊,既然能接受,那我也能考虑一下去剪短了。”

“不!我不能接受。这个回答你还满意吗?”

“值得商榷。”

“那么看来我要使出必杀技了,狗朗君。请务必认真感受我的诚意。”

“呃?”

宗像双手捂住脸,略机械地扭动起了身子,嘴里念叨着“狗朗狗朗不要剪短发”之类的含蓄不清的话,也不知道是因为觉得羞涩而吞吞吐吐,还是单纯的吐字不清。然后他俯卧在床上,蜷起身体无规则地翻动了起来。

“这是……”

这简直就像一个愚蠢的大号玩具在床上滚动一样。

“唔,怎样?”宗像抬起头认真地观察着狗朗的反应。

“你这是在做什么……”狗朗觉得自己仍处于高阶无穷懵逼状态。

“如你所见……据说像小孩子一样撒娇能有效地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呢。”宗像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又认真地扭动了两下。

“……”撒娇吗?

“好吧,如果是这么辛苦的撒娇的话,我……算了,我就姑且作罢吧。”狗朗强迫自己接受下这份大号的撒娇,回应了一个无奈的笑。

宗像狡黠地笑了笑,把狗朗拉进自己怀里,一脸满足地顺起了他的最爱的人的长发。

tbc——(也许大概可能)

评论(10)
热度(23)

© 一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