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低谷期中…

青の夜 十九 [宗夜]

===========

终于赶在12点之前更完了!!(拖延症去死)

结尾有(后记)叨逼叨。

===========

 

在闪烁的电光飞击而来的瞬间,修长的理刀刀身便伴着金属间划擦的清脆声,一跃而出,倔强地将其拦截在这柄刀的主人身前。

 

毫无疑问地,他们刚刚出了公寓楼,就遭遇了一波操纵着绿之力量的敌手。

 

来者不善的局势让两人迅速进入紧张状态。条件反射地一般,为自身职责所感召的狗朗以飞奔的速度跳将上前,将自己的王护在身后。他双手紧握着刀柄,在以弓步侧身的架势与对面对峙的同时,也能感觉到因背部肌肉的拉伸而牵扯到伤口的疼痛。但他毫不在意,只是生生地咬着牙,全神贯注地迎接着当下的战斗。诚然,不战而走的应对方式对威兹曼两人来说不是难事,只是启动一下王之力的事情而已。但是,这种兵临城下般打到自家门口的局面,真是难以容忍。去找宗像的事情,两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暂且搁置。

 

“这次,不会再让你们称心如意。” 狗朗如同立誓一般,斩钉截铁地将战斗的决心倾灌进自己的“理”中。

 

“小黑!小心——”威兹曼在后面叮嘱着。

 

狗朗领会般地颔首。寄托着三轮一言大人满满嘱托的武士刀,将笼罩下来的些许晚霞的色彩划破开来。刀光剑影的混乱局面之中,不变的是他脸上坚毅的表情。

 

以一敌多,这样的战斗令他稍有吃力。但比起来前一次说,精力的集中和挥刀时的决绝让他终于找回了一些感觉,应该是自己这段时间的练习有所奏效?

 

作为白银之王的阿道夫•K•威兹曼,站在作战的狗朗身后的同时,也闭上双眼,如同祈祷一般虔诚地将双手合十。一股股在身体里沉睡的力量,在他的自我唤醒下开始摇曳起来。自带的防御属性让对面的绿族成员们无法轻易伤害到自己,这既是自我保护的方式,也是一颗让战斗着的狗朗不必因顾虑他自己的安危而分心的定心丸。

 

但是,他同时也希望,能将自己这份力量传递给狗朗。虽然无法提供战斗力加持之类的支持,但也应该能起到些许帮助作用。

 

“小黑,感受到了吗?”努力尝试将圣域展开的威兹曼如是问道。久未发动的力量虽然已经苏醒,但比起德累斯顿石板未毁前的状态来说,却还是削减了很多。

 

“并没有——”狗朗回应着。眉头略蹙,脸上却挤出了牵强的笑容,试图给威兹曼一种这种作战对于自己来说实际很轻松的安抚。

 

果然,对于王权者来说,连圣域都无法展开,那么自己的氏族也难以感受到王的力量。怎么办?咬了咬嘴唇,想要尽己所能地给予狗朗帮助的想法,催促着他飞快地运转大脑……

 

对了,明明那天宗像先生也在用力量保护小黑不淋雨……他伸出手抓住了狗朗的臂膀。这种简单粗暴的肢体接触方式,能否奏效呢?

 

狗朗惊讶地回过头,看到了默契地背靠背站在自己身后的王。感受到光芒正爬上自己的手臂,蔓延在四肢百骸上,他心会神凝地握住了威兹曼的手。这虽然不是传递战力的力量,但却是一种给予人安定和勉励的力量。果然,身体也稍稍轻盈了起来。

 

“这样,足够了。”

 

与自己的王同在。这是最能让他安定的状态。即使并没有所谓的战力加持,但对于他来说,只要在最佳状态下,真正发挥出自己已有的力量,便已是令人不容小觑的实力了。这大概就是信仰的力量。

 

吾——夜刀神狗朗,吾剑为吾王而挥。

 

——————

 

意外地做了多余的事呢,似乎。

 

最尴尬的一幕。宗像怀疑自己之前一定是头脑不清醒才会做出什么错误的决定。对于一向严谨从容的他来说,这种失算般的预判和失去了想要将人或事收归于掌下的主动权,是一件相当打击自信的事情。

 

但,仅仅是自信吗?也许还多了些无关紧要的、会让人智商和理智骤降的感觉。

 

他觉得,这种感觉,他真的不需要。

 

直至战斗平息,才意识到了不远处伫立着的宗像。狗朗尴尬地将握着威兹曼的手松开,藏在自己身后。不知道这一刻自己似乎在紧张着什么。很快调整好自己的心情,他将剑收好站定在宗像面前,略掺责怪地问道:

 

“为何不辞而别?”

 

“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做。”宗像不冷不淡地推起了眼镜。那些在此刻本应理所应当流露出来的情绪,无论是焦急还是愤怒,亦或欣然还是无奈,都没有一丝着落在脸上的痕迹。

 

狗朗半信地盯住了他反着光的眼镜,不知道作何应对。如果是要事在身,那么直接通知自己便可以了,为何明明都已经……还有,那些在傍晚的天空下隐匿得快要捕捉不到的蛛丝马迹——微乱的发丝,略皱的衣摆,衬衫领口似乎因浸入汗珠微微泛潮的痕迹……这个男人刚刚是有多失态?

 

“那么,先告辞了。”见狗朗沉默不语,宗像留下了告别语。已经因为多余的顾虑而白费时间了,他已经不能再耽搁下去了。屯所那边情况不明,还等着他前去查看解决。

 

“喂!”狗朗连忙叫住他。直觉告诉自己,这个男人现在,也许需要帮助?

 

 

===========

 

结尾叨逼叨环节,说点我个人的理解。欢迎小伙伴们共同探讨(?什么鬼):

关于狗朗、战力与“王”:

在行动力和战斗力上,我觉得狗朗水平的发挥是需要被引导的。狗朗是一个相当需要信仰的人。与礼司不同的是,礼司信仰的是自己心中的理念,将自己的信念贯彻为行动去执行。而狗朗信仰的则是自己追随的人。一旦到了为了追随的人服务(?)的时刻,他一定干劲满满,充满力量与勇敢无畏。这大概就是狗朗性格中“忠犬性质”(词废,不知形容的恰不恰当)比较重的原因之一(?)。

如果没有三轮一言的嘱托(讨伐恶王),大概他以后的人生会平淡得多。个人觉得他是倾向于选择过好茶米油盐的平凡生活的人。但是有了一言大人的遗命,即使再毫无头绪的事情,他都会时刻谨记在心,去努力做到。

从二季结尾战胜御芍神紫一战可以看出,本身实力足够强大的他,一直以来大概是缺乏一些精神力量(?)。没有战斗力的小白,固然不能给予狗朗战斗力加成,但在精神力量的给予和补充上,他做的很好。

自己的王与自己同在,只要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便有了安定感。狗朗的性格中,是确确实实有种“为了追随了人(王)服务、保护、牺牲等等”的属性的。这是最能让他发挥出自身战斗力的条件。值得表扬的是,同样为王,小白这点做的确实比礼司好。因此他也更适合去做狗朗的王。狗朗选择去追随的人,都有着温暖性格——这算是三轮一言和小白的一点共性。也许童年经历所致?

而相比之下,礼司作为王,肯定也是有对氏族成员们暖心的一面的。但是与人情味十足的三轮和小白相比,还是相差很多的。他是那种喜欢纵观全局的性格,对于人的情感之类的细节的把握,虽然也不赖,但确实稍逊一筹。本身就淡漠理智的他,即使察觉到别人的情感,也不会随随便便挂在嘴边。

所以正因如此,这节的狗朗终于超神了(?)(不不超神是什么鬼啊喂!)

评论(6)
热度(19)

© 一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