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低谷期中…

青の夜 十八 [宗夜]

===========

越来越脱线系列(?)…
一如既往地ooc?…

===========

 

椿门,是Scepter4屯所的所在地。

大致猜测到了此刻突如其来的事件中绿族一方的意图,宗像感到事态紧急。加速了往回赶的脚步。一辆刚走上街就迎来的计程车,向他打开了后座门。但坐定在计程车上后,他便感到了隐隐的不妙,绷紧的神经让他恢复了惯常的戒备状态。

车门关闭的一瞬间,从后视镜里瞥到蒙着口罩的司机眼神中的不怀好意,宗像意识到不对劲,发现门锁上了,厉声命令了一句:“开门”。

而那个男人所持的正启动着绿色首页的终端证实了他内心的猜想。还未开口却被对方先一步用从车座下掏出的手枪对向了前额。

“真是有趣,早就在这里埋伏已久了对吧?”

“哈哈,不愧是青之王。那你也该料得到接下来你们该是什么结果吧?”

“哼,真是可笑的威胁论——”

嗤笑声让前座更加不爽,对方作势将按在扳机上的手指压动了分毫。

“妄图以一己私利扰乱社会秩序和安定,你们也只能算作愚昧无知的乌合之众……而已。”

即使面对着的是手枪,宗像脸上也是不带波澜的愠色。不待话音落尽,他已经一把制住对方手腕。面前手枪一瞬间迸发出的子弹连带着一丝火星在击向他的瞬间,为一层铺散开来的青色所阻隔,弯曲了运动路径擦过他的身侧,嘭地击穿了车后窗。他探身向前,眼疾手快地一把抓起对方的头,砸向左侧的车座;另一只手则夺下了那只余热未消的枪。

“即使失去了王,但拥有着剩余的流动性质的绿之力的你们,也依然靠着为数不多的群体力量的汇聚,才敢这般为所欲为吧?怎么,想证明什么?是觉得你们的精神可嘉,还是有资格获得更多的力量?
诚然,你们绿之氏族生长和变化的特性是其他氏族所望尘莫及的。但眼下,群体既是你们的优势,又是你们的劣势。汇集在一起的力量固然不容小觑,不过,充其量也只是一帮团伙而已……既然已经想到了要在这里对付我,就单单凭你一个人的力气,你们可真是幼稚得不自量力。”

手枪抵在对方身后,用冰冷的语气命令着——

“开门。”

被制伏的男人却一动不动,只是以嘲讽的语气奚落着宗像:“那所谓的青之王也不过如此,还不是轻易地就中了圈套?”

“哦呀,确实是我轻率了呢,还没想到你们这些人还有这种阴暗的招数呢。不过很遗憾地告诉你,这种招数也丝毫不会奏效。给我开门。”

“的确对付你是一件难事,不过,对付一个手无寸铁之力的黑犬倒是没什么问题……”

在听罢这番话后,眼眸里的一片绛紫炸裂成了愤怒燃烧着的蓝色。按下了扳机的枪眼里却一声不响。

对方却是一个得意的笑,趁机翻过身来,一个闪身就如遁形般不知所踪。留下宗像一个人咬牙切齿。

跨过车座之间的空当,伸手去摸索操纵车门的开关。车厢内空间过于狭小,再加上他既未曾对车辆的内部构造进行过了解,又下意识地着急,闷得整个人都有些喘不过气。

几秒钟后,宗像选择了用青之力一脚踹开了车门。

“真是越来越野蛮了……”他低声地念叨着。

心底一股念头催促着他快去察看夜刀神狗朗的安危,而Scepter4那边情况却也不是很妙,亟待着他前去处理……

 

——————

 

在中午听到狗朗说宗像先生会来之后,威兹曼表示十分欣喜。正好还想和商量说一下周末和安娜见面的事情呢。当然,狗朗在告知他这件事时,眼神里微妙的闪烁也让看在眼里的他忍不住想笑出声。

 

“好啦好啦,小黑,你告诉我去买些什么吃的吧,看上去我们需要准备一桌丰盛的晚饭呢。”

“但是,你不回学校了么,下午?”狗朗一怔。

“嘛嘛,没事的~小事一桩,请个假而已的事情。我怎么能把该做的事情丢给小黑一个人做呢,对吧?”威兹曼挠挠头,脸上挂起他的招牌笑容,眼睛弯弯地眯成两条缝,光是看着就不禁让人觉得暖心的。

狗朗忍不住释然一笑。“拿你没办法。”

采购食物对于威兹曼也是小菜一碟。仅凭狗朗口述了一遍需要的蔬菜名字,他便准确地全部记忆下来,并且挑选到品质上乘者——色泽鲜亮的西红柿、甜椒、青豆,翠嫩的青菜,饱满的土豆、洋葱……一一将它们从袋中拿出,摆在厨房的桌台上。光是看着它们的模样,就让人心情大好。

“辛苦你了,小白。”狗朗眼睛亮闪闪,装满感动。

“哪里哪里,都是按照平日小黑的习惯做法做的。一点也不辛苦。”这是威兹曼的真心话。在他看来,在这间温馨的小家里,小黑是那个操心最多、也最任劳任怨的人。现在自己帮忙做些这样的小事,也是理所当然的呢。

 

于是在将近五点左右,狗朗开始了晚饭的料理制作。厨房响起了两人时不时的欢笑声。

 

“——”

“那个,话说小黑,怎么了?”

弥漫着的欢乐气氛,因为狗朗忽然察觉到了的什么事情所瞬间凝固的表情,在安静中兀自湮没。

“他……唔,是吗?”狗朗放下锅铲自言自语。

这种略有些年岁的建筑,其隔音效果可想而知。那不知为何总能敏觉地被自己感知入耳的熟悉嗓音,即使在门外刻意压低,也让他心头微微颤动了一下。

而威兹曼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周围的异样。也许是刚刚忙着吃盘子里的菜,没留意?可是看着狗朗的表情,他便很快反应过来。那种表情,每当提到某一个特定的人时,都会十分诚实地显露在狗朗的脸上。

是宗像先生吗……

“那正好,饭菜快好了,我去开门?”看着狗朗的愣神,威兹曼连忙予以回复。

“不不……”不确定,他也不能确定。莫不是自己听错了声音?按理说现在也才刚刚五点半的样子,难道那个家伙提前过来了?狗朗踌躇了一下,微湿的手背在围裙上揩了两下,最后还是决定还是去开门。“那,我去看看——”

居然有些期待……

有些想肯定自己猜测的期待,却在空荡的楼道里逃得无影无踪。

只有一袋装码整齐的蔬菜倚在门侧诉说着孤独。

 

“……”狗朗不安地扯了扯围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觉得宗像礼司刚刚一定来过了。也许是过分妄想了……但是,就像总能感觉到一言大人的气息一般,他也感觉到了宗像刚刚在这个门口伫立许久的痕迹。

可是,为什么……

只觉得被难以言喻的沮丧感填堵得满满的。

“那个,小黑……”

威兹曼提起装满蔬菜的纸袋,安抚地拍着狗朗的肩头。

“我想,现在我们下楼去,应该还来得及。对吧?”

狗朗无措地望向他,而后在他坚定的眼神里用力点了点头。

 

评论(14)
热度(8)

© 一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