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低谷期中…

青の夜 十七 [宗夜]

===========

一如既往的ooc…

===========

 

尽管今天没有工作要做,但他手头上也闲不下来。

以缓慢但有序的节奏将房间内外打扫过一遍后,夜刀神狗朗揉了揉酸疼的腰,熬上一锅清淡简易的粥,切好准备开锅后放入的青菜,小心翼翼地盘腿坐在沙发上,将等待的时间用来闭目养神。思想开始飘忽起来的瞬间,他从一阵钥匙在锁孔里转动的声音中警醒过来。

“谁?”

“小黑——”

在看到玄关探出的威兹曼的熟悉身影之后,狗朗放松了刚刚绷紧的神经,语调也轻柔了起来,“你怎么回来了,今天没课吗?”

“有的,有一节,是下午的。”威兹曼坐到他身旁,顺手将手中的钥匙搁在矮桌上。“昨天给你打的电话没接通,所以我有点担心啊。早上给百货店打电话,那边说你请假了,所以我赶紧过来了。小黑现在怎么了,还好吗?”

“原来有电话吗……我都没有注意,”狗朗将终端从腰侧取出,滑开查看未接电话显示。终端一角的三轮一言的挂件随着他的动作左右摇摆。

昨晚20点50分,21点23分,以及今天早上6点10分,三个未接电话。奇怪,为什么都没有接到……昨晚大概是睡了没听见,但早上???发觉了终端被设置成静音状态,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点开通话记录——果然,在21点02分,有一条拨给自己工作单位的通话记录。

难道那个男人,看着电话响起,却没有接,还将终端设成了静音吗?狗朗愣了一下。一旁的威兹曼显然察觉到了他的表情,关切地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他顿了顿,试图用这种让人不能信服的说辞解释着。但是他还是不想对威兹曼隐瞒什么,于是继续解释着,“昨天,似乎遇上了绿之氏族的人……”

威兹曼捂住了嘴,脸上是大写着的惊讶。“怎么会?”

“我也不清楚,从他们的攻击来看,确实应当是绿之氏族的人无疑……”眉头拧在一起,思忖着昨晚事件深层次原因的狗朗,冷不丁地被威兹曼打断了思索。

“那么小黑呢,小黑有没有受伤?”双手扶在狗朗肩上,紧张地从头到脚查看着对方是否安然无恙的威兹曼,在确认狗朗看上去还不错之后,稍稍平复了些。然而在听到狗朗的一句“没什么大事,过几天就好了”之后,又再度紧张了起来,“在哪里,在哪里?”

“唔,在身后——”狗朗把身子往后挪了挪,微靠在沙发背上,不想让威兹曼看到之后过于担心。

“要紧吗?让我看看吧。”

“不用不用……”狗朗推辞着,“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只是小伤而已。”

于是威兹曼略懊恼地坐下了。他双手撑着头,手指在自己银白色的头发里揉着,如同拨弄着满头的烦恼丝。“为什么会这样?”

想不通想不通,以为石板被破坏了之后,一切早已归于沉寂。为什么如今还有活动着的绿之氏族?难道说,绿之王尚在?不可能的,靠着石板提供的力量维持着心脏活动的他,早就随着石板的崩碎一同死去了啊……

和威兹曼同样头疼着这个问题的,还有正坐在办公桌前的宗像礼司。

目前情况所亟待着的调查和思考让他不得不紧绷起神经,因此放弃了会在缓解头疼的同时造成安神和困倦副作用的药物。

一部分普通市民曾因参与"jungle"任务活动获取异能,之后又再度被绿之王收回。这部分不再拥有异能的普通人当时都交予了警察进行处理。另外,在破坏石板的最后一战中,绝大部分绿之氏族的成员都由Scepter4控制并收监。但究竟有多少人未被控制而尚在逃逸,他也不得而知。绿之氏族的体系之庞大,成长之快,遍及之广泛,真是让人相当头疼。

与相关部门协调好相应的事务后,宗像静静地跪坐在榻榻米上,取来茶碗。炉子里嘟嘟的冒着蒸汽,让他的镜片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氤氲。茶筅在他手中随着腕部的力道有节奏的搅动,在碗中带起一层细腻的泡沫。端起茶碗,轻轻地晃动了些许,不禁轻笑出声。现在他这里,可没有要招待的宾客啊。

将茶一饮而尽,扫了一眼墙上的钟,宗像提起剑起了身。

 

应该要好好补充营养。

平日里即使下班了也不紧不慢的宗像,今天却早早就离开了屯所。当然,也是因为手头上的事情都忙完了,才会决定这么早离开的。对于昨晚的事情他还没什么头绪,唯一完成的只是做好了最坏打算的心理准备。那么,现在是时候去完成更要紧的事情了。

早上在夜刀神狗朗家的冰箱里查看时发现所剩的食材已经不多。因此他决定在去那间公寓之前,先去超市购买一些蔬菜和肉类。如果能精准地将花费在采购和路程上的时间控制在一个小时之内的话,就可以在17点半左右赶到那里。

对于以往整日埋首在工作中的宗像来说,这些关于生活琐碎的事情,看似简单,可一旦实际操作起来,还是相当费头脑的,比如对于食材的挑选上。对此,宗像既略感棘手,又对这种接触新领域般的事情跃跃欲试。他忽然觉得,能将这些事情处理得熟稔完美的夜刀神君,真是格外的迷人呢。

按照自己的喜好,将挑选好的各式蔬菜一一装入袋中,宗像萌生了一种期待着被对方评价的好心情。

这种心情的延续,在他站在夜刀神狗朗的住所,不,事实上应该是夜刀神狗朗和阿道夫•K•威兹曼、雨乃雅日三个人的住所——门口时戛然而止。

 

“哇啊——小黑的手艺还是一如既往的棒呢。爱妻料理,好幸福!”威兹曼在厨房探头探脑,伸手从盘子里捞起菜放进嘴里,一脸享受。

“你这家伙!少油嘴滑舌。不过……我还担心,今天会因为状态不佳而发挥不好呢。”对于威兹曼一如既往的贫嘴,狗朗感到无可奈何,久而久之竟然习惯了,也就随他去了。回头看了看客厅的挂钟,快要指到6的位置了。那个人……应该还没下班吧。

今天多亏了小白……毕竟由于不方便出门,自己也正好在头疼蔬菜不够的问题。狗朗向果断请假了在家陪自己并主动出门采购食材的小白投以感激的眼神。

锅里炖的汤,也差不多还有二十分钟就好了。

“哪有的事!嘛嘛,一言先生不是说过,用心的料理最美味吗?”威兹曼鼓励着他,眼神里满满的暖意。“是这样的,对吧?”

“是这样的没错呢……”狗朗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一言大人的这句话,他深深地记在了心里,坚信着并且愿意用行动来实践。

 

如果不是自己的终端不合时宜地响起来了的话,宗像不知道,自己还会在这间“家”的门口发愣多久。

“什么事?”他低声应着。

“室、室长!”淡岛世理急促的声音从话筒那头传来,“发现了在椿门附近活动的绿之氏族……”

“好的。我马上来。”

按下结束通话键,将终端合上放入胸袋。闭上双眼,释然般地将心情在气息中吐尽。将那袋蔬菜放在门侧,宗像毫无犹豫地转身下了楼。

 

抱歉,今天无法遵守约定了。

以后呢?

他第一次如此踌躇。果然,有太多太多的事,是自己根本无法掌控得了的吧。

 

评论(11)
热度(17)

© 一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