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低谷期中…

青の夜 十六 [宗夜]

===========

更文啦。ooc照常出没…

===========

 

咣啷一声,是金属餐勺落击在矮桌上的声音。

眉头和嘴角抽动起来,由于惊讶而放大的墨蓝色瞳仁里,有什么亮晶晶的东西微微地闪动了几下。“你…你在开什么玩笑!”

 “这种事可不是闹着玩的。”他别过脸严肃地说着。但露出的耳根通红的侧脸已经将自己出卖了。

“我是认真的,夜刀神君。”不容他质疑,宗像将双手撑在矮桌上,身体些许前倾,慢慢逼近他,“你是不相信,还是不愿意?”

“这种,这种事……”狗朗支支吾吾着。想要快速做出判断和回应的理智,却因为加速搏击着的心跳和骤升的荷尔蒙而紊乱。尽力控制住自己平静下来,却发现不知道何时连餐勺都被颤抖起来的手丢下了。他连忙将手缩在身后,最大努力掩饰住自己的慌张。

“虽然我自己在确定这份想法的时候也相当惊讶呢。”宗像不慌不忙地补充着。他的表情风平浪静,面部的笑容舒展到恰到好处的精致角度,与狗朗因为紧张而揪在一起的小脸对比得鲜明活脱,像在叙述一个平和的故事一般,哪里像一个在向他人表白心意的人?

“明明……明明你应当选择一位优秀的女性作为你的伴侣吧。”对于这个明明即将步入26周岁的适婚男人来说,竟然会向一个男性,而且是一个比他小5岁的男性提出和自己交往的请求,这种事怎么想都是很荒唐的事情吧!

“原来如此,夜刀神君指的是……生物学角度上的配偶吗?不过,很不巧,我在意的只是……”快要贴近的压低着的声音,一字一句地吐在他耳边,“只是夜刀神君你本人而已。”

那一刻狗朗简直有种想逃走的冲动。该怎么办?犹豫和畏惧明明一向不是自己的作风……一言大人,请您告诉我应该怎么做吧!无方向地四处摸索着,触到了自己那部视如珍宝的录音机,像抓住救命稻草般予之决意一按——安安静静,一秒,两秒,三秒,毫无回应。

毫无疑问地,这个求救般的小动作也被面前几乎笼罩住自己的宗像生生捕捉在了眼里。太尴尬了……

盯着整个人几乎都凝固住了一般的狗朗几秒后,宗像发出了一声轻声的笑,坐回原位,象征性地结束了刚刚的表白。“好吧。快用餐吧,夜刀神君。不吃的话会冷掉哦。”

整个吃早饭的过程狗朗的脸都涨得发烧,一声不吭地吞咽着饭菜,偶尔微微抬头用躲闪的小眼神瞥一眼面前的宗像礼司。看着他一如既往地挂着淡然的表情,以优雅的姿态夹起以蔬菜片为点缀的饭团,蘸了些许蛋黄酱放入口中,享受般地细细咀嚼后吞入腹中的流畅过程,狗朗连忙将自己的视线收回,舀起一勺味增汤放在唇边吮尽。食物的鲜美让他平复了些刚刚慌乱的心,终于稍稍安定了些。

“同样是感谢款待,相当美味呢,夜刀神君。”餐毕后的宗像微微合眼,发出这样的赞美。

“唔。”狗朗这么应着。他也放下手中的竹筷,扫了一眼桌上被扫荡一空的几个食碟,“其实这里有一半饭菜都是你做的,不算我的功劳。”

“不。相比之下,我觉得夜刀神君的蔬菜远远美味得多。”他盯住狗朗的双眼认真地给予了这句认可,然后起身,“我也差不多该回去工作了。晚上我会再次造访的,请你在这里好好休息。”

这家伙,说什么呢,明明他自己也是要上班的人好吗?狗朗只是默默地站起身,目送着披上制服佩戴整齐的宗像走到门口。

“还有,我认为夜刀神君这几天不宜过分劳累,因此便擅自为你请了这周的休假……请你务必不要逞强。”已经踏出门了一步的宗像,蓦然回过头对他说了这样一句。这句话令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探了一下自己的终端,瞬间心里又涌起了一股难以言喻的……为什么,这个明明总给人无法接近的距离感的男人,却一次次地做着些让他暖心的事情,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

对于他自己来说,一贯以来,除了对于一言大人的敬爱,他都倾向于不露声色地把自己的情感藏好。当然不否认也许是羞于表露的可能,但他一向认为,泛滥地表达和夸大情感是轻率和无礼的行为,因此他也一直努力要求着自己做好一个谨言慎行之人。而现在,他越是努力想抑制住什么情感,那种情感便越是汹涌地冲击他内心的堤线。闭紧酸涩的双眼,这一秒他下了决心,要给这个男人一个至少不含糊的答复。

“宗像礼司……那个,你说的交往的事情,请容我这几天考虑一下。”

回以一个了解的微笑,宗像合上了公寓的大门。

推了推并未下滑的眼镜,顺便触了触自己微微发热的脸颊。刚刚差点失态了呢……喔呀,没想到,自己这种不会脸红的反应,看来也挺方便的呢。

 

评论(10)
热度(14)

© 一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