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低谷期中…

青の夜 十三 [宗夜]

-----------

愚蠢的lo主终于想到给文起名了【鞠躬抱歉】

-----------

穿行过长街短巷,看着晚高峰的人流熙熙攘攘,着一身惯常青服的宗像礼司独自站定在路边。白天的事情让他心情大好。尽管明天也并不是休息日,但他还是想借着晚上的空当,去见一下那个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的能让他不自禁微笑的人。

拦下一辆计程车,宗像微微一欠身,坐上软实的后座,偏头看着窗外倒退的斑驳树影融化在大块绯红晚霞里,感受着凉风扑面。车越前进,便离自己的目标越近,心情也越发愉悦。

但有时候愉悦感不亚于一颗麻痹神经的药丸。当宗像下了车一边目送计程车远去一边松了松过紧的领巾的时候,瞥见了停在不远处的一辆白色面包车。

好像刚刚坐计程车时有见到过这辆车。

大意了。宗像下意识地警觉了一下。现在他就在夜刀神狗朗所住的公寓楼下。看着白色面包车里泛着幽幽绿光,车窗里飘出几缕烟气,像是什么人边吸着香烟边操作着终端。扶住腰侧的天狼星,宗像迈开步伐绕过面前的公寓楼,向楼后方走去。果不其然,在面包车消失在视野里的瞬间,宗像看到有人从车里下来了。

喔呀,有趣,原来是跟踪吗?虽然前几天自己才刚刚从久违的感冒状态里恢复过来,不过要对付几个不自量力的跟踪癖,他的力气还是绰绰有余的。

现在要做的就是先离开这附近。不知道对方的跟踪究竟是出于各种目的,但他觉得不能草率地在座公寓下解决对方,万一把自己想要去见的夜刀神狗朗暴露出来以致于使其陷入不安全的境地的话,他……

接连着五六分钟,宗像加快了脚步,直到看到前方的一片空地。而此时身后传来草丛被脚步带起的唰唰声越来越近,宗像冷笑一声收住步伐,手腕灵巧地带动扬起的天狼星,一个回甩就直接把身后扑来的人掀翻在地。察觉到另一侧飞来的攻击,略一闪身,躲过旁边另一个人的棍棒,只听得一声闷哼,对方就被宗像一剑打飞出了两米远。

“真是卑鄙而不雅的偷袭”,宗像一个剑鞘指向面前的跟踪者。

“出于什么目的致使对他人的跟踪和偷袭?还是说另有主谋?现在一一招供也许你们的量刑还能有所减轻。”

“你们这群蓝衣服,凭什么还能享有力量!我们就是不服,要么大家平分,要么就一个都别有!”

听着这番嚣张的言论,宗像感到愚蠢和可笑,握着剑的手更加用力了,“很好,如果你们自认为有足够的掌控和管理力量的能力,不妨前来光明正大地与我商议。否则我不认为有比拘留所更适合你们的地方。”

“反正总有一天你们蓝衣服的力量也会消失殆尽的,你能笑多久还不知道呢!”

眉头不自觉地抽搐了一下。“那我就恭候那一天。”

宗像一个用力,剑鞘上扬,击中眼前这个不法分子的下颌。听到一阵哎哟哎哟的惨叫,面对落荒而逃的两个人,他面无表情地收起天狼星。也许自己明明应该将他们逮捕起来?但他只是愣愣地站在原地连一丝想动弹的心情都没有。果然自己还挺失职的。

“对着谁说教呢?”

传入耳中的熟悉嗓音让宗像连忙转身回望。一身黑色的浴衣,领口微敞着露出些洁白胸膛的夜刀神狗朗,提着理刀站在他身后,配上束起的长发让人看起来颇有些武士的神韵。。

“你怎么在这里?”宗像推了推眼镜遮住自己的一脸诧异。他不知道夜刀神君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

“这句话应当是由我来问你吧,宗像礼司。”夜刀神狗朗皱了皱眉。

“哦呀,见到我好像很不惊喜呢,不欢迎吗?”宗像勉强挤了挤笑容。

夜刀神狗朗有些难为情地把头偏了偏,脸上飞起两团红晕。但随即他又很快镇静下来,认真地看着向自己靠近的宗像。

“嗯…据说,那天你遇到了淡岛君他们?所以说你……?”

宗像试图向狗朗伸出臂膀,但狗朗惊慌地习惯性后退了一步。只能尴尬地放下臂膀的宗像,一脸轻松地把手背在身后,抓着手腕的力气却用得大到直至让他略觉疼意才放轻。

“确实遇见了……不过,有什么不妥吗?”想要保持严肃,但面对着宗像一贯的凌人气场又不自觉惴惴的狗朗问道。

“正因如此,才想前来确认些事情呢。”

“什么事非要现在跑来当面说吗,这么晚了……而且貌似你有我的终端号码吧。”

“很重要的事。本来想前去夜刀神君家中拜访的呢。嗯……所以现在可以冒昧登门了吗?”说着又凑近了些。

狗朗脸上莫名地发热。“……不可以……”

这种带着紧张情绪的回答真是可爱,一瞬间宗像这么想道,不自觉咧开嘴角。

然而在看到眼前的狗朗眼里陡然出现的惊恐的同时,被打断思路的宗像也感到了身后的动静。

“小心!”

这句话掠过宗像耳际的瞬间,狗朗把他揽到身后,一个箭步向前,拔出手中的理刀。修长的刀身准确地挡下了黑夜中的绿色力量的攻击,响起噼里啪啦的电光声。这股冲击也让狗朗连连后退几步,险些保持不了平衡。

来不及细细回味刚刚的那一揽,看着和突然冒出的黑影打作一团的狗朗,宗像顾不上犹豫了。

真是粗暴的搅局者!

评论(2)
热度(14)

© 一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