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低谷期中…

青の夜 十二 [宗夜]

-----------

ooc出没;
文里的时间线会不会太跳脱了(?)

-----------

 

夜刀神狗朗和neko原路返回宗像的宿舍,如实将情况告知威兹曼。于是三个人默默地等了起来。

“小白,黑助,吾辈想回家吃米饭……吾辈想吃冰激凌。”neko咬咬嘴唇看着他们俩。

“啊?”看着猫儿饿得委屈,威兹曼露出了一脸为难色。他和小黑决定赶来Scepter4后,neko也很难得地没有调皮。而且为了赶到这里,中午饭也没能好好吃。今天的气温也意外地比前几天高了些。面对此时neko的请求,他不忍心拒绝。

不过宗像现在虽然睡着,但还在发烧。他看了一眼宗像,又看了一眼狗朗和neko,“宗像先生他——”

“不要紧的,小白,你带neko去吃吧。”狗朗坚定地表态,“我在这里稍作等待,伏见猿比古他应该快到了,我再把这里打理一下就行。”

“好的。”威兹曼露出了习惯性的笑容。“辛苦你了,小黑。”

看着威兹曼带着neko离开,狗朗留在屋里等待着,握着腰侧的剑柄略不安地踱起步来。正当有些焦急伏见猿比古怎么还没回来的时候,听到睡着的宗像发出了微弱的哼闷声,于是脚步又停在了床旁边。

“怎么了?”狗朗问着,没得到回应。试探性地抓了一下宗像的手心,感觉到一阵热意。

“……”看起来烧得有些高了。摇了摇宗像,却没反应,狗朗赶紧将毛巾冲洗了一下,重新敷在宗像额头上。看着宗像略显干涩的嘴唇微微蠕动了一下,狗朗连忙找来茶碗倒了点水过来。

“喂,喝点水吧……”依然没有回应。没办法,稍微喂他一点水吧。狗朗坐到宗像身旁,把他微微扶起,靠在自己身上,然后端过茶碗舀了点水少许少许地喂给他。喂了几口水,放下茶碗的狗朗,顺手帮怀里的病人揩拭了几下。照顾发烧的病人,让他想起了以前一言大人照顾自己的回忆,可还没等他细想过往,思绪就被打断了。

当房间门被打开,狗朗看到除了伏见猿比古之外还有青组的No.2——淡岛世理的时候,狗朗突然觉得今天的运气有些差。

而看到宗像微微的倚靠在夜刀神狗朗怀里睡着,而夜刀神狗朗正在用毛巾细致地擦拭着他的额头和耳后这幅情景时,淡岛和伏见也是一脸懵逼……

狗朗觉得有些尴尬,赶紧把宗像放平到床上,向门口两个石化般呆住的两人走去。

“拜托你们取药了,不胜感激。”狗朗稍稍欠身道。

三个人手忙脚乱的一通打理,把药喂给宗像吃了。看着床上的家伙表情从不适的眉头紧锁渐渐变成安然的睡颜,几个人的心情都稍稍放松了一下。

“那么这个男人就麻烦你们多加照顾了,”狗朗对淡岛和伏见如是说道,准备离开。

“哈,那是自然。”顺嘴接过来的是伏见。

“嗯……不过……”仍然搞不清现状的淡岛忍不住发问了,“你……你和室长关系怎么……?”

怎么会这么亲近?她想问的是这个。然而后面几个字如鲠在喉,还没等她一一吐出,略一迟疑后的夜刀神狗朗便作出了回答。

“我和他……是朋友吧。”

不,并不算是朋友吧,他想着,单方面的友谊怎么能算正常的友谊?

“算是那种……不正常的朋友关系。”于是又补充了一句。

淡岛和伏见:“d(ŐдŐ๑)(๑ŐдŐ)b!!!”

——————

 

“喔???”

看着面前自己的上司一瞬间闪现出的一脸从未显现出过的惊惶神色,淡岛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尽力站直身体并保持严肃的表情,让自己显得不紧张。

难道真的是吗?……凭着自己女性的敏感,淡岛一脸错愕地确信了自己的假设。那天所看到的那位夜刀神狗朗,不论是细致的照顾还是注视的眼神,淡岛的直觉都告诉了自己他对室长的情感似乎不一般。而询问过后的结果更是……看着宗像收敛起惊讶,重归了波澜不惊的平淡神色,她连忙略显结巴地解释起来。

那天周六她约好和庶务课的吉野弥生小姐一起出去采购用品,在等待的时候,遇到了从医务室里抱着几盒药东张西望着走出来的伏见,于是叫住了他。被当场活捉的伏见被淡岛以副长名义命令着,带着淡岛去了宗像礼司的宿舍……

“唔,这样啊。”听完淡岛的解释,宗像双手交织在面前,沉思了几秒。接着嘴角不自禁地上扬,慢慢地浮现满满的笑意。

“辛苦了,淡岛君和伏见君。”

评论(5)
热度(12)

© 一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