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低谷期中…

青の夜 九 [宗夜]

-----------

不可避免的ooc出没……

-----------

 

嗯?

意外地又见到了夜刀神狗朗。最近还真是频频相遇呢。

哦呀,这么巧。宗像开口道。你的身体恢复了吗。

多谢关心。昨天小白和neko照顾了我一整夜,我现在状态很好。

喔,那还真是值得喜悦的事情呢。宗像波澜不惊地回应着。说起来怎么会突然晕倒,是什么原因呢?

说了你也不一定能理解吧,青之王。

哼哼。这样吗。又被拒绝了呢。没什么事的话就先告辞了。宗像留下告别语,转身走开。说起来自己也不想在意这些小事。那就结束对话好了。

感觉自己的身体很轻,倒不是如说是有些飘忽。他加快了步伐,不由自主地跑了起来,跑的很快,很远。

心脏在胸腔里加速跳动,一阵焦躁重新涌上心头,很是憋屈。

他想好好发泄一下。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周防尊那个家伙,有种想找他痛痛快快打一场的冲动——不过主动找人打架什么的可不是自己的作风。实在是太失礼了。

身为青之王做这种事情真的好吗?

——是周防的声音?

周防尊?给我出来!宗像大声地喊着。似乎都能听到自己的回音。

周防尊真的幽幽地出来了。懒洋洋地瞟了自己一眼。宗像的眼睛亮了起来,闪烁着紫罗兰色泽的双眼掩藏不住笑意。原来你一直都在吗?

宗像,不像你了啊。他慵懒地应着。

少废话,来痛痛快快地战斗吧。宗像有些迫不及待地拔出别在腰侧的天狼星。

看到宗像挥舞着天狼星直奔过来,周防尊只是不予还击地后退着。宗像略迟疑了一下,看到周防身后兀地扩散开来一片浓雾。一个闪身,就看不见人影了。

这,什么情况……宗像愕然地停住了脚步。

“周防尊!”

宗像的语气有些愠怒。与其说是不悦于周防的突然消失,倒不如说是因为他更讨厌这突如其来的、给人带来窒息般的不快的浓雾……感觉到自己的慌乱和咚咚的心跳,宗像胡乱地想着。他想起了被灰之王打得落败的那一回。

你到底是谁(╯▔皿▔)╯!置身于浓雾中,宗像无方向地挥了几下剑,但怎么也去除不掉这层屏障。四下一片死寂,没人回应他。视野里一片浑浊,雾蒙蒙的一团。无序、混乱、浑浊……真是遇上了让人讨厌的所有事物的集合。他觉得自己应该好好冷静下来。可整个人都很难受。

 “他不在这里啊。”忽然有人这么告诉他。

怎么会,明明刚才还和周防那个家伙对话了。难道这一切都是浓雾带来的幻觉?

原来如此。周防尊,明明早就已经死了啊……

所以刚刚的夜刀神狗朗也是幻觉吗。

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浑身使不上力气一般的无力感让他无法脱离这样的环境。此时此刻也没有能与他站在一起的人……不管是自己的氏族也好,熟知的对手也好……

宗像被一股脆弱感笼罩。感受到眼里控制不住地的酸涩和发涨,好像有什么东西就要涌出来了一样。

不……

他打心眼里拒绝这种懦弱的行为。

 

……

 

“真是的……宗像礼司。你这个死要面子的家伙。”

是有谁在这么对他说话吧。

感觉额头上凉凉的,好像搭了一片冰在上面一样。这什么东西?宗像下意识地伸手过去想把它拿掉。

“喂,不要乱动。”有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这声音,……是夜刀神狗朗?

宗像礼司这才发现自己正睡在自己的床上,夜刀神狗朗侧坐在床边。刚刚的浓雾散去了?

怎么……难道夜刀神狗朗把自己扛回来了?

话说回来……“你为何在这里?”宗像礼司不悦地问道。“这里是我的房间。”

“你这家伙,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么质问我吗?”夜刀神狗朗的表情里只有惊讶和无辜。

“安心安心,我们只是想来看看你有没有事情的,宗像先生——”

“嗯嗯!小白说的没错~~”

旁边人声响起让宗像这才发现房间里原来除了夜刀神狗朗,还有威兹曼和雨乃雅在。这让他惊讶无比。

“嘛,因为担心同样淋着大雨的宗像先生也会感冒生病,所以今天才贸然登门的。”威兹曼还是笑盈盈的表情,好像完全不觉得宗像会生气一样。

“是的,不得不说你们Scepter4真是名不虚传的戒备森严,所以是小白他带着我们从窗户飞进来的。没想到你这个家伙还真的昏头昏脑地一个人发起烧来了,难道自己感觉不到身体不舒服吗?真是不会照顾自己。话说你这里有退烧的药物吗?”

从窗户……飞进来吗?宗像愣了一下。

“真是…让人意外。这么随心所欲地擅自闯入我的房间,好像还没有得到我这个房间主人的允许吧…”

“什么?作为一个被照顾着的病人,这种说辞真的合适吗,宗像礼司?= =!”夜刀神狗朗也有点炸毛了,但很快又镇静下来,伸手去宗像额头上扶了一下快要滑落的湿毛巾。

病人……宗像一阵尴尬无语。身体一向很好的他,成王后更加没有生过病了。这几年自己几乎完全没注意过这种事。

“小白说,你昨天不拿伞就回去了……真是的,至于这么要面子吗?还是说觉得自己原先是个王就不会感冒了吗?”夜刀神狗朗语气很责怪,注视着宗像的眼神却满是关切。

“抱歉。我确实很多年没有感冒了。”宗像闭上眼睛,感受着额头上毛巾的凉意。

刚刚的……是在做梦啊。

 

……

“既然你们特地赶来,我就在这里把他交给你们了。”雨夜里,看到匆匆忙忙赶来送伞过来的阿道夫•K•威兹曼和雨乃雅日,放下抱着的夜刀神狗朗,宗像礼司如是对他们说道。

“宗像先生,雨这么大,你拿上这把伞吧。”威兹曼关切地递上雨伞。

瞥了一眼靠在威兹曼肩上淋湿的狗朗和威兹曼被沾湿了的衬衫肩头,宗像推了推眼镜,淡淡地笑了一下。

“不需要了。我可不想专程再过来还。”

“宗像先生……”

“那么告辞了。”宗像头也不回地走了。

“喵喵,小白……眼镜大魔王好凶。”neko委屈地看了一眼威兹曼。

“没关系的,neko,”威兹曼摸摸她的小脑袋,“我们先把小黑带回家吧,他现在一定很不舒服。”

“嗯嗯!吾辈们回家啦!”

……

 

回忆了昨晚发生的事情。搭上计程车回了驻地自己的宿舍,简单的冲洗和更衣后,就昏昏睡去,除了上午醒过一次,自己这半天基本都是睡过来的。

哈……梦里的虚幻,眼前的真实……

略感庆幸。

虽然眼下不速之客们的造访让他感到不太自然。

不过……

偶尔接受着这样善意的关心,看起来……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

 

 

 

评论
热度(12)

© 一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