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低谷期中…

青の夜 六 [宗夜]

-----------

 ooc出没;

自行加入了些石板相关的私设。(咳咳。

 -----------

 

伴随着钥匙转动声,威兹曼和neko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多了。

“黑助,黑助!吾辈们回来了!”neko蹦蹦跳跳地进了屋,威兹曼跟随在后。

宗像礼司和夜刀神狗朗对坐在矮脚桌前,相对无言。

抬头看到neko眼神中饥肠辘辘的饿意,狗朗又是想气,又是想笑,“你们两个家伙,怎么回来得这么晚?”

威兹曼嘿嘿地笑了两声:“是这样的,我去找neko说今晚和宗像先生会谈的事,她一开始不肯来。一放学就跑去烘焙社社团玩了,我去社团找她,她不肯乖乖听话,上蹿下跳,把面粉都打翻了。”说着点点neko的小脑瓜。

 “吾辈不要来!”neko小嘴撅起,一副不开心的样子,“吾辈不想见到眼镜大魔王——”说着说着,表情又开始委屈起来,“但是小白帮吾辈打扫活动室的面粉,还帮吾辈和社长道歉,所以吾辈要陪小白一起来QAQ”

“你这家伙!”这个爱折腾的孩子让狗朗有种扶额擦汗的冲动。

“看来我果然是那个不被欢迎的人呢。”宗像双臂交叉抱在胸前,两眼闭起,一副轻松的表情和语气说着。

“啊……没有的事,neko她总是喜欢乱说话,请不要在意,宗像先生。”威兹曼连忙摊手解释着。

“……喂,那个,赶紧坐下来吃饭吧。”狗朗招呼着两个人,试图缓解略显尴尬的气氛。

油淋鸡拌蔬菜,姜汁猪肉烧,蛋包饭和绿豆汤。小小的矮脚桌上摆放着丰富的食物。狗朗头脑里胡乱思索着些没边的事情,偶尔抬眼看一看另外三个人的反应。Neko端着饭碗狼吞虎咽着,架势感觉能吃下一头熊,这让狗朗不禁头疼。一旁的威兹曼也时不时地提醒neko慢点吃别着急。狗朗瞥了一眼宗像,发现他只是全程优雅地一口口咀嚼着饭菜,也没说一句话。

“喂,味道如何……”狗朗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相当美味。多谢款待。”用餐完毕的宗像简单回复道。

“宗像先生,”威兹曼将装着抹茶大福的点心盒双手递了过去,“辛苦你特地来到这里。”

“十分感谢。”宗像双手接过,头略微点了点。

“嘛,小黑,你先和neko进屋吧,我和宗像先生聊一会儿事情。”

这样吗,原来是这么重要的事情吗。“我知道了。”狗朗说着拉起一旁玩耍的neko,“好了,别玩了,进屋。”

“喵呜!”

 

————

 

“宗像先生特地来找我会谈,我猜应该是和石板有关系的事情吧?”

“是的。如你所料。我想询问一些关于石板的情报内容。石板被毁后,当时仅剩的三位王权者,虽然力量都受到了大幅度的减弱,但仍有少部分力量的残余。残余力量的变化和失去石板给曾经的王权者带来的副作用,作为石板起源之王的你,阿道夫•K•威兹曼,是否了解关于这方面的讯息呢?”

“是这样吗?不过遗憾的是,宗像先生……我还并没有注意过这方面的事情。”威兹曼略显犹豫地回答着。宗像把头偏向了一边。

“那个,宗像先生,”威兹曼认真地注视着他,向他伸出手掌,“能告诉我,你遇到了些什么事情吗?”

诚恳的关切让宗像稍稍松懈了会谈开始时抱在胸前的臂膀。“咳咳。并没有过于麻烦的问题。只是——”停顿了一下,又恢复了一本正经的严肃神态。“与作为白银之王的你,和作为赤之王的栉名安娜不同的是,即使是已失去绝大部分王权者的力量,作为管理现存异能者、维持秩序的机构,Scepter4也常常不得已要使用仅剩不多的力量与持有异能的人员进行战斗。石板被毁半年多以来,仅剩的力量也在以一种不规则的形式递减。因为掌握情报的不足,对于这种力量的变化没有量化的数值可供参考,不能像威兹曼偏差值一样直观地观察,我们也无法掌握这个力量削减的规律。”

“是怎样的削减情况?”

宗像迟疑了片刻,“如果仅凭我个人感受来说的话,大概在石板被毁之初,所剩的力量差不多已经不到四分之一了。因为无法召唤出达摩克利斯之剑,圣域也无法展开,等于说,现在也差不多如同异能者般的存在了呢。”不知为何,他像是自嘲般地笑了起来。“并且随着时间推移,原本就不多的力量似乎又比之前削减了一些。”

“宗像先生,不要紧,会有办法的——”威兹曼坐到了宗像身边,试图想要给他打起一些精神。

“不必在意,我并没有因此而感到不满或是抱怨。”宗像一脸轻松地回应着。“不管这种力量存在与否,都不会动摇我的本心。话说回来,值得庆幸的应该是我还能好好地活在这里,以我尚存的力量与头脑身体力行,贯彻大义。”轻笑了一声,宗像把胳臂搭在桌上,交叉的手指托住下巴,陷入平静。

威兹曼看到宗像似乎心情还不错,也稍稍放松了下来。“那么你刚刚提到的石板带来的副作用的怎样的情况?”

“喔,大概就是使用力量之后暂时持续性的头痛眩晕之类的小问题吧。偶尔用药物缓解一下就可以了。”宗像云淡风轻地描述着。“只不过不能令我时刻保持饱满的工作状态,因此让我有些苦恼呢。”

“宗像先生……”听着他的话,威兹曼心里略微提了一下。“不过,说起来,似乎石板消失后对我没有太大的影响,所以目前的原因我也还不是太清楚。我想我们需要联系一下安娜,一起商量一下这个问题。”

“哦呀?是这样啊。”宗像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我还以为能直接从你这里得到答案呢,看来是我草率了吗?”

“这个…并不是这样的。”威兹曼觉得眼前这个人,有时候还挺难对话的——

“请你尽管放心的说出你的想法吧。我觉得我们三个人需要互相沟通。毕竟石板消失后会是怎样的事情,是谁也没有想到的。在交流并得到足够的讯息后,我相信会总结出我们想要的结果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麻烦你了。”

“嗯,改日我会再联系安娜,我们再重新讨论一次。”

“随时应约。”

“对了,宗像先生。”威兹曼微笑着看向他,“你今天的便装相当不错,很温和。”

宗像意外地注视了威兹曼的双眼许久。“谢谢了。”

 

 

评论
热度(16)

© 一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