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低谷期中…

青の夜 五 [宗夜]

-----------

ooc什么的还是会出没吧。
-----------

 

煮上了清凉消暑的绿豆汤。狗郎向客厅的挂钟望了一眼,已经是六点半了。令他纳闷的是,威兹曼和neko还没回来。

饭菜已做到一半。狗朗觉得有必要先联系他们一下,看看是否遇到什么事情了。

走出厨房,看到蓝头发的男人趴在沙发前的矮脚桌上,侧着脸埋进臂弯里。睡着了?

“……”不知为何,眼前这幅画面让狗朗感到内心说不出的平静感。说起来,他竟然会在这里睡着吗?平时那种难以接近的距离感,和莫名让人心生紧张的气场,在他安静的呼吸声下沉沉睡去。狗朗感觉到自己绷着的神经稍稍放松了下来。说起来,每次一看到他诡异的微笑,都会感觉整个人都不太好了——大概是因为与这个人有关的回忆中的情境,总是让人觉得惊慌和不愉快?

狗朗的脑海中快速翻腾了许多画面。比如在雨夜中的体育场被这个家伙打……可恶,真是不堪回首。

零零碎碎地想着,从赤族的十束多多良被害起,一系列事件接踵而至,也正是因为这些遭遇,才和他们这些人,威兹曼,neko等等,包括眼前这个眼镜魔王,有了交集和牵绊。其中有的成为同伴,有的成为相视一笑泯恩仇的故人,还有的,成为像面前这家伙一样关系尴尬的人——哈,不,好像就他一个这样吧?

狗朗甩甩头,努力摆脱自己乱七八糟的思绪。话说回来,现在终于是石板消失,异能渐无的时代了。这种安定平和的生活,对于现在每个人来说,都应该是一件幸事吧。

一面想着,一面跪坐在矮脚桌前。“睡觉都不忘摘眼镜吗话说!”看着宗像的睡颜,狗朗小声地念叨了一句。

拿起桌上的终端,拨通了威兹曼的号码。

“小黑,嘿嘿,抱歉啊。”

“阿道夫•K•威兹曼!!!”抬头怒视着挂钟的时间,狗朗严厉地叫出了威兹曼的全名,“如果你意识到现在的时间已经是六点三十三分的话你应该能明白回来等着你的是什么好事。”

完了完了——感受到话筒那头的愤怒,电话另一边的威兹曼哈哈两声干笑,来缓解尴尬和狗朗的不悦。虽然他已经是个九十多岁的人了,可是做起事来时常就和他现在的身体年龄大小一样常常没头没脑,活泼好动,和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没什么区别,只有在授课的时候才会把嬉皮笑脸收敛起来做好一个教师的样子,摆出稳重的模样。

“嘛嘛,因为不喜欢太压抑的环境嘛,开开心心的才让人舒服。”每当被狗朗说没个正经样的时候,威兹曼总是这么解释着。“阿道夫•K•威兹曼,→_→真是拿你没办法!”狗朗每次都会投以一个白眼。

“嘛,我现在刚和neko出校园。待会到了和你解释。话说有什么需要带的食材之类的吗?”

“没有了,不需要。快点给我回来——”狗朗嗔怪地催促着。突然感觉到持着终端的那只手手腕被抓住,狗朗吓得一惊,连忙转头向一旁。原来身边的宗像已经醒了过来,正两眼发亮地望着他。

“怎么了?!”

“夜刀神君。我要吃抹茶大福。”宗像挑了挑下巴,以一本正经的语气提着要求。

“切——”狗朗看着宗像的样子,忍不住想要给他一拳。一边白了他一眼,一边喊住电话那头的威兹曼,“那个,小白,等下。”

“嗯?”“帮忙带一份抹茶大福回来吧。”“是给宗像先生带的吗。好的我知道啦。”

挂了电话,狗朗没好气地把终端放进围裙兜里。对食物的要求什么的,真是难以拒绝。

“宗像礼司,刚刚的装睡我给你满分。”狗朗鄙视地看着宗像。“手可以放开了吗?”

宗像的眼镜莫名地反起白光。“哦呀,刚刚是真的确实有些困了呢。请问什么时候可以开始会谈了,我可不想耽搁太久呢。”

“等阿道夫•K•威兹曼回来之后吧。”狗朗甩开宗像的手,起身走回厨房继续做饭。

烫熟蔬菜,切熟鸡丝,混合加入各种调料,搅拌——食物的香气在厨房散发开来。装盘,完成。准备继续下一道菜的狗朗,兀地警觉到背后一阵悉悉窣窣,猛地转头,果然。“喂,谁允许你又进来的?”

就知道是宗像这家伙。两只手背在身后像在巡视一般张望着厨房,嗅寻着狗朗做好的香气四溢的油淋鸡拌蔬菜,却又蹑手蹑脚地不想被狗朗发现的这副怪异样子,说起来真是令人莫名想笑出声啊。

“喔,这次吸引我进来的单纯是食物的诱惑而已。”手指摩挲着下巴,宗像认真地解释着。

“还没到开饭时间,请你耐心等待。”狗朗回过头,搅拌着蛋液倒入煎锅里,“小白他们估计还有半小时才到。饿的话就去喝茶好了。刚刚买了青茶叶,自己泡去。”

盯着这个貌似在傲娇着不肯正眼看他的人的背影,宗像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评论(6)
热度(12)

© 一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