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低谷期中…

青の夜 四 [宗夜]

-----------

ooc出没

-----------

 

五点。下班的时间。

按照夜刀神狗朗给出的地址,似乎是一间个人公寓。宗像礼司思忖着,收好桌上的文案,走出办公室。好像想到有哪里不对,他又上了楼,进了自己的宿舍。门再次打开时,宗像礼司已是一身便服。锁好门,脚步轻快地离开了。

刚刚下了班的狗朗正在住所里忙碌着。

既然是约定好前来会谈的客人,那么也不可过于失礼。那么……先把客厅打扫一下;待会去烧些水用来泡茶,那家伙好像挺喜欢喝茶的,不过这里可没有茶室……算了。狗朗一边这么说服着自己,一边把青茶叶和蔬菜从购物袋里拿了出来。好了,打扫得差不多了,该去做晚饭了。

清洗蔬菜的时候,狗朗听到了一阵敲门声。想必是小白和neko已经到了。把手上的水往围裙上揩了揩,狗朗急急忙忙地跑去开门。

然而,竟然是——

“宗、宗像礼司……”狗朗愣住了两秒钟。区别于往常的一身规规矩矩的青色制服,现在的宗像礼司,穿着的是浅灰色的V领T恤和黑色的长裤,一双深色的乐福鞋。衣料修身的剪裁衬得他的气质温和休闲,和平时的严谨刻板形象相距甚远。倒不如说,现在的宗像,才像一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应该有的样子。

“哦呀,没想到夜刀神君会在这里啊。”宗像语气里分明掺着些明知故问,推了推眼镜。

其实让宗像没想到的应该是眼前夜刀神狗朗的样子吧。头发略微松散地束着,系着粉红色围裙,脚上踩着的是萌萌的粉色拖鞋。这是从前一副恶狠狠的架势要和自己拼命的夜刀神狗朗私下里居家人妻般的一面?

空气中浮动着一丝尴尬。“进来吧。”狗朗干咳一下,打破了刚刚的沉默氛围。

“唔,需要换鞋吗?”宗像问道。

“……”忘记这回事了。糟糕。狗朗只好赶紧从鞋架上拿下自己另一双不常穿的拖鞋。“这个……你凑合一下吧。十分抱歉,事先没有做好充分准备。”

“不要紧。”宗像俯身下来换好鞋。

“咳咳,那个,小白他们还没回来,你先坐下来等一会儿吧。”狗朗指了指客厅的沙发说道。

宗像打量了一下客厅。一张普通的布艺沙发,和一张矮脚桌,略显老旧的厚重电视机。空间并不大,不过却拾掇得很干净,有种温馨的家的感觉。矮脚桌上摆了几枝桂花,应该是刚采下来没多久,散发出甜香的气息。除了客厅厨房跟浴室,还有三间内室,闭着的房门看不到里面的摆设,不过毋庸置疑应该是他们三个人的个人房间吧。扫视完一圈的宗像坐在沙发上,托着腮,眼巴巴地望着狗朗。

狗朗紧张起来。“我还有事先去忙了。”说着钻进厨房,重新忙碌起来。

忘记泡茶了……算了,先做晚饭好了。狗朗将绿豆放进锅里,加水煮了起来。

“呃,真是令人意外啊……”不知什么时候又出现在厨房门口的宗像倚着门框感慨道。

“意外什么?”

“你的生活。”

“有什么值得意外的,不过是普通人的生活罢了。”

“但是和你给我的一贯印象相比,很不一样啊。”宗像笑了起来。“很好。以德国教师身份在苇中学园任职的阿道夫•K•威兹曼,转学入苇中学园的少女雨乃雅日,和在这里像人妻一样忙里忙外布置家居的夜刀神狗朗,温馨祥和的三口之家吗?”

“宗像礼司!”狗朗的语气里充满了不悦,“没人告诉过你对别人的事情妄下断言会得到什么结果吗?”

“愿闻其详。”宗像波澜不惊地回应着。

狗朗克制住自己想把菜刀丢过去的冲动。“我觉得没有跟你解释的必要。”

宗像的眼里划过一丝黯淡。“话说回来,你平时都在这里做什么。”

“……”狗朗切着蔬菜没回应他。过了一小会才转头看着宗像礼司的眼睛严肃地说:“我可是有正当工作的人,不知道你这个家伙在想什么。需要我切开你的脑袋查看一下吗?”

“哦呀——”宗像的表情重新愉悦了起来,迈进厨房,一步步靠近狗朗,贴面上前,“那么不妨来试试看,扬起你手中的刀吧,夜刀神狗朗君。”

“!!!”狗朗看着面前放大好几倍的宗像礼司的脸,心里又打起了鼓,七上八下,“给我走开!真是懒得理你。请别影响我做晚饭。”

宗像收起刚刚的失态,温和地问:“说起来,是什么工作?”

“就是在百货商店打工而已,不起眼的微小工作。怎么了吗?青之王。”

“不必这么称呼我,我已经不是王权者了。”宗像微笑着回应。“如果平时有什么困难,可以告知我,随时可以提供帮助。包括工作。”

“你觉得我会接受吗,宗像礼司。”

“你总是习惯性地拒绝别人的好意呢,夜刀神君。”虽然明知道不会被接受,但宗像还是一副遗憾的表情。“难道对每个人都是这样吗,还是只有对宗像礼司?”

“……”被他这么一说,狗朗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

宗像没再说话,走出了厨房。

评论(4)
热度(12)

© 一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