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低谷期中…

青の夜 三 [宗夜]

-----------

一如既往地ooc出没

-----------

 

“诶,夜刀神,你的终端在响。”

现在是中午的便当时间。夜刀神狗朗刚要与另一位刚吃过午餐的店员换班的时候,那位店员这样告诉他。身着百货店店员工作服的夜刀神狗朗,迟疑了一下,放下手中刚刚拿起的便当盒,朝员工的置物柜走了过去。不知为何,心底一个声音告诉自己这个电话并不像是小白打过来的……果然,当看到终端上显示的是一串陌生的号码时,狗朗发觉自己刚刚莫名其妙的不安预感被证实了。

 

————

 

上午十点。

“室长,上周收入的异能者观察分析报告出来了。”伏见如是报告着。“异能表现在制造火焰,造成攻击性的伤害……截至昨日,在收入观察以来,该异能者的能力仍有偶发性的波动,接下来将进一步观察。”

“哦呀,是这样吗。辛苦你了,伏见君。”

“说起来,室长现在状态怎么样?“伏见合上报告书。

“多谢关心,不过并无大碍。”宗像礼司漫不经心地回答着。

“……您不是之前说过要找时间联系其他两位商量这个问题的吗?“伏见提高了音量。

“原来如此。与曾经的两位王权者——白银之王和赤之王讨论石板被毁后王权者残余力量的变化和失去石板带来的副作用的问题,你是想说这个吧?”

“啧……不然您以为?“

“好的,那么稍后我会去与阿道夫•K•威兹曼取得联系。不必担心,你去忙吧。”

室长最近这是记性不行了吗?伏见皱了皱眉头。“了解,那告辞了。“

目送伏见退出办公室,宗像似乎有点烦恼般地顺了顺刘海。说起来最近确实时不时会有些身体的不适,精神也不像当初拥有青王之力时那般充沛。也许是这段时间余力使用次数多了些的缘故?虽然说不太想将这件事告知他人,但淡岛君伏见君他们的观察能力似乎一如既往地敏锐啊。

……嗯,那么阿道夫•K•威兹曼的联系方式在哪里呢……宗像礼司托着腮一边思索着,一边刷着面前的虚拟网页。点进苇中学园的校园网翻找了两页,忽然停了下来,嘴角勾起一丝轻笑。

差点忘了这个呢。打开终端,进入电话簿。最新保存的联系人中,“夜刀神”的名字赫然在列。

 

————

 

“夜刀神。哪位?”

“哦呀——真是简洁干练的开场语呢。”对方冒出来这么一句,并没有自报身份。

但狗朗瞬间就感觉自己的脑袋要炸开了。这个虽然接触不多因此很少听到、可是一旦听到了却迅速并自然而然地让人想到那个眼镜魔王的低沉声音……

“怎、怎么是你?”难道说……那天那家伙拿走自己终端把号码记下来了……

“哼嗯。”话筒里传出一声轻笑,“夜刀神君,中午好。”

“有什么事吗,快点说吧。”狗朗感觉到一阵尴尬。

“咳咳,那我就单刀直入吧。是这样的。因为想与阿道夫•K•威兹曼取得联系而苦于没有联系方式,因此冒昧致电,请问他现在方便接听电话吗?”

“小白他……不,威兹曼他,现在并不与我在一起。”

“喔?还以为你们形影不离呢。”

“不,这是什么话——我们都是有各自的事情要做的。好了你有什么事请快说,我可以转告给他。”

“原来如此。那么请告诉他我今晚想约他会谈,有些事情想与他商量。”

“什么?”狗朗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下墙上的日历表。虽说今天是周五,但小白他似乎下午还有课。“太仓促了,我不确定他是否有时间来应约你的会谈。”

“这样啊。那先请你转告他。如果有结果了请告知我。”宗像说完,按下了结束通话键。

“?!!”还没等说出拒绝的话,电话就被抢先挂断了,这让狗朗有种想把终端丢在宗像脸上的冲动。没办法,只好发邮件告诉小白了。

吃完午饭后,狗朗收到了威兹曼的回复——

“宗像先生约见我吗?真是出人意料呢,哈哈。那么地点就定在我们的住所吧。小黑,又要拜托你今晚做饭啦,等放学我就接neko一起过去。”

哈啊?!小白,你这家伙,先问问我的意见啊倒是?狗朗忿忿地想着,没好气地把时间和地址回复给宗像。按灭终端,把它放回置物柜重新锁好。

这家伙,为什么要选在我们的住所啊真是的!说实话真的很不想见到那个宗像礼司啊!回到工作区的狗朗,一边忙活起来,一边心不在焉地烦恼着:这么一来,卫生什么的要早点回去打扫一下;话说,晚上要做些什么菜呢……

 

 

评论(2)
热度(12)

© 一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