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低谷期中…

青の夜 二 [宗夜]

-----------

才发现忘了起名。标题是每次更新的章节(?)名。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一如既往地ooc出没(?)一如既往的文笔渣。

-----------

“是的,就是这样。那么拜托你们了。”

电话挂断。

迷迷糊糊地从昏厥中苏醒过来时,发现四周尽是一片白雪般的墙壁。这是……医院?!马上意识到了些什么,反应过来的狗朗连忙一个激灵,挣扎着从床上坐起。“这是什么地方?”

太过仓促的起身使得脑袋也微微的眩晕起来。狗朗扶着额环顾着自己的四周。

“哼嗯——”

门口立着一个高挑的身影,蓝衣服……宗、宗像礼司!

“醒了吗,夜刀神狗朗君。”

“怎么是你……我怎么会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Scepter4医疗救护站。刚刚遭遇了异能者袭击的缘故。看样子你需要休息呢。“

“不需要,我现在状态很好。何况我还有急事要做。”想到与威兹曼他们约定好的周末见面耽误到了不知道几点的现在,狗朗显得有些心急,不知道他们找不到自己会不会担心,有没有吃饭,“青之王,容我告辞。”

听着他的话,宗像礼司的脸沉了下来,嘴角却意外的上扬。

“是吗——如果我不同意你离开呢?”

哈?什么节奏。“无理取闹。“狗朗说着就起身下床。但宗像礼司迈着咯噔咯噔的脚步径直朝床边走过来,狗朗一抬头,就被面前一席蓝色制服堵住了全部的视线。

“喂,你这个……“家伙要干什么几个字还没说完,狗朗就感觉自己的双臂被面前的人擒住了。

靠着身高的优势和疾步而至的惯性,宗像礼司轻易地把狗朗按倒在了床上。看到身下少年脸色从不悦到惊讶再到此刻青一阵白一阵的错愕与惶恐,宗像竟然觉得有些有趣。

“!!!”豆大的汗珠顺着他的长发滑落。不知道这个莫名奇妙的宗像礼司要做什么,狗朗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僵直住了,大气也喘不出来。

“呵呵。都还没有听到你一句感谢的话呢,夜刀神狗朗。”

“……是你救的我?”

“只是尽本人的职责义务罢了。“

“尽管如此,也请你先停止现在的行为!“

“我要先听感谢。”

“你先走开!”

“我要先听感谢。”

“我拒绝!”

“先听感谢。”宗像礼司一副不为所动的语调。

啊啊可恶。“……那好吧。“狗朗一脸不甘,看起来简直像被抢走了玩具的小朋友一样,“对于你的出手相助,我夜刀神狗朗在此……在此向你表示谢意。”

听罢的宗像把一脸意外的愉悦写在了脸上。

“宗像礼司接受你的道谢,”说着起身扶了一下因弯腰而下滑的眼镜,“不过即使这样,你也暂时不能离开此处。”

“为什么!”狗朗瞬间感觉到自己被这个人摆了一道。“这可不是你一句话就能决定得了的!”

“那么,我就姑且向你解释一下好了。“宗像礼司一边说着,一边佯作俯身状,把狗朗惊得连连退到了床头,又一脸轻松愉悦地直起腰板,开启了絮絮叨叨的解说模式。“石板消失已有半年,在我们Scepter4对现存异能者的管制与观察之下,已经许久没有出现过今天这样异能波动和伤害范围明显的人了。因此对于今天异能者事件的处理不容随意——依照惯例,对于受波及的伤者,为了安全起见,至少要静养并由医护人员观察24小时无恙后方可恢复自由活动。”

“但是我并没有受伤。而且……我确实有急需要做的事。”而且这种对于伤者的要求还真是苛刻啊话说!

“很抱歉,不过这是规定,如果受到异能伤害造成不良状况未能得到妥善处理的话,就算是曾是前代无色之王三轮一言的盟臣,想必也会感到棘手吧。”

狗朗眉眼低垂下来,略显沮丧。一言大人……

“哼哼。”轻笑一声,宗像礼司觉得这个少年实在是憨得可爱。“到此为止,夜刀神狗朗,请你好好养足精神吧。稍后你的同伴们会来看你的。”

同伴们?狗朗吃惊的抬起头。“什么?”

优雅地从口袋里拿出挂着手制的三轮一言挂件的终端,交给面前的这个少年,“冒昧与他们进行了联系,所以请不必再过于担心。”

什么啊这家伙——

“好了,我也该忙正事了,那么,告辞。”

在狗朗的头顶上轻揉了一下,宗像礼司转身离开了房间。

评论
热度(18)

© 一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