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低谷期中…

【弓枪】迦勒底料理大对决!(1)

迦勒底的食戟梗!梗来自微博点梗的@层层堆积的思念-绝赞咸鱼中 ,总之非常感谢妹子!(不知道写法合不合你的口味……)


  • 还没写完;


  • CP弓枪;

  • 有些许小细节私设w……

  • 背景是迦勒底,略脱线……Master咕哒私设为女了,但无CP意味……


【本来是应该作为七夕的贺文才对但是我tm果然还是水平太渣了没想到废话了这么多(而且脑中的欢脱场景还写变了味)…………硬是给拖过时间了……

而且还没写完!!!土下座………………

【以及,对日料方面其实不是很熟悉…虽然搜了些资料但大概还是存在bug,请读者小伙伴们多多批评指正……

 

 

 

----------




“大家好!周末即将到来,大家心情愉快否?现在马上要进行的是关于迦勒底料理对决战的最新进展,也就是抽签环节!

我们将以抽签的形式决定下周参与料理对决战的分组与场次。对了,我来重申一下本战的规则:参与人员限制为八人,分别在周一、周二这两天内通过两两对决的初赛产生四名选手,再次通过抽签分组进入半决赛,两两对决,获胜的两名选手将进行最终的对决——”

 


出于“想要活络迦勒底的日常气氛”而不知从哪里搬来的这种比赛模式就这样突如其来地展开了。屏幕中的达芬奇正眉飞色舞地宣布着规则——因为迦勒底现在人员众多的缘故,所以采用了这种屏幕转播在各个厅室的形式来进行播报。不过虚拟影像总是容易令人分神,即便是这对类项目不乏兴趣的卫宫,也忍不住有些恍惚。再加上旁边还有个哈欠连天的家伙——不,这些都无妨。他将双臂抱紧在胸前,看似一副闭目养神的休憩状态,实际仅是眯起了一只眼而已,注意力依然集中在屏幕中即将开始的抽签环节上。

“啊……真无聊。”库丘林捏着喝剩的纸杯,咬动着一根吸管无意识地甩着,管尾里一两滴可乐也跟着洒了出来,飞溅到了卫宫的衣袖上,不知这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这个料理比赛什么的……是谁想出来的点子啦?赢了之后有什么好处吗……唔,果然还是真刀真枪的实战更能让人热血沸腾……”

旁边的红色弓兵头都没扭一下。不被搭理并不会令库丘林感到愠怒,不如说,捉弄这个日常板着脸装高冷的家伙他倒是很有兴趣的。于是又是一滴、两滴的可乐飞向的弓兵的衣袖。这回可算是意味直接的挑衅了吧。

两人不出意料地扭打在了一起,直到转播屏幕那边响起达芬奇提到的“卫宫”这个名字时才猛然回过神来。“这是第几组?”两人面面相觑。

“拜你所赐,我没能听清我的抽签分组。”卫宫摊了摊手,将一旁的枕头向对方砸了过去,虽然他的表情并不像是在生气。

库丘林愣了两秒钟,才突然反应过来:“啊?”

“你居然报名了?”他重复发问。

卫宫斜睨了他一眼。刚刚的打闹弄得库丘林的头发有些乱糟糟,让卫宫有种想投影出一把梳子递给他的冲动——不,开玩笑的。“哼,怎么?”半闭着眼的卫宫一脸自信地作答,“面对这种能稳操胜券的有利赛事,参与其中并取得胜利,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哈,也是……该说真不愧是你啊……不愧是家政EX的弓兵吗?”库丘林打着哈哈,盘起双腿,把脸埋在怀里那只刚刚卫宫砸过来的枕头里,“的确要承认,你的料理水平确实还不错哟。”

“虽然很感谢你的赞赏,但并不会以多给你添菜作为回敬的。”卫宫抱着胳膊一脸鄙夷。

“老子不稀罕!”库丘林一脚踹了过去。卫宫趁势捉住他的脚腕,挠起了脚板底。“你他妈的,混蛋Archer!”库丘林被挠得哭笑不得,“老子下次再进你房间老子是狗!”

“哈,你难道——”「不正是狗吗」这几个字还没说完,卫宫手上挠痒痒的动作便忽然顿住了,库丘林也跟着再次愣了下。屏幕中抽签环节已经结束,达芬奇又念了一遍全部参赛从者的名单和分组,「卫宫」这个名字却分明响起了两遍。

“看来难道,是那个家伙……”

也就是说参赛者里有两位姓氏是卫宫的从者。“或许是那个Assassin、也就是你老爹啦也说不定?”库丘林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性。

“不,实际上是那个Alter状态下的我可能性更大。”忽然板起脸的卫宫,皱着眉头推了推并不存在的眼镜。“虽然有预料,没想到真的会撞上吗?对于我来说向来如此……最大的敌人永远是自己,这句话真是再贴切不过了。”

“这个倒没什么可担心的吧,不管你俩谁赢,都是你卫宫本人不是吗?”

话虽然这么说,不过认识这个家伙这么久,从最初的彼此看不惯,到了解程度逐渐加深,库丘林也倒是能稍微理解这家伙的苦恼了。毕竟对于卫宫来说,在面对同样是「自己」却有着不能完全认同的言行作派的个体时陷入矛盾不已的状态正是他的一处软肋。虽然他嘴上并不是很擅长明说自己的心情,更多地是开启嘲讽模式否定自己罢了。虽然库丘林自己本身并没有这个烦恼——不仅没有,还和同为库丘林的另外几个自己,也就是Caster、Berserker他们关系很好的说……

“那不一样!”卫宫瞪大了眼睛。

“虽然并不想承认这个事实……但好歹,我也是想要偶尔比自己优秀一回的啊!……那个家伙,又帅又酷,还有两把枪,算是怎么回事啊!如果不在厨艺上战胜那家伙,那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库丘林还真是难得看到卫宫这么精彩的表情。他笑得简直快要背过气去。

“你这家伙,原来本性是个吐槽役吧?”

 




卫宫Alter来到迦勒底,其实也才一周不到的时间。

咕哒他们原本是打算特意为他搞一个小小的例行欢迎会,没想到却在欢迎会开始前几个小时、也就是准备料理的环节出了岔子。食材的采购出现了疏漏,米桶里的大米居然所剩无几!这么一来许多以米为食材的料理,包括作为主食之一的米饭,都无法完成了。

咕哒又急又懊恼,在厨房直跳脚。“现在冲出去买还来得及吗?!”她甚至已经准备联系达芬奇进行紧急灵子转移,把自己传送到采购资源的物资站去了。

“请不要着急,前辈!”玛修试图努力安抚咕哒,“我们也可以试试替换成其他食材……”

但是换成什么食材好呢,欢迎会临近在即,每个人都毫无头绪。咕哒急中生智提议:“我们去请教卫宫先生吧!”

这里指的当然是红色的英灵卫宫。不过话音刚落,那个高大的身影忽然就出现在厨房门口。果真是卫宫先生!

是黑色的卫宫先生!

咕哒和玛修彻底懵了。厨房里一片狼藉,而几个小时后为对方准备的欢迎会此刻却随时有搞砸的风险,咕哒现在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卫宫先生,我……”

“Master,”对方的语气冷冷的,表情也没有笑容。咕哒低下头小心翼翼地绞着手指不敢去跟他对视。

“我说过的吧,既然是作为从者来到这里,那么在发生难以解决的困难时,被差使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卫宫Alter不再多说什么,径直走进厨房内部,一眼就注意到了几乎空了的米桶,于是俯身去查看柜子里其他食材的储量。储物柜对于他的身材来说实在是有点矮,清点食材的几分钟功夫下来,额头上已经出了层细汗。

“菜单可能要稍微调整一下,如果不嫌弃的话。”他略摊了摊手。

那一瞬间咕哒觉得自己可能召唤了一个天使。

卫宫Alter的话并不多,不知道是因为刚到迦勒底还略显拘谨的缘故,还是这个状态下的他生性冷僻缄默。不过在料理这件事上,Alter可以说是毫不含糊,有着如其人一般更为硬派的作风,不论是毫不拖泥带水的理菜动作,还是刀落在案板上整齐有力的笃笃声,短短十几分钟便全部成盘,大小均匀的土豆丁、细碎的鸡肉糜,码成一盘配色鲜亮的紫洋葱丝、蘑菇片、胡萝卜条,搅拌气泡至恰到好处的鸡蛋液,带着晶亮水花的生菜与西兰花等等,无一不展露着主厨的刀工不凡。在缺少大米的情况下,卫宫Alter选择用细拉面进行替代,将蔬菜放进海味提鲜过的高汤中煮烩,辅以恰到好处的调味料,浇在冲凉沥好的面条上,配上一片酱汁叉烧,看起来也甚为诱人。而米饭则烹熟放凉,分为小块辅以鲑鱼片海苔条包裹,米醋、酱油与芥末酱分别挤在小瓷碟中,变身为简易的寿司了。

“卫宫先生!你是天使啊!QAQ”

 

卫宫Alter倒并不在乎“自己动手做了为自己的欢迎会准备的料理”这种事,倒是咕哒对此在意不已,一方面是不好意思,另一方面也是对Alter手艺的惊异。

“卫宫Alter先生的厨艺超棒的!”咕哒逢人便夸。

超棒是什么程度的棒呢,这是个很模糊的主观概念。想要满足大多数人的味蕾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过,料理被如何评价这种事实际也并不属于卫宫Alter所关心的范畴。

 

两天后的清早,卫宫Alter走进厨房却发现并没有人准备早饭,便自行忙碌了起来。完工之际背后忽然出现一片阴影——有人伸过手来,抄走盘子里的一只蛋卷玉子烧。

卫宫Alter一个急转身,差点条件反射地投影出武器,好在及时辨清了身后来人才收住手。是库丘林、不,准确地说应该是库丘林Alter。这家伙带着一层清晨的困倦之意,眼皮也无精打采地耷拉着,正眼也没瞧一他眼。现在饿了,所以需要食物,所以吃,就是这么简单的理由而已。至于是谁做的,现在这不是重点。

卫宫Alter的视线短暂地停留在对方咬破蛋卷的犬牙上,略机械咀嚼的、刻印着鲜红纹路的腮颊上和那吞咽时上下蠕动着的、洁白颈项上的喉结处——一两秒的失神纯属意外。

“享用完了不发表些感激涕零的评语吗,库丘林?”

他带着绝非善意的笑容,口吻近乎讥嘲。虽然内心本无恶意,但话语出了口便附着着荆棘一般的刺,想必这正是一种变相的“恶”的体现吧。

同样是Alter状态的从者,懒散散地瞥了他一眼,视线又回归盘中的食物。在第二轮咀嚼声沉默之后,对方终于开口了。

“还不错。”

明明并不需要谁的肯定。卫宫Alter产生了微妙的头痛。褒奖也好,贬低也好,这些身外之言没有任何可自豪的价值。一个被赞誉“料理绝佳”的恶人,若是对这种溢美之词信以为真,未免也太过滑稽。“哼……哈哈哈哈……”他略耸了耸肩,让人难以分辨是在冷笑还是苦笑。

“倒是不介意再吃第二次。”

这个素有“狂王”之称的家伙,就这样懒洋洋地打着哈欠,转身离开厨房了。在那血红色的披风下骨骼尾甲的摆动似乎略显轻快,不知这是卫宫Alter的错觉,还是对方真的因食物感到了满足,亦或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呢?

 




在达芬奇亲提出举办一场迦勒底「料理对决」之后,尽管医生对此表示了(并没有什么用的)反对,但报名程序还是一帆风顺地启动了。想要参赛的从者们只需要在内网的料理赛报名系统上输入自己的名字和自己所属的职阶就可以了。

卫宫Alter闷在房间里一声不吭地盯着屏幕,漫不经心地滑动着页面。对于他来说这种料理赛未免有些小题大做,对决料理这种事究竟有什么实质意义,没有意义的事情有什么参与的必要性?呵,除非是任务所需,委托完成的目标内容,其他的一概不在的考虑范围之中。他闭上眼小憩,耳边却又响起了那句言简意赅的“还不错”。

苦恼催人深思。料理对于他来说,原本只是一项普通技能而已,甚至常常到了让他忽略遗忘的地步。只有在双手握起厨具的那一刻,食材在手指间旋转、在刀具下起舞、在锅灶中升华,才难得地感受到那种与自己割离已久的生活气息感,失了灵魂的枯槁躯壳尚存一脉“活着”的血液——这么说其实毫不夸张,尽管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究竟因何堕落至这种Alter状态的境地的。

现在他的手指不受控制地重新点开了料理对决赛的网络页面。“点我报名”的红色图标正跳动着向他招手。

点我,点我!

红色常令他联想到某个人的瞳色。这可能是恶魔的呼唤。

 

“您已经参与过报名了!请不要重复提交哦!”


鬼使神差地将“卫宫”与“Archer”填写并提交时,卫宫Alter收获到了来自系统窗口的贴心提醒。他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些什么。

他差点忘了这个迦勒底尚有另一个自己,也就是常规状态下的英灵卫宫。

Alter思忖片刻,微妙的情绪也随之而来。不知为何,在得知另一个自己参与了这场所谓的料理对决之中时,他也萌生了参与其中的决心。但这究竟是什么原因激发的……这其中包含了太多复杂的情绪,除去那些不置可否的成分外,无可否认的是,自己与自己的战斗,对于卫宫其人来说,还真是一个怎么也摆脱不掉的、充满陷阱意味的必选之路啊。

毕竟他也是曾为此苦斗过无数次的人啊。





-----------

 

卫宫与卫宫Alter一齐参赛……不要期待了,反正赢的都是卫宫(手动滑稽)


评论(12)
热度(66)

© 一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