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低谷期中…

弓枪混更(2)

-----------


发现好久没发loft了只好放个小片段混更……证明我还是个活人……

这是最近在写的两篇之一。


算了还是别指望了。说不定就坑了。最近有点丧。突然想到那么句话,盛世如〇所愿。

不知道loft还能用多久。


-----------




[?]

起先那只是手指尖星星点点的黄斑。

在他第二次注意到这个问题时,那片黄色已悄无声息地在指节上染成了一片。似乎应该做些什么,来缓解某种潜藏在这片黄色斑纹中的危机吧。库丘林一面这样想着,一面又惦记起那个不留名的男人手臂处同样的斑斑驳驳。

这到底是什么……难不成,是某种传染性皮肤病?想到这里库丘林忍不住寒噤了一下,伸手就去拿桌上电话的听筒,医院的电话号码在脑子里胡乱过了一遍,有几个数字突然间就想不起来了。于是听筒就被他丢回了电话机座。

身为一个不靠谱的医生——虽然这种事说起来很糗,但是现在,似乎也需要找一个真正靠谱的医生去看病了。嘛,明天再说好了。

将白褂脱下来随意地搭在椅背上,沉重的人山直挺挺地栽进床垫里。

[?]

以人类般生活、工作的模式久居于现世,某一方面也是要践行完对当前Master的守护与指导的义务。虽说这场圣杯战争以和平的结局收尾,但这并不代表着绝对的安宁——不能排除有各种潜在隐患仍在暗中发酵着的可能性。因此这些应召唤而至的英灵们依然需要继续留存于现世,除非他们的Master死了,或者是新的圣杯战争到来——那时候他们就有圆满的可以返回英灵之座的理由了。

对于自己这次的Master,库丘林还是挺满意的,虽然那个家伙呢圣杯战争结束之后就几乎把自己放置不顾了。但那又怎样,没有人规定Master和Servant一定要时时刻刻在一起的对吧。到了需要他的时候再叫他过去就好了。

而且话说回来,还得感谢Master的赏脸帮忙,他这才能够在这小镇一隅有这么一个落脚处——以一名「心理医生」的身份安定在这间小诊所中。

一楼是一间普通的会诊室。来人若是光看这些凌乱的摆设,一定会将这诊所医生的品味连同其治疗水平通通怀疑一遍。实际上库丘林只是懒得每天打理而已。他并没有那种令人抓狂的洁癖,一周固定整理那么一次足矣。窗台上的绿植算是唯一的“证明自己还是有一点打理意思”的点缀了。桌面上堆着几本心理学相关的砖头书,算是他曾经确实有“努力恶补过心理学相关知识”的证明。即便是这几本书根本没有读完,也不妨碍他以作为本镇(唯一)一个心理诊所的(唯一)一个心理医生这个名义在这小镇上继续混饭吃。不过,也不知道该说是令人欣慰还是忧虑,大多数人对于“心理医生”这种新类别的感想更多的是好奇,而不是去思考一下“自己有没有需要去看心理医生的需求”这个问题。现世就是这般微妙地有些无奈吧!不过库丘林对此也是并不过多介怀。如果人们全都是这么严谨较真的类型那他可还真是受不了,自己这种半吊子混口饭吃的“医生”水平也一定会被全镇人绑起来吊打的。

二楼则是他自己住的房间。狭小的浴室和厨房挤在卧室的两侧,但这空间对于一个普通男人来说实际是足够的。如果他想的话,哪怕在海港口支个帐篷也能过上一夜——嘛,但是这也有点太粗糙了。作为Caster职介现界的他,因为年龄稍长的关系,想法也与现世的价值观契合得更为完善,他好歹也懂那么个、上了年纪的男人和没头没脑横冲直撞的小年轻,这两类人之间的那道坎的道理。


评论
热度(3)

© 一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