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低谷期中…

弓枪混更(1)

-----------


发现好久没发loft了只好放个开头小片段混更……证明我还是个活人……

这是最近在写的两篇之一。

我觉得等过两天上班以后就可以静下心来开始老老实实地写文了……

果然是要到忙起来才会有心思摸鱼。于我而言这是真理……



-----------


卫宫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库丘林了,准确地说已将近一个星期了——虽然这并不会对他的生活造成一丝半点的影响。他本来是正儿八经地考虑要不要离开远坂坻自行租住的,不过现在又开始打消这个想法了。

 

说起产生搬离念头的原因——不,当然不全是因为某只蓝色小辫了!虽说还真是少不了那家伙的功劳啊,哼。且不说在卫宫打扫卫生时突袭进屋眨巴着眼睛来蹭饭、结果一脚踢翻了清洗抹布的水桶,或者是自己醉酒的时候拉扯着卫宫絮叨着些有的没的、结果倚着卫宫的肩膀睡着了口水流了对方一胳臂。当然,那个男人安静下来的时候也常是一副深沉的模样。他一边抽着烟一边发呆的时刻,常令卫宫感到一阵恍惚,因为与平常形象太过偏离而怀疑起这个人是否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库丘林了。这种时候他总忍不住去挑弄一番对方的情绪——目的当然是,确认这家伙精神是否还和平时一样不正常。要待对方呲着牙骂他一句混蛋Archer他才能安心下来。

回归现世日常已久,昔日的英雄光环也逐渐淡去,不认识的人大概只会觉得,这家伙是个随性而粗糙的普通男人吧。

但卫宫不会这么想,毕竟自己的记忆里保存着一般人不曾见证的圣杯战争。因为总能想到那个家伙曾经舞弄起赤枪的矫健身姿,因战斗而高亢的情绪牵动起那家伙脸上每一块肌肉的表情。见识到那个状态下的库丘林,甚至熟悉他生前的那些旧事,卫宫暗暗地觉得自己大概要比那些不了解那家伙的真实身份、光是看他长着一张俊脸就簇拥上来示好的女性们要有优越感的多。

那么问题就来了。

他在优越些什么啊!

在意识到自己产生了这种毫无意义的心态之后,卫宫有种想把曾经的自己掐死的冲动——对不起,现在他不会这样做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啊,不,绝不是因为那蓝色小辫曾经拿那种“男人,做过的事就不要去后悔”这种听上去毫无说服力的道理来教育他(教育过后他们俩在屋里打了一架然后莫名其妙地做了,这算是卫宫打击报复式的抗议)。总而言之,就是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卫宫现在需要将这种想法扼杀在摇篮之中,那么,只要远离那家伙就好了吧。想要冷却冲动的心情,时间和距离是一剂效力不错的药。

 

但是库丘林消失了。



[tbc.]




评论
热度(4)

© 一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