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低谷期中…

【弓枪】一个练习(

一个开车练习。

非常应景,正好今天江苏卷作文题目也是车相关(喂。

全文放wb。


CP:【弓枪】黑茶x枪狗。

没什么剧情内容,反正就单纯为了日狗……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发的内容都是在开车。)

(检讨一下,下次我会好好写茶的……)



日常预警:

1,背景私设,战士狗,长官茶;

2,r18;BDSM相关,道具(鞭,夹等)使用;

3,非剧情向(),有OOC成分见谅。

不能接受者请右上角小叉叉勿强行阅读。







-----------

-----------

-----------

-----------

-----------



那家伙,真不愧是有着库兰的猛犬这一闻者生畏的名号。卫宫已经记不清楚自己是第几回被那个家伙给咬了。他轻抚着自己肩胛处的尚未结痂的齿痕,用轻蔑的口气予以置评,“疯狗——”。

真是完全没有好脾气呢,卫宫先生。不过想必这类似的事不论是谁遭遇,都会作出同样的结论吧。虽然他们不一定都会像卫宫这样如此直白地说出来。更何况这个卫宫还并不是那位「一般」状态下的卫宫,而是比原先那个形态恶劣得多的、肤色也更深沉的「Alter」状态下的卫宫。这种状态下这家伙的脾气可以说是更臭了吧。

对战士来说,哪怕是与性命相较,服从命令这一原则也理因高于一切。当有这种非要挑战权威的下属出现在面前时,无论是这位上司是个什么脾气,因蒙羞而尊严受损这种心情都在所难免吧。

“我说过我可没有功夫一而再,再而三地去纠正你那些愚蠢的错误。”

卫宫两指端起他的下颌,带着不屑的笑意瞪眼呲牙,居高临下地欣赏着手脚被牢牢捆绑、套上了嘴笼的狗的表情。试想这样的惩罚对于违抗命令的战士来说可否会奏效?

“首先是,顶撞你的长官,库丘林。”他双手拢住库丘林支支吾吾着发不出声也动弹不得的脑袋,拉扯着那些浅蓝色的短发发丝,“不但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还在批评教育的时候狠狠地咬了你的长官。”

当然,这位长官自然就是卫宫本人。不管库丘林承不承认,也不管那家伙是用什么手段取代了那位原先的好脾气卫宫先生、来成为他的现任上级,现在,他就是库丘林的长官,这是既定的事实。

“你可以不认同,但是你必须服从。”卫宫的双眼凌厉,不容置疑。库丘林挣扎着抬眼,想用瞪视的目光去回敬他。

对于卫宫的那一套理论,他有太多想要抱怨和反驳之处,总结起来就是,那根本就是蛮不讲理又无视原则、只为达成这位上司所期望的目标而制定的不择手段的方案和条例罢了。但是嘴边套牢着的金属桎梏令他不便轻易出声——虽然他一贯都带着那种恶言恶行的痞气,但现在被卫宫拎进这间审讯室捆了个结实,再说话似乎更容易遭罪,那倒不如就先老老实实地保持沉默,要打要罚也悉听尊便。

库丘林自认为自己在服从命令这一点上,做得已是仁至义尽。他不愿意做那种完完全全无脑遵从指令的人,面对关乎原则的事情时,他也会想要依自己主张的方式去做,只要最终的处理结果和那位长官想要的差不多,不就可以了吗?

不可以。这是长官的回复。

依对方所言,就该完全按照那些指示去行事才是。库丘林白眼哧了一声。

所以说,最适合库丘林的,果然还是那种无拘无束随性自由的战斗啊!被那种人管束着,只会让他忍不住心生倦恶。真是讨厌!可是他并不是完全意义上地在否定卫宫那家伙。那个男人骨子里所透出的张狂傲慢的气质,不知怎的,在某种意义上给他带来的却是种更为新鲜刺激的吸引力。

就像现在这样——没错,现在正是对方所谓的“惩罚”时刻。




wb

评论(23)
热度(190)
  1. 蒂花之秀一紫 转载了此文字
    好吃死了哇哇大哭

© 一紫 | Powered by LOFTER